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十二章 轻松搞定
    ,
  
      回到旅店,我仔细的回想着莎尔娜刚刚所说的话,越想越有道理,因为在我以前看来一些杀气腾腾的转职者,现在看起来仿佛有一种分外亲切的感觉,而他们望着我的眼神,也是多出了一种认同感,前些天还没有察觉到这种心态的改变,现在回想起来,才发觉问题的确是出在自己身上。
  
      但是,莎尔娜又不愿意教我怎么掩饰,或者干脆驱除内心自然而然散发出的杀意,这股杀气,在洞窟里暗无天日的杀戮中,几乎已经成为了我的本能,不是说扭扭屁股笑一笑就能掩饰的,我仔细的琢磨了许久,连气运丹田,意藏于神,化神为虚等等很胡扯的网络小知识都从脑子里挖出来,最终还是得不出个所以然。
  
      不过,我倒不着急,宅男也有宅男的本事,而我的办法,恰好就是在原来的世界,大多数宅男所擅长的——自我催眠。
  
      在原来那个世界里,其实很多宅男的形成,都是因为思想与信念跟社会现实的冲突,通过自我催眠,通过自我催眠,自我满足,沉醉于自己所构造的acg世界里面,我恰恰好也有那么点倾向,所以自我催眠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难题,哼哼,谁说宅男就一定没用,今天就让你们这些异世界的人看看,宅男爆发出来的怨念吧!
  
      至于催眠什么,恩,就让自己把自己以往所杀的那些怪物想像成萝卜青菜一般吧——一个杀了几十年猪的屠夫,给人的感觉往往都很骇人,但是却没有听说哪个切菜的大婶因为菜切多了而切成灭绝师太,这样比喻看起来很胡扯,但其实就是这么简单,真理往往都很浅显的,只是别人非要往复杂方面研究而已,咳,当然,不排除我的头脑比较简单的因素,但是管他呢,有效就行了。
  
      ……
  
      第二天早上,我形色憔悴,脸色苍白,一如以前通宵熬夜玩游戏过后般邋遢的从房间里走出来。
  
      “您好,大人。”侍者面带微笑着向我走过来。
  
      “给我来一份烤肉吧。”我微笑着对侍者说道,此时我连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的笑容,已经没有了前些日子里那种皮笑肉不笑的感觉,从侍者的反应上看来,我被自己催眠的十分彻底,很好。
  
      吃完属于自己的早餐以后,我整理了一下自己邋遢的外表,便立刻向西区那边走去,此时我的心情就像个孩子一般,已经迫不及待的要让莎尔娜看看自己的成果了。
  
      莎尔娜果然在射箭场了,此时正一箭接着一箭,专心致志的摧残着自己的靶子。
  
      “莎尔娜姐姐。”靠,难道是昨天叫上瘾了,现在竟然脱口而出,我都恨不得给这张嘴巴来上那么一下。
  
      我的声音引来了一大堆人的侧目——究竟是谁,竟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叫这位魔女的名字,而且还是姐姐!?!
  
      莎尔娜一愣,手中的紧捏着的箭也放了下来,白皙的脖子上还微微的透露着一层湿气,看来已经在这里练习了很久了。
  
      “你……”
  
      莎尔娜似乎不可置信的看着近在眼前的我,小巧的嘴巴此时却是张的大大的,接着眼神闪过一丝沮丧,看来是为以后不能占我的便宜而郁闷吧,哈哈……
  
      “怎么样,莎尔娜姐姐,我很厉害吧。”我有点得意的在她面前转了一圈。
  
      “你这么那么快找到了方法,难道你昨天说不知道,是为了耍我?而且就算知道,也不可能那么快就将杀气掩饰起来吧。”看着我一副阳光灿烂的样子,简直比半年前还要开朗,若不是模样和声音没有变化,莎尔娜几乎都要认为我是冒牌的了。
  
      “我可是天才,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哎,算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不过,其实这种事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作为一个转职者来说,或许身上有那么一点杀气腾腾的感觉,会更好一些,不然别人还以为你是菜鸟呢,不过,能在那么短时间里将自己的气势内敛,这一点的确很了不起。”莎尔娜一半无奈,一半真诚的说道。
  
      像我这么谦虚的人,自然要推托一下,以表自己的高洁风范。
  
      “对了,莎尔娜姐姐,为了感谢你的提醒,我要送你一件礼物。”这次能够找到让纱拉躲避我的原因,都是多亏了莎尔娜,对我有恩的人,我向来是不会吝啬于付出的。
  
      “哦?”
  
      我的话立刻吸引住了莎尔娜转的注意力:“该不会又是那些生命药剂吧!”
  
      她眨了眨深蓝的大眼睛,一副‘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药王’的神情。
  
      “当然不是。”
  
      我神秘兮兮的一笑,从物品栏里拿出上次历练爆出来的箭矢和十字弓弹,总共有7筒,5筒箭矢,差不多1000枝上下,2筒十字弓弹大约有400枝。
  
      由于这个世界里超低的暴率,即使是莎尔娜,平时也只能用普通的箭矢和弓弹对付敌人,现在咋一看到如此巨大数量的装备类箭矢和十字弓弹,即使是她也落得个目瞪口呆。
  
      “怎么样?莎尔娜姐姐。”
  
      我看着莎尔娜惊讶的样子,心里微略有些得意。
  
      “这些东西算什么?”莎尔娜突然看着我问道。
  
      “呃……”我仔细的想了又想,这个问题万一答的不好,我敢肯定莎尔娜绝对不会收下。
  
      “因为,你不是说是姐姐吗?那我就是你的弟弟呀,这是弟弟送给姐姐礼物,有什么不对吗?”我用真诚的说道。
  
      “姐姐……?弟弟……?”听到我的话,莎尔娜仿佛神游天外般的喃喃自语了许久,终于露出了微笑。
  
      “没错,你是我的弟弟,好吧,我就收下,哼哼,为此感到荣幸吧,我莎尔娜还是第一次收下别人的东西呢。”莎尔娜一脸正经的说道,似乎真的是我的荣幸一般。
  
      “哦,真的吗?那弟弟我可真是三生有幸了。”我故作惊讶,结果被莎尔娜轻轻的敲了一下脑袋。
  
      “身为我的弟弟,弓术那么烂可不行,以后你必须每天都来练习,知道吗?姐姐我会亲自监督调教的。”莎尔娜笑的很开心,但是说的话却让我混身冷飕飕的。
  
      聊了一会儿,我告别了莎尔娜,再次的来到了拉尔家,进到里面的时候,依然躲在纱丽大婶后面的小纱拉,还没等我摆个性感的pose将这个小萝莉狠狠的电一下,一脸惊喜的小萝莉就已经扑在我的怀里,再也不肯离开了,那股沾劲,连我都大呼吃不消,要知道,她现在可是少女身体萝莉心啊,想不到我也有被逆推的一天。
  
      “纱丽大婶,你也当时也不提醒我一下,害我以为被小纱拉讨厌了呢。”
  
      抱着小纱拉在庭院上坐定以后,我不无埋怨的看着纱丽大婶,若是她能早点提醒的话,说不定当时我就已经意识到自己的不妥了呢。
  
      “哈哈,真是这样子吗?”纱丽大婶满是深意的看了我们两个一眼。
  
      “当时我的确发现你有点不对劲,不过我相信你一定能克服掉的,当年拉尔也是跟你一样啊……”说着说着,纱丽大婶就沉浸在了想当年里面,不用问,肯定又是在回忆“我和拉尔的二三事”。
  
      “所以,我故意没说,这不,你和纱拉不是更加要好了吗?男女之间啊,有时候就是要经过一些小磨擦,感情才能变的更深,大婶我是过来人,这一点再也清楚不过了。”一会儿以后纱拉大婶才从回忆中回过神来,笑眯眯的朝我乐和着。
  
      “看来纱丽大婶和拉尔大叔当时也经过不少‘磨砺’才走在一起的吧。”我答的颇有点咬牙切齿,尽管纱丽大婶说的头头是道,似乎很有道理,但是又怎么能那么容易就平息我心中的怨念呢?
  
      ……
  
      不管怎么说,前些日子的烦躁,已经有了一个圆满的结束,看到小纱拉的脸上又重新洋溢起了阳光般的笑容,每次见到我的时候都特别开心,我也就很满足了,不过经过这件事以后,她似乎也长大了不少,至少,不像以前那般的痴缠了,哎!!
  
      我并不是在惋惜什么,真的……
  
      接下来的日子一如前面半个月,只不是过上午去射箭场的时候,多了莎尔娜姐姐的教导,虽然她口上说要严厉调教,其实骨子里却是怎么也严厉不起来,对于我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弟弟可谓呵护有加,其实相处久了以后,我觉得她的性格并没有别人所说的那么可怕,很有可能是在年幼的时候,因为相貌和性格,遭到其他族人的排挤,因此才形成如此多变的性格,这只是保护着她的一层虚伪的外衣,揭掉这层保护色,真正的她,也只是一个执着又有点爱面子的可爱大姐姐而已,比如说杀安达利尔,她从来没有想过要找别人,我问为什么,她只是歪着脑袋说:因为不习惯,我不想和那些不喜欢的人在一起。
  
      “那么,我来帮你吧。”我立刻说道。
  
      她只是看了我一眼,依然固执:不行,竟然已经说好了,那我就得自己一个人去,你可不要跟过来,否则我会把你塞到石棺里去(墓地里面那种盖子可以移开来的石棺,相信玩过暗黑的都记得吧),说完还一脸凶巴巴的盯着我,我毫不怀疑,若是真的跟她一起去的话,他真的会把我塞到里面去。
  
      她就是这种顽固不化,脾气又臭又硬的女人,以暗黑大陆的观念看来,无疑是很傻很愚蠢,但是我却很喜欢她这种执着,感觉傻的有点可爱。
  
      不知道不觉又是一个月过去,这一个月里,有了莎尔娜的教导,我的箭术简直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呃……当然也不可能nb到“开启主角模式”的程度,莎尔娜不是弓神,我也不是天才,这个世界更没有那种只要意志一坚,决心一下,就能混身抽筋抖动,立刻从体力低能儿变成高手高手高高手的恶俗例子。
  
      简单来说,我口中所谓的突飞猛进,指的是如果站立不动的话,我现在已经能射到几百米开外的小物体了,hoho,要是放到原来的世界,怎么也能拿个箭术的奥运冠军吧,本来我以为要花上好几个月的时间才能达到这种程度的,如今才用了一个多月,这难道还不算是突飞猛进?
  
      至于练习移动靶子,呃,说起来不大好意思,自我感觉已经十分nb的我,本来是打算尝试一下练习,可是莎尔娜姐姐一句“什么时候能射中1000米以外的硬皮老鼠,什么时候让你练习移动靶子”立刻便将我打回原形。
  
      元素魔法方面,火风暴的施展时间已经被我压缩到一秒上下了,可惜似乎遇到了传说中的瓶颈,就是无法做到瞬发的程度,而熔浆巨石也卡在了4秒钟左右,怎么也进步不了,苦练无果后,我干脆先将两个技能放了下来,开始练习极地风暴,这个可是烧法的技能啊,起始就要4点法力,若要维持的话,每秒钟还要多消耗6点,于是乎,这段时间里,教堂后面的花花草草总是结上一层厚厚的冰霜,晶莹剔透的煞是好看,嘿嘿,阿卡拉只叫我不要毁坏教堂,这些花草树木什么的,应该没多大问题吧?我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周围原本美丽的花圃,里面那些娇嫩的花儿树草,现在要么就已经被烧焦,要么就已经被冻萎,恩恩,别怪我,谁叫阿卡拉没把你们算进去……
  
      而我最为看中的空投围杀,进步也是最大,可能是我在召唤系方面具备一定的天赋,现在我已经能做到同时让3只鬼狼瞬移了,而且落点也比较精确,若是对付身子庞大一点的怪物,比如说巨大野兽,我的空投围杀已经能起到一定的作用了,可惜如果是遇到血鸦这种娇小类型的boss的话,3只鬼狼还是不行的,必须做到5只鬼狼同时瞬移,才有可能将她围住。
  
      唯一遗憾的是,拉尔他们还没有回来,纱丽大婶的笑容虽然依旧,但是我已经能感觉到她那股隐藏不住的担忧和不安了,很多时候,都能看到她坐在第一次我看见她时所在的那颗树下,手里愣愣的拿着一本书,失魂落魄般的看着天空发呆,一坐就是好几钟头,连带着小纱拉也开始逐渐的不安起来,对于这种情况,我所能做到的,最多也就是多花上一点时间陪这对可怜的母女,并在心中默默的祈祷着三人的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