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一章 古道
    荒凉的大地,沟壑纵横,北方吹来的风,夹带着格姆措沙漠的黄沙,纷纷扬扬的洒落在山坡和沟壑里,稀疏的幼草,在风中抖动,幼嫩的叶片上蒙上一层厚厚黄尘。

    风,裹着沙,从峡谷内掠过,山顶的怪石在风中发出呜呜响声,冷森森的,令人恐惧。

    一段枯干的树干倒在地上,瘦小的山鼠在树干间小心的寻觅着,蚂蚁在黄土中爬来爬去,匆忙的寻觅着稀缺的食物,秃鹫展开硕大的双翅,在高空盘旋,贪婪的看地面的血腥。

    峡谷内,正在上演血腥,一群马贼正呼啸着围攻小山坡。

    小山丘上显然是一队经过这里的商队,商队的主事者显然很有经验,在马贼发动进攻前,抢先将商队带到这个小山坡,利用地形构筑了一个简单的防御阵形。

    这里的地形比较特殊,小山丘距离主干道不远,背靠山崖,南面狭窄不利冲刺,北面和西面则比较宽阔,也是马贼主要攻击方向。

    来往西域的商队都知道,在西域的商道上,最可怕的不是艰难漫长的道路,也不是干旱缺水的沙漠,也不是恐怖的狼群,而是凶悍的马贼。

    百年前,大晋铁骑纵横草原沙漠,无论吐蕃人还是羌人鲜卑人,都臣服在大晋的铁蹄下,那个时候,是西域商队最幸福的黄金时代,胡商充斥西都和帝都,酒楼妓寮胡琴悠扬,到处是胡女飘扬的裙裾。

    三十年前,鲜卑大汗秃发树机能崛起大漠,与大晋在草原争雄,一度几乎统一大漠草原,与大晋争锋二十年,直到八年前,才被大晋护匈奴将军方回和护羌将军秋云联手击败,秃发树机能被迫求和。

    但经过这一战,大漠草原的形势完全变了,部落之间征战不断,战败的部落流民四散,一些部落向北方和西方迁移,另外一些则沦落为商道上的马贼。

    除此之外,这些年草原上雪灾旱灾不断,鲜卑人羌人铁勒人成群结队的挥动马刀越过格姆措沙漠,从此西域商道变得危险且血腥,马贼抢掠往往除了货物以外,其他无论是脚夫还是伙计镖师,全部屠杀一空。

    大晋边军也进行了几次清剿,可这些马贼消息灵通,每当边军出动时,他们便四散而去,待边军过去,又呼啸而聚,让边军无可奈何。

    小山丘上战况愈加激烈,箭矢飞纵,刀光闪亮,血肉飞溅,马贼攻势凶猛,商队简陋的防线看上去岌岌可危,渐渐有抵挡不住之势。

    一个马贼跃过货架冲进了防御圈,正在奋力进攻的马贼们还没来得及欢呼,箭矢呼啸而至,马贼应声落马,一个穿着灰色长袍的中年汉子持弓出现在防御圈中间的车旁。

    灰色长袍连续拉弓,正猛烈进攻的马贼一一应声落马,马贼的攻势顿挫,三匹战马从小山丘上冲下来,领头的骑士蒙着围巾,身着灰袍外挂玄甲,手中长刀雪亮,迅疾如电,眨眼间便砍翻几个马贼,小山丘上的中年人连续发箭,每箭必有一人落马。

    马贼们惊慌的调转马头向山丘下跑去,玄甲骑士随即掩杀。

    正在山丘下督战的马贼群中奔出来几匹马,迎着他们冲过来,当先的马贼黑须黑袍大声呼喝,让溃退下来的马贼们重新投入进攻。

    蓦然,乱军中升一团白光,这白光犹如沙漠中的阳光般酷热夺目,丝丝死亡气息扑面而来。

    “宗师..”

    黑须又惊又恐,白光陡然炸裂,化作丝丝灼热的气流,将他后面的话生生逼了回去。

    奔逃的马贼人仰马翻,黑须猛地向后倒,整个身体平躺在马背上,灼热的气流从面上刮过,面颊生生发疼,头上一凉,裹头的头巾随风而去。

    黑须大骇,他万万没想到,这个看似普通的商队中,居然隐藏着如此强者。

    战马似乎也感受莫大威胁,恐惧的长声嘶鸣,两马交错,黑须本能的举起手中弯刀,金刃交鸣,弯刀折断,长刀带出一串血痕。

    马贼更加恐慌,慌乱的向后逃跑,玄甲骑士却没有继续追击,而是调转马头不慌不忙的返回小山丘。

    就在这时,谷口处传来隆隆的马蹄声,玄甲骑士脸色一沉,小山丘上正在为同伴裹伤的商队伙计和镖师也听到这沉重的马蹄声,打退马贼进攻的欢愉顿时消散,人人脸色巨变。

    虽然打退了马贼的进攻,可商队和镖师伤亡也有七八人,马贼的兵力是他们的二十倍,马贼兵力依旧占绝对优势。

    西域商路上的商队都知道,马贼是嗜血的附骨之狼,只要被他们咬上,就是不死不休的结果。

    今天之所以商队还能幸存,除了商队主人的机智,更多的是马贼的轻敌。

    马贼觅食就如同军队上战场,大队驻留,侦骑四出。

    这伙马贼在前天便缀上商队,商队主人采取种种惑敌之策,巧妙周旋,好容易才拖到今天。大队马贼追上来之时,商队主人当机立断,抢占了这个地形绝佳的小山丘。

    如果马贼首领冷静点,商队处境依旧艰难,只要他们离开这里,就逃不脱马贼的疯狂追杀,最终会变成商道上的一堆枯骨。

    可惜马贼首领轻敌了,或许是被之前商队主人的种种手段激怒,或许是对自己实力的信心,马贼首领过来便展开进攻,丝毫不顾忌地形,于是才吃俩大亏。

    蹄声更加沉重和清晰,商队的所有人都紧张起来,玄甲武士和镖头大声喝令,所有人都行动起来,修补防线缺口,整理武器,所有人都面色如土。

    蹄声如雷,大队人马已经越来越近了。

    马贼的兵力本就远远超过他们,如果还有援军,那他们就真的到灭顶之灾,除了少数几个武功高绝之人有可能逃出去外,其他人难逃生天,必将成为这西域商路上的又一堆枯骨。

    所有人都紧张的盯着谷口,几百名马贼也同样盯着谷口,他们的神情也同样紧张万分。

    马贼背后的谷口,白马缓缓行来,马上骑士白盔白甲白披风,手提长枪,头盔上的红缨随风飘动。

    马贼和商队都有些惊讶,难道那隆隆的马蹄声就是这一匹白马。就在这时,一队黑盔黑甲黑披风的骑士从谷口冒出,黑甲骑士迅速放缓马速,在行进中迅速变成攻击队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