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十一章 莎尔娜
    ,
  
      11点半,安全到垒,hoho……,真危险啊!
  
      ————————————————————————————————————————————————————
  
      或许是地处偏僻,又或许是因为这里大多数都是平民,看到我这个转职者在卖东西,都不敢靠过来询问,总之,一会儿以后,我的摊子依旧是凉风阵阵,一个人影都没有,不过我却并不着急,身为一个曾经的资深玩家,我最不缺的就是耐心,正所谓万事开头难,我已经在摊子上摆了几瓶微红,只要有第一个人来看,自然会一传十,十传百。
  
      果然,不一会儿,一个好奇心旺盛的小伙子壮着胆子慢慢的走过来,小心翼翼的看了我一眼,再看了摊子上的微红一眼,愣了一愣,接着露出一副惊喜的神情,急忙跑了出去,我想如果这个世界有手机的话,他已经拿出来拼命狂拨了,当然,群发短信也不是不可能……
  
      不一会儿,第一个顾客出现了,一个下巴留着点唏嘘胡子的圣骑士,看起来十分威猛,不过再看看装备,汗,一般来说,高级转职者回到罗格营地的时候,都会将身上比较好的装备换下来,只有新人才喜欢穿着全套破烂的行头到处跑,结合这个圣骑士的“衣着”和年龄,我当下判断,这绝对是一个新人。
  
      其实这个圣骑士年龄比我大多了,我一口一个新人似乎很没礼貌,但是谁叫在这个世界里,等级高,实力强的才是老大呢。
  
      “请问你是要出售这些生命药剂吗?”
  
      圣骑士见我身穿斗篷,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坐在那里,也不敢怠慢,恭敬的问道。
  
      “出售生命药剂,5个金币一瓶,每人限购10瓶,不许托人购买,被抓到的话,自己去阿卡拉大人那解释吧。”
  
      我面无表情的说道,1人10瓶,这样一来,也不算过分吧,相信不会令阿卡拉为难,哼哼,至于有人想耍小手段重复购买,若是抓到可别怪我不客气,也别指望抵赖,在阿卡拉面前,撒谎是木有用的。
  
      圣骑士听见只能购买10瓶以后,微微露出失望的神色,不过还是很爽快的付了50个金币,拿了10瓶微型生命药剂走人。接下来,顾客开始慢慢的多了起来,不过大多数都是新转职者,大概是因为10瓶微型生命药剂,对于高级转职者来说,用处不是很大。
  
      看来最近一段时间晋职的新人真的很多,不一会儿,我的摊子便围满了10多个转职者,而且人数还在缓慢增加,除了有转职者乐园之称的营地中央以外,如此多的转职者聚在一起是很少见的,因此偶尔有几个路过的人纷纷停驻下来在远处围观,那诧异的眼神,到也让我十分的有成就感——哼哼,老子一个人,就能让一条街热闹起来。
  
      这些转职者,各类职业都有,衣着武器更是杂乱无章,看上去颇有点农民军的气势,我并不在乎多少钱,有些刚转职没多久的,身上连10个金币都凑不出来的,那副囊中羞涩的无奈,让我想起了刚刚来的时候,捏着拉尔给我那10个金币时的心情,特别有感触,干脆便大手一挥来个免费赠送,看到他们露出感激的眼神,让我比赚到50个金币还要满足。
  
      俗话说极乐生悲,这话果然不假,正当我春风得意,享受着当商人的无上乐趣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突然出现了,只见人群突然“呼拉”的一下散了开来,我正疑惑着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一道纤细修长的身影,如同众星拱月一般,徐徐的走向前来,映入了我的眼眶。
  
      她静静的站在对面,笔直的身子如同性感女神一般的骄傲,那随着微风拂动着的金色长发,依旧如金子一般刺眼,深蓝色的瞳孔里面,倒影着我的轮廓,白皙细腻的瓜子脸上完全看不出什么表情。
  
      “我们又见面了。”
  
      她眨了眨眼睛,突然露出一丝不知是俏皮还是诱惑的表情。
  
      “呃……是……是啊!”我知道我现在的表情一定是相当之无奈,没办法,自从上次在道格那了解了她的资料以后,我哪还有胆子在她面前继续搞怪啊……
  
      ——莎尔娜,罗格营地里公认的第一高手,等级高达23级的亚马逊族的女战士,在罗格营地里等同于魔女的代名词。
  
      亚马逊族是一个非常奇特的种族,它有着少有的母氏社会结构,族内的一切事务都由女人打理,男人根本没有地位,他们的作用仅仅是用来生产后代,和做一些粗重的农活。而从亚马逊族走出来的女人,虽然知道外面的世界不同于族内,大多是由男性主导所构成的,到也不敢放肆,但是从小到大培养出来的观念,让她们不经意之间看向男性的目光,依然流露出一丝蔑视。
  
      莎尔娜是一个很奇特的亚马逊,无论是相貌还是性格——她的脸型柔和优美,鼻子俏小挺直,倒是有九分的符合精灵一族的特征,若不是一头金色的长发和火爆的身材,还有着那么一点亚马逊的味道,或许根本就没有人相信她是一个亚马逊,族里似乎也在流传着她是亚马逊与精灵的杂种之类的流言。
  
      而她的个性,则更不像是一个女亚马逊,在族里生活了十几年,她始终没有形成那种男卑女尊的观念,在她眼里,只有喜欢和不喜欢这两种东西,而她所谓的喜欢,恰恰又是多变的。
  
      所以说她的性格,说的好听一点,可以用爱憎分明,敢爱敢恨来形容,若是说的更准确一点,那就是精灵古怪,喜怒无常。
  
      因此,没有多少人敢接近她,又或者说她心高气傲,也看不上那些人,高兴时,她可以笑眯眯的在路上随便跟一个熟人打声招呼,但是在正常的时候,请千万不要惹她,她曾经有过连续将几个精英转职者组成的高级小队打的人仰马翻,好几年在罗格营地里连头都抬不起的纪录。
  
      至于她的等级,或许不知情的人会发出嘲讽的笑声——23级还呆在罗格营地,丢不丢人啊!
  
      但是如果你敢将话说出口,不用莎尔娜亲自动手,周围的转职者绝对会先把你塞到沉沦魔营地的锅子里面去——罗格营地的转职者们虽然怕她,但是更多的却是佩服,不单是因为她是罗格营地的第一高手,更因为她从来没有跟别的转职者组过队,从成为转职者到现在,她都是独自一人走过来的,如果说这还得不到大家的敬畏的话,那么她将继续一个人单挑安达利尔的誓言,绝对可以令任何一个转职者都为之动容。
  
      为什么?你若是敢放言一个人单挑安达利尔,就算你混到30级还呆在罗格营地,也没有人敢因此而嘲笑你,因为从古至今,只有传说中最强大的巫师塔-拉夏在24级的时候尝试过单挑安达利尔并且成功将其击败。
  
      说实话,我也挺佩服她的,一个人练级的痛苦,可能整个罗格营地里,除了莎尔娜以外,就属我最了解了,那种重复不断的寂静与杀戮,差点没把我逼疯,就算除却心理方面的因素,一个人历练也是非常危险的,即使有bug护身符,我也好几次出现过危险,而一开始什么都没有的莎尔娜,究竟是怎么熬过来的,实在让我难以想像,一次两次历练挺了过来,可以说是幸运,但是一直活到现在,却绝对容不得半点侥幸,完全可以说是实力的象征,由不得我不佩服。
  
      ……
  
      “怎么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第一次见面时的威风到哪去了。”
  
      回过神来,莎尔娜正轻皱着眉头走到我面前,也不嫌地上脏,学着我一样蹲坐在了地上,她的个子并不比我矮多少,所以两个人的眼睛立刻处于对视状态,与她恬静柔和的脸蛋所不同的是,她的眼睛充满了野性的侵略,说是气势惊人也好,亦或是咄咄逼人也罢,总之是让人无法直视。
  
      “莎尔娜大姐,你把我的顾客都吓跑了。”
  
      看着她后面已经空无一人了,连刚刚站在远处围观的人,也都消失的无影无踪,由此可见眼前这位亚马逊大美女在别人心目中已经到达了一种怎么样的程度。
  
      “身为转职者,你竟然在这卖生命药剂?”
  
      莎尔娜的话像是在表达惊讶,但是她的表情透露出的却是更多的跃跃欲试,难道她也想尝试一下摆个摊子做生意?果然不愧有着怪人的称号……哎,不要把我算进去啊。
  
      “莎尔娜大姐,你是要来买药剂的吗?5金币一瓶,限购10瓶,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哦!”
  
      看着她拿起一瓶药剂摆来摆去,我一脸无奈的说道,23级的高手,想必也看不上这些微红吧。
  
      “好啊。”
  
      没想到我的话刚刚落音,她立刻便掏出50枚金币,一把放到我面前,然后从摊子里面拿起10瓶药剂放入物品栏中。
  
      我一愣,终究是忍不住好奇心问道:“莎尔娜大姐,你还需要这些微型的药剂吗?”
  
      莎尔娜听到我的话,似乎一愣,轻笑道:“小弟弟,可别小看一瓶生命药水,关键时刻它说不定能救你一命哦。”
  
      我顿时无语,莎尔娜说的的确有道理,但是她又如何能理解我这种乡下暴发户的心情呢?
  
      “那么莎尔娜姐姐,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仿佛被我提醒一般,莎尔娜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对呀,我差点忘记了,我听说有个人和我一样,也是一个人单独历练到现在的,所以想过来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没想到竟然又是你,你说我们是不是很有缘呢?”
  
      她如海洋一般的深蓝色眼睛,微微的弯起来,如同月牙儿一般,散发妩媚动人的气息。
  
      什么?我缺却顾不上欣赏她妩媚的风情,心里大吃一惊——我独自一人历练的事情,她是怎么知道的?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只有阿卡拉和拉尔他们,但是我相信他们是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你是怎么知道我是一个人历练的?”我压下震惊,不动声色的问道。
  
      “恩……似乎是一个叫雪狼佣兵团的佣兵小队吧,听说实力还蛮不错的。”
  
      莎尔娜似乎很努力的想了一下,才回答到。
  
      是他们!我心下一松,心里头浮现出那起个人的身影——是我在洞窟里面二次遇到的那个小队,知道我的事情,也就不足为其了,只是没想到他们回宣扬出去,哎,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到是你……”她突然仔细的盯着我,弯弯的眉头紧皱了起来:“与半年前的对比也太大了吧,我不喜欢,还是你以前那个样子比较好玩一点……”
  
      汗,你喜欢不喜欢关我什么事啊大姐,快点走吧,我还要做生意呢!我哭笑不得的看着莎尔娜,不过也不好得罪她,只能顺着她的话说道。
  
      “不会吧,我到觉得与半年前没什么区别。”
  
      “你没察觉到?”她又皱了皱那细细的柳叶眉,我发她很喜欢作这个小动作,估计是经常对人使脸色吧,魔女的称号可不是白给的。
  
      接着,她将手中的生命药剂晃到我面前,精致的玻璃瓶上,正模糊的倒影着我的模样。
  
      “没什么分别吧,只是脸色苍白了一点,呃……好吧,我承认,是阴沉了一点,不过也没你说的那么夸张吧!”
  
      “那只是你习惯了这样的自己而已,自然发现不出什么变化,而且……”她朝我摇摇食指,小指头一摆一摆的,三分调皮,七分可爱。
  
      “我说的不是外貌,而是气质。”
  
      “气质?”我含糊的应到,气质这东西,似乎比较缥缈吧。
  
      “对,你还没发现吗?你现在已经是一个合格的转职者了哦,身上的杀气,都快能将小孩子吓哭了。”
  
      杀气,你以为这是小说吗?不过莎尔娜最后一句话,却仿佛让我抓住了什么?杀气,将小孩子吓哭?难道小纱拉就是因为这个缘故,才逐渐疏远我?对,肯定是这样!!
  
      我仿佛抓住一跟救命稻草一般,欣喜的从地上一跃而起。
  
      不过,接下来,我有苦恼的低下头,即使知道原因,我又怎么解决了?这什么捞子杀气,不是莎尔娜提醒,我自己都察觉不了,又谈何解决呢?这样想着,我无意中看了莎尔娜一眼,却突然愣了起来。
  
      按照道理来说,莎尔娜也是一个人历练,杀的怪物比我更多,为什么,她那张绝美的脸蛋上找不到一丝杀气呢,还有拉尔,道格他们也是,这是为什么呢?
  
      我望着莎尔娜的眼睛一下子热切了起来。
  
      “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能将杀气掩藏起来,能教教我吗?”
  
      我的反应好像不出莎尔娜的意料,只见她很高兴的眯起眼睛:“教你是可以,不过,我有什么好处呢?”
  
      我的眼睛也同样眯起来,小样,竟敢忽悠在网络上混迹无数的我,上次还没受到教训吗?今天就让你再恶心一会吧。
  
      我突然脸一红,扭扭捏捏的“瞟”了莎尔娜一眼:“大姐,你说吧,即使……即使要我那个,我最多应了你就是了……”
  
      “哪,哪个……”莎尔娜一愣,等反应过来我的意思以后,显然是被雷到了,愣愣的站在那,不可置信的看着我,仿佛是看怪物一般。
  
      “我……哎,算了,早就知道你这小子无赖了。”
  
      许久以后,莎尔娜无奈的捂着额头,似乎已经想起了我上次在射箭场上的作风,原以为这小子变了,没想到还是那么没脸没皮的,不过,似乎也不那么讨厌的样子……
  
      莎尔娜很快恢复了过来,脸上又露出了捉摸不定的微笑。
  
      “想知道方法,也不是不可能,不过,你得叫我一声姐姐才行,呵呵……”说完,仿佛扳回了一局般,她得意的笑了起来。
  
      我愣了一愣,就那么简单?话说以前在网络游戏里,级别高的就是老大,哥哥姐姐的我可没少叫,也没少被叫,早就免疫了。
  
      “莎尔娜姐姐,是这样子吗?”我笑了笑,叫的十分自然。
  
      莎尔娜一听,反倒有点失神了,没有距离过童年孤独的人,很少能体会到这一声姐姐的含义,本来她只是想作弄我一下,不料听我这一声姐姐叫的那么亲切自然,她心底仿佛被触摸到了什么一般。
  
      “再叫一声行吗?”她的眼睛里仿佛弥漫着一层薄雾,让我看不清她究竟在想什么,不过语气里带着的淡淡恳求,却让我无法拒绝,又多叫了几句才作罢。
  
      此时她也反应了过来,深蓝的大眼睛回复到了以往的野性和精明。
  
      “不行,不合格。”她摇了摇头,满头的金发如同太阳一般耀眼。
  
      “我每天都会射箭场里练习,你可以来找我,等我哪天满意了,就教你吧。”说完,她留下一连串的笑声,在我没反应过来之前,就消失在了远处。
  
      靠,被耍了,想我堂堂一代宅男,竟然被异世界的女人给忽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