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十三章 拉尔回归
    ,

    “哈欠……”

    拉着我手在摊子集上兴奋的四处乱跑的小纱拉,突然打了一个可爱的小喷嚏。

    今天是罗格营地的市集日,因此西区特别热闹,大量从罗格营地附近的村子赶过来村民,都会聚集在这里,或买或卖,大街上密密麻麻的摆满了摊子,很多寻常见不到的东西,今天也能轻而易举的买到,街道上人潮涌涌,吆喝如潮,一副生机勃勃的景象。

    “纱拉,冷了吗?”

    纱拉这几天一直闷闷不乐的,我看今天是市集,便带她出来逛一逛。

    “没有事,纱拉一点也不冷。”粉红的小脑袋用力的摇了摇,纱拉努力的说道,可惜刚刚说完又打了个小喷嚏。

    “哈哈……”

    看着她一副死鸭子嘴硬的狼狈样子,我又是心疼,又是好笑,连忙脱下身上的毛大衣给她穿上,纱拉看到自己的话刚刚说完,便立刻被揭穿,显得颇为不好意思,但还是不忘抬起头来给我一个略带羞涩的灿烂笑容。

    这衣服对她来说还是太大了一点,都快及膝了,袖子也是一甩一甩的空出一大截,如同唱大戏的一般,不过配上那张冻的红扑扑的可爱脸蛋,却是让人赏心悦目。

    脱下衣服,一阵大风吹过来,微微的凉意直涌心头,让我不禁啧啧作奇——以转职者的体质,竟然也会感觉到冷?再看看周围的平民,哪一个不是身着厚衣,头带贴耳皮帽,我才醒觉,原来不知不觉当中,天气已经变的如此寒冷了。

    正在我感叹之间,鼻子上突然传来了一阵冰凉之意,我还以为是偶尔飞溅过来的水滴,正想伸手抹掉,不料一声惊恐的呐喊让我停了下来,不,应该说是整个大街的人都为之一顿,仿佛被定住一般。

    “下雪了,下雪了……”

    我愕然的抬起头一望,果然,天空中,一点点如同沙子般,透明的几乎无法用肉眼察觉肉眼得了的冰粒,正从天空中落下了来,打在裸露出的肌肤上,带来一阵酥痒冰凉的感觉。

    这里并没瑞雪兆丰年这一说法,大雪给平民带来的,更多是恐惧不安,对大多数牧人来说,被雪冰封住的土地,让他们不得不走上更多,更远的路以喂饱圈养的家禽走兽,而这也意味着更大的危险,外面的怪物,也可能会因为缺乏食物而开始暴躁起来,看来那些罗格士兵们,大概要忙上一段时间了。

    不过,对我来说是无所谓,甚至,我或许还要感谢这一场雪,因为当我带着纱拉回家的时候,看见了道格和格夫这两个老棒子,正像门神一般,守在门口,头上顶着几片雪花,正探头探脑的往门里面望,神情相当之猥琐,看来即使是门神,也大有可能是那种打一折出售的假冒伪劣产品。

    “道格,格夫……”

    我还以为是出现幻觉呢,揉了揉眼睛,才发现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不禁惊喜的喊起来,不料两个骚包看见是我,先是脸上一喜,然后突然齐齐嘘声,示意正要开口的纱拉和我不要说话。

    有戏!?

    “什么情况。”

    我连忙走过去,如同地下党接头一般,目不斜视的低声说道,小纱拉在旁边看的一头雾水,怎么大哥哥的表情突然变的跟道格叔叔和格夫叔叔一样啦。

    道格头也不回,手指轻轻一点,示意我望里面看,我连忙探过头去。

    日啊,拉尔和纱丽大婶正抱在一起,紧紧的拥吻呢,这个世界可不像原来的世界那样开放,别说av,连接吻的镜头,最多也就在妓院里看见过,也只是浅尝即止而已,哪像现在这般深情,哦哦哦,真是一对不受世俗礼治束缚的新时代夫妇啊。

    “大哥哥,道格叔叔,格夫叔叔,你们在看什么啊,让纱拉也看看。”

    被我们三个人齐齐挡在后面的纱拉,左穿右插,跳了又跳,就是看不到门里面发生了什么事,终于忍不住好奇大声说道,清脆的声音,如同一道闪电一般,终于将这对夫妇给惊醒,齐齐的跳开,转过头来,看着门口三个来不及缩回去的大脑袋。

    “咳咳,怎么,我和纱丽感情好,你们嫉妒啊。”厚脸皮的拉尔也禁不住我们古怪的目光,拼命的咳嗽几声,才吹胡子瞪眼的大声喝道。

    格夫小声:“我们可什么都没说啊!”

    道格小声:“心虚的人说话总是比较大声的。”

    我摇头晃脑:“长夜漫漫,无心睡眠,看来今天晚上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啊。”

    其他二人闻言,立刻一脸佩服的看着我,换来的是拉尔气急败坏的咆哮……

    闹完以后,我们三个识趣的互相拉扯着离开了拉尔家,分别那么久,怎么说也得让他们好好团聚一下吧。

    和野蛮人两兄弟走在路上,我还没开口,大嘴巴道格就已经忍不住把他们三人——尤其是他这半年来伟大的历程,一点不漏的说了出来。

    三人的女伯爵之战可以说是十分理想的,有拉尔这个抗火达70以上的牛人在前面扛着火海,杀女伯爵可以说是无惊无险,到是一路上,每一层的精英怪物给带他们带来的麻烦比较大一点,一些甚至是他们惹不起,或者没有把握的,也只好悄悄绕路避开,三人跑到高塔第三层的时候,还出现了一点小小的意外,伟大而又英勇的野蛮人道格,为了消灭这些万恶的怪物,以宣扬神的威严,一不小心踏入了未知区域,发现了许多不为人知的地方,其功绩堪比初代开拓者云云。当然,这是道格口中听到的,在我看来,无非就是道格为了追杀一群怪物,不小心迷路了而已。

    然后,这帮屁股坐不住的家伙回来以后,没过多久,又跑出去历练了,他们足足在黑色荒地里呆了近三个月,然后,又说到猥琐而胆小的利刃魔(沉沦魔的进化体),走路时“卡拉卡拉”作响的复活怪物(骷髅的进化体),还有强壮的黑夜一族(月亮一族的进化体),铺天盖地的血鹰(恶臭乌鸦的进化体),让近战战士郁闷不已的冰洞之虫(冰虫的进化体),当然,最多的还是英勇的野蛮人战士道格,是如何运用自己的智慧与力量,将强大的敌人一个个的消灭,一直走到旅馆里面,道格才意犹未尽的说“这些只是十分之一而已,剩下的明天再给你好好讲一讲。”

    随后两个野蛮人便呼拉拉的跑进房间里睡大觉去了,三个多月的历练,即使是以他们野蛮人的体质,也应该累坏了吧,虽然道格刚刚所讲述的水分十足的历程,已经将队伍,特别是自己,美化了好几倍,可我还是听出了其中的危险,可见他们一路是如何走过来的。

    不过,看着道格和格夫神采飞扬的样子,我还是很高兴,拉尔的振作,让他们终于能一展自己的抱负了,只是短短的几个月,野蛮人两兄弟就已经升到了13级,拉尔更是已经到达了14级,看到他们现在斗志盎然的样子,我欣慰之余,也不禁有点羡慕,自己现在和他们也差不了多少,却还只是在洞窟里面混,惭愧啊,看来得加快步伐了。

    第二天中午,等我从射箭场回来,野蛮人两兄弟才刚刚睡醒,然后,在两人海吃海喝了一大顿以后,又去了一趟拉尔家,一直聊到晚上才回来。

    接下来的几天,我依然是上午去北区练习弓术,下午在教堂练习魔法,傍晚回来以后,大多数时候则是和野蛮人两兄弟一起去拉尔家蹭饭,直闹到深夜才会来,看着其乐融融的拉尔一家,还有口沫横飞的道格,脸带笑意的格夫,我有时候甚至在想,如果这样的生活能一直持续下去该有多好啊,管它什么历练,管他什么拯救世界。

    可惜,这终究是不可能的。

    今天早上,我醒的出奇的早,天才刚蒙蒙亮,随便在楼下吃了点早餐以后,便直奔射箭场,我知道,莎尔娜姐姐一定已经开始在那练习了,令人羡慕的天赋,还有不懈的努力,便是她强大的由来。“正因为我的天赋好,所以应该比别人更加努力才对。”每当我劝她休息一会的时候,她总是这样坚定的回答道。

    路上早已经有过往的行人,大多数都是一脸苦愁的平民,连续几天突如其来的降雪,让整个大街上都充斥着某某某昨天晚上被冻死了,谁谁谁家的帐篷被大雪给压垮的消息,小牧民们考虑着是不是要在自己的家禽饿死以前先杀掉,大牧主也正哭丧着计算着到天气回暖的时候,自己的那些宝贵家禽还能剩多少,整个罗格营地被一片哀愁所笼罩,让我充分的感受到了原始社会的滞后性——只是一场小小的降雪,就已经让整个罗格营地陷入困境了,若是发生了类似于蝗灾一般严重的灾难,真不知道阿卡拉他们该怎么办。

    来到北区的训练场,已经有不少人在这练习,我的到来吸引了很多目光,尤其是刚刚晋职的新人,更是带着一脸的敬佩,为什么会这样?说来这也是雪狼佣兵团惹的事,自从他们在罗格营地里大力宣扬我独自历练,并以刚刚达到二阶的实力,一个人将洞窟二层里面守护宝箱的怪物全部清理以后,就立刻受到了转职者们的关注,二阶转职者在洞窟里独自历练不希奇,大多数转职者都能做到,但是能扫掉二层里面的守箱怪物,那就完全可以给予他高手的称号了,本来还有人抱将信将疑的态度,但是看到我竟然和莎尔娜在一起,莎尔娜是谁?营地里的第一高手,若是没有足够的实力,她会看得上你?原本怀疑的人立刻就信了八分,这样一来,我竟然也在罗格营地里混出了小小的名声,虽然比起莎尔娜姐姐这种魔王级的人物还差的老远,但是至少已经能让大多数转职者记住我的名字了。

    但是,我始终是个半年前才出现的新面孔,半年前的新人,现在就已经达到二阶?相信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疑惑,于是我找阿卡拉商量了一下,她不愧已经搞了多年的政治,只是微微一笑,便计上心头,于是,罗格营地里开始流传着我是21岁(我现在23岁)就已经晋职的天才德鲁依,因为常年在外历练,大多数补给也是在小村庄里买的,直到半年前,才回归罗格营地,而且这些‘流言’又得到了阿卡拉的证实,这样一来,在别人看来我用了2年多达到了二阶,也算是不错的速度了,而真正知道实情的,除了阿卡拉他们以外,也只有拉尔三个人,他们是不可能出卖我的。

    不管怎么说,我现在的身份和升级速度带来的问题算是暂时解决了,而且还闯下了小小的名气,看自己成为周围的焦点,不开心,那是骗人的。

    但是我好像已经忘记了人怕出名猪怕壮的道理,正当我享受着崇敬的目光,志得意满走向射箭场的时候,身后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是谁,我心里一惊,在罗格营地这种众目睽睽的地方,我根本不妨会被偷袭,所以警惕心自然松懈了很多,但是也远没有到被别人靠近到身后还察觉不了的地步,难道是莎尔娜姐姐?认识的人当中,也只有她能够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