笔趣阁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六十七章 铁匠恰西
    ,

    今天是忙碌的一天,家人和朋友,都给我过了一个十分有意义的生日,收到了很多礼物,很开心,但是最让我开心的是,是深夜回来的时候,看到书评区里那200多个帖子,200多的帖子,200多句祝福,让小七感动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大家的心意,小七已经收到了,小七在这向大家拜谢了……

    这一张,是小七回来以后才码的,因为喝的有点醉,所以也码不了多少个字,但是却是小七连夜赶工了5个多小时才完成的,仅代表一点心意,回报大的厚爱。

    ——————————————————————————————————————————————————————

    今天早上询问侍者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竟然已经在洞窟里足足呆了差不多5个月,再加上来洞窟之前已经消耗了半个月,也就是说这一趟历练几乎花了我半年的时间,真tm的胡扯啊,要是以前有人告诉我,我能持续不断进行长达半年之久的战斗和杀戮,而且还是孤零零的一个人,我绝对会在第一时间把他送到到精神病医院里好好检查一下,但是现在看,应该送去检查的应该是我才对了,难道这就是tm的环境铸造人材?还是说我的适应能力堪比小强?

    不过,一路上已经再也没有人敢对我流露出轻视的眼神了,甚至一些看起来明显比较低级的转职者,还自动的为我让路,日,真tm的爽,想想半年前与现在,走在同样的大街上,同样来往的转职者,待遇却截然不同,不由让我再次感叹在这个世界里实力的重要性。

    事隔半年,我再次走在这条偏僻的小路上,只是物是而人非,半年来,似乎又多了不少新晋的转职者,比如说,刚刚从我旁边走过的菜鸟圣骑士,一脸的失望,显然又是一个指望能碰上恰西那0.1%几率的二愣子,我觉得如果有这个时间来碰运气,不如多花点时间去历练,等到级高了,早点组个队伍刷铁匠比较实际一点,制造装备的时间周期那么长,0.1%是那么好碰上的吗?恰西头顶上那巨大的压力,多半都是这些菜鸟给的。

    “叮叮叮……”

    走了不到一会儿,一阵几乎已经在脑海里淡忘掉的敲打声,逐渐的传入耳边,我不由自主的放慢了步伐,生怕惊扰了那个可怜而又倔强的“大”小姐。

    ……

    依然是站在两人第一次对望的地方,只可惜她现在正专注着眼前的炼炉,并没有发觉到我的视线,半年不见,她还是一点都没有变,那双棕褐色的眼睛一如我刚刚见到时的那般明亮,虽然总是不经意的流逝着淡淡的忧伤,但是很快就被坚定所代替——即使自己引以为豪的能力被别人所置疑,也从来没有考虑过放下手中铁锤,敲打的声音,清脆而嘹亮。

    那浅金色的长发也依旧美丽,轻轻的扎在后面,颜色如同饱满的麦穗一般,远不如射箭场上那个女亚马逊的金发来的夺目耀眼,被汗水微微浸湿的发梢,随着那她手中铁锤的落下而弹射出无数晶莹剔透的细小闪光,散发着名叫青春与活力的魅力,匀称修长的身材,还有健康弹性的肌肤,撇开身高不谈的话,远远望去,恰西给的我的视觉冲击,就如同以前在那些网络游戏里面看到的,那些身着性感铠甲的女战士的唯美宣传图片一般,完美的不似真人。

    “早上好,恰西小姐。”

    我只是稍微的欣赏了一会,便立刻的走上前去,说来也奇怪,要是以前看到这副景象,我可能呆的连口水都流出来了,现在却只是心里涌出一种对美的欣赏而已,难道说历练久了,我已经丧失了男人那基本的玩意了?想到这里,我心里不禁有点忐忑,不会吧,拉尔那种怪大伯还不是讨了个好老婆,也没见纱丽大婶露出过“幽怨”的表情啊!

    不理我在一旁胡思乱想,可怜的恰西,被我突兀的问候给硬生生的打断了全神贯注的状态,这一次锻造,无疑又是以失败告终,她有些恼怒的抬起头,突然看到我一脸发呆(思索)的样子,埋藏在半年前的记忆又从头脑里涌了出来——怎么又是他。

    恰西受惊的退后一步。

    “你……你好,请问我能帮上你什么忙吗?”

    我从无谓的乱想中回过神来,看到恰西那种如同小动物一般,谨慎可爱的表情,不由啼笑皆非,很难想像,一个身材高大的人竟然能将这种表情做的如此自然贴切,不过往深处一想,虽然恰西在人类的眼中的确很高,但她可是野蛮人啊,在野蛮人眼里,她显然又是十分娇小柔弱的,这种性格和表情,应该就是在她族里的时候慢慢的形成的吧。

    “恰西小姐,我想让您帮我修理一下装备。”

    一听到工作,恰西立刻进入状态,脸上露出一种自信的神采。

    “没问题,修理装备的话,就交给我吧。”

    “先不要急。”

    我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欣赏归欣赏,我可没有**熏心的傻到立刻就将自己的装备拿出来。

    在物品栏的另外一个角落里,我掏出一把黑呼呼的石块,那是第一次历练的时候,杀死尸体发火时暴出来的魔晶矿,而且这一次历练,在毕须博须,还有几个精英那里,又暴了不少,堆满了一个小角落。

    “这……这是……”

    恰西眼睛一亮,紧紧的盯着我手里的东西,再也不肯移动半分。

    我嘿嘿一笑,慢慢的将尸体发火暴出的魔晶矿全部都拿了出来,恰西已经两眼发光了。

    “这些只是其中一部分,恰西小姐你看怎么样?”

    我如同拐卖幼女的大叔叔一般,笑的非常之阴险。

    “真的?”

    闻言,恰西也顾不得眼前的魔晶矿了,视线立刻转移到我身上,表情如同饿的惨兮兮的小狗看着主人一般,虽然以前也有很多人将魔晶矿卖给她,但是却没有这么大的分量,而且竟然还只是一部分而已。

    “那个,请问,大人,能不能将这些魔晶矿卖给我?”

    口气已经转为大人了,hoho,看来她也不迂腐嘛,只是很明显的,她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商人,一开口就暴露了自己的意图,那紧张的连话都开始结巴的样子,无疑是在告诉卖家——我是肥羊,请宰我。

    “当然了。”

    我看鱼儿已经上钩了,笑的更加灿烂,又从物品栏,将全部的黑色碎块都倒了出来,给了恰西最致命的一击。

    “啊……”

    看着眼前这堆如同小山一般黑色碎块,恰西张大着嘴巴,许久才反应过来。

    “太好了。实在太棒了,谢谢你,尊敬的大人……”

    恰西如同一个得到宝物的孩子,欢呼了起来,高兴之下,竟然两手缚着我的腋下,把我整个人如同小孩一般举了起来旋转着。

    我靠!!!难道野蛮人一个个都是如此举止豪迈兼神经大条的?!

    我本能的想挣扎开来,但是想到恰西并非转职者,万一不小心用力过度将她伤着的话,相信那些需要修理装备的转职者们一定会很乐意把我绑起来倒吊在树上风干吧。

    哎,算了,这种高度,不变身熊人的话是根本做不到的,就当是免费体验一把吧,我认命般的放下了将要挣扎的双手,视线望向远处,随着恰西的转动,整个世界都好像在旋转着,靠,加强失重版的旋转木马啊,感到有点头晕,我连忙把头一低,恩,这里风景貌似不错——居高临下的角度,只穿着一件衬衣的恰西,那白皙坚挺的巨峰映在我眼中,清晰无比。

    好一会儿,恰西从兴奋状态中反应过来,这才发现被高高举起的我,动作顿时僵硬了起来。

    “满意了吗?”我停留在半空中,面无表情的说道。

    “恩……恩,是……是的。”

    “那就把我放下来。”

    虽然“风景”的确不错,但是仔细回味一下,又觉得实在是太伤男人自尊了,竟然被一个女人像布娃娃般举了起来,这是何等的师太呀。

    等恰西几乎是用扔的将我“放”了下来,我也不给她道歉的机会,立刻吩咐她将后面那堆黑色碎块整理一下,里面肯定夹杂着一些魔核,这可是制作传送卷轴的好东西啊。

    身为一个铁匠,如果恰西连魔晶矿和魔核都分不出的话,那干脆还是回哈洛加斯去做哈根达斯比较有前途,只见她在上面挑挑拣拣了半天,每挑出一块魔核,都要叹息一声,然后随手一扔,拜托,这可是比你的魔晶矿要贵重上百倍的东西好不好,别拿对自己没用的东西就不当宝,我连忙接住,生怕漏了一块。

    一大堆碎块里面,最后只挑出不到百分之一不到的魔核。

    收起魔核,我又拿出十多件对我来说无用的白板装备,恰西似乎已经完全被那堆魔晶矿吸引住了,看到我拿出那么多装备,也没有流露出惊讶的表情,只是拿起一件来看了看,疑惑的问道。

    “大人,这些装备的耐久都是满的呀!”

    “谁说要修理这些装备。”

    “那……”

    恰西看着我的眼睛又逐渐开始泛滥起同情的目光,似乎又想起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想什么呢?”

    我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的关系自然而然的形成阶级制度,此刻我的表情仿佛在教训小弟一般,而恰西仿佛也没有一点不自在的感觉。

    “这些托在你这,帮我卖掉,也省得那些菜鸟们老是跑来打击你,记住了,一个星期最多只能卖一件,价格要高一点,特别是那些老来找你麻烦的小菜鸟,要狠狠的宰他们一顿,知道么……”

    “可是……”

    恰西呆了一呆,仿佛不可置信一般的看着我,许久,才低若蚊语的说道。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

    我一愣,其实这样做的目的有两个,一是当初暗自许诺过帮她刷铁匠的铁锤,现在我没做到,这也算是一种另类的补偿,至于第二个目的……

    “以后我会继续为你提供装备和魔晶矿的,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那就是以后我拿过来修理的装备,你要帮我保密,能做到吗?”

    我用力的盯着恰西,若是她的眼睛有一丝犹豫,我绝对掉头走人,即使扔掉这些装备,我也绝对不会交给她修理——拥有bug护身符,以后我的装备将越来越好,甚至超越别人一大截,这绝对是一个隐患,我可不相信转职者都是正义人士,一件好的装备,就相当于一份实力,又有多少个人能经受的了这样的诱惑呢?

    而再好的装备也有耐久度,耐久度没了,就得找铁匠修理,我的装备可以隐瞒任何人,却无法隐瞒铁匠,所以,恰西是至关重要的一环,我不费余力的对她动之以“情”(装备),晓之以“利”(魔晶石),最终的目的还是为了拉拢她,让她帮我保密而已。

    恰西听见我这样奇怪的要求,愣了一会,不过却并没有表示出任何疑问,只是低下了头,表情流露出失望的神色,勉力一笑。

    “你是顾主,这样的要求非常合理,其实并不需要这样做。”

    她有些遗憾,却又倔强的看了眼前的魔晶矿一眼,虽然万分不舍,但是她更不愿意撒谎欺骗。

    听到恰西这样说,我更是放心,至少,现在已经找不到比她更合适的铁匠了。

    “没关系,反正这些魔晶矿和装备对我来说也没有什么用。”

    我罢了罢手,示意她收下。然后将手中要修理的装备拿了出来。

    恰西目瞪口呆的看着我手中的黄金皮甲,和一地的装备,终于明白为什么我千方百计的要她保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