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二章 黑豹
    “黑豹!”
  
      马贼群发出恐惧的叫声,刚刚还在整队的马贼们,拨转马头便逃。
  
      白马骑士的身后是一面红色的旗帜,旗帜上绣着一只张牙舞爪的猛兽。
  
      西域所有部落,所有商队,都知道这面旗帜代表什么,这是黑豹。
  
      黑豹,正式称呼是大晋凉州总督亲卫队,亲卫队的队旗一匹怒目欲扑的黑色豹子,而无论大漠的鲜卑人还是雪山那边的吐蕃人,亦或横行商道上的马贼,都称呼他们为黑豹。
  
      至正十七年,三千黑豹晓行夜宿突击八百里,奔袭鲜卑左王庭,一举占领鲜卑左王庭,屠左王庭王公大臣部众五万余人,掳牛羊马匹十万余头。
  
      至正二十年,晋军出征草原,在金叶草原与鲜卑主力决战,三千黑豹正面硬撼鲜卑纵横大漠原的万余狼骑,经过三个时辰的恶战,狼骑大败,伏尸百里,血流成河。
  
      至正二十四年,鲜卑人在雁落谷设伏,晋军中计,三万晋军被十万鲜卑铁骑包围,危急之际,三千黑豹陷阵突击,连破三道包围圈,为全军打开通路,而后再担任断后掩护重任,与鲜卑铁骑连场血战,最终大军安全返回晋地,三千黑豹却只回来不到五百人。
  
      黑豹是马贼的噩梦,也是大晋所有敌人的噩梦。
  
      黑豹只有三千人,大晋敌人的三千个噩梦。
  
      白甲骑士长枪徐徐举起,刺向天空,枪尖反射着阳光,冷森森夺人心魄。
  
      黑豹们开始提速,长刀出鞘,闪亮一遍。
  
      阳光烧烤着峡谷,马贼们忽然发现他们现在处于极端不利的情况,在身后,威震大漠草原的黑豹,而前面,小山丘正好卡在他们必经的路上。
  
      长枪徐徐向下斜指前方,黑豹开始提速,披风随风飘起,如一条奔腾的黑龙,黑龙咆哮着,在一团黄沙中时隐时现。
  
      而在这威猛咆哮的黑龙最前端,是那匹奔腾的白马,犹如一盏明灯,为黑龙指引方向。
  
      山谷中杀气冲天。
  
      马贼惊慌的转身便跑,十多年来,大漠上,荒原上,敢与黑豹正面交锋的马贼还没有。
  
      弓弦响动,一团黑云挟劲风袭来,跑在最前面的十余马贼翻身落马。
  
      “弩炮!”马贼发出恐惧的惨叫。
  
      弩炮,大晋边军标准装备,每门炮可装二十四支箭,射程可达百余步,是对付集团冲锋的最佳武器,最厉害的不是这弩炮能射出多少箭,而是这弩炮换箭也很快,每门弩炮配有九个箭匣,三个训练有素的弩炮手可以在一分钟内完成箭匣的更换,是大晋对付草原各族最厉害的武器。
  
      弩炮的厉害,也让大晋对弩炮的管制非常严格,每门弩炮都有标号,若弩炮丢了,队正和炮手全部斩首。
  
      马贼们没有想到,这个普通的商队居然还有这样的大杀器,而且,商队的主事者在刚才这样危急的情况下,居然没有动用这件利器,直到现在。
  
      “轰!”
  
      又一门弩炮发威高速奔跑的马贼群又倒下一遍,原本黑乎乎的马群就像被挖去一块似的。
  
      马贼已经顾不得这些,与身后的黑豹相比,弩炮的威胁可以忽略不计。
  
      弩炮每次发射后,总有一段空挡,马贼借着这段空挡拼命打马,试图逃离咆哮而来的黑龙,逃离那盏飞驰而来的银灯,逃离那凌厉的杀气。
  
      “杀!”
  
      小山丘上的玄甲武士一马当先,十多匹战马紧跟在后,顺着斜坡冲下,虽然只有十多人,却也气势如虹。
  
      马速越来越快,玄甲骑士面沉如水,长刀侧翻,身后的十余武士也几乎同时侧翻长刀。
  
      一团夺目的,散发着死亡气息的白光直刺马贼的双目,马贼们忍不住以手遮目。
  
      弓弦响起,玄甲武士身后的,刚才站在马车边的灰袍汉子骑马搭箭开弓,长箭疾如流星,迅若闪电,刚刚离弦便出现在目标的胸口,打头的马贼应声落马。
  
      十余骑眨眼间便杀入马贼群,玄甲骑士没等两马接触,隔着十余步便举刀猛然劈下,刀锋绽放,凌厉刀气划破弥漫黄沙,劈开了汹涌而来的马贼群,五六个马贼甚至来不及做出反应便腾空而起。
  
      “砰!”
  
      刀气相撞,强烈的劲风将四周的马都吹得横飞出去,玄甲骑士跨下黑马后蹄猛蹬地上,前蹄竖起,发出一声长嘶,这声长嘶威猛无匹,鬃毛根根立起,玄甲骑士紧抓缰绳,长刀后劈,在黄沙划一道裂痕,黑马双蹄重重踏在地上,双蹄刚落在地上,黑马瞬间便起步,几步之间速度便提起来,很快便恢复成一支黑色利箭。
  
      从马贼群中一个带着黑色头盔的黄须马贼,迎着玄甲骑士冲来,黄须口鼻蒙着面纱,只露双眼,这双眼睛有些淡淡的蓝色,若是在春光明媚的草原,仅凭这双眼睛便能迷倒很多怀春少女。
  
      可此刻这双眼睛却很冷漠,没有仇恨,没有焦急,甚至没有了色彩,只是紧盯着迎面而来的玄甲骑士。
  
      黄沙中冒出三道箭矢,这箭矢犹若幽灵,又象鬼魅,突然间便从黄沙中出现,随即穿劲风而来,呼吸间便到了玄甲骑士面前。
  
      玄甲骑士却好像早有准备,面无表情长刀连续斩出,两道箭矢坠落黄沙,第三道却已经到了面前,玄甲骑士左手闪电探出,抓住箭头,手掌微痛,随即甩出。
  
      箭似流星,以不低于来速的速度射向黑盔黄须。
  
      黄须高鼻只是稍稍偏了下头,让过来箭,黄骠马速度丝毫未减,显然此马也非凡物。
  
      一黑一黄,两马高速靠近,眨眼间便到了面前。
  
      “当!”
  
      两刃相交,声震山谷,无论是奔逃的马贼,还是渐渐追上的黑豹,耳鼓都嗡嗡直响,白甲骑士倒吸口冷气,骇然注目,随即露出兴奋之色,长枪再度举起,轻踢马腹,白马再度提速。
  
      白马提速,整条黑龙居然也同时加速。白马黑龙,浑若一体。
  
      若是当年威震草原的鲜卑大帅裂破天见到此景,也会禁不住称好,也定然会调动鲜卑大军中最精锐的战士,鲜卑大汗的近卫天狼卫,前去迎战。
  
      “当!”“当!”“当!”
  
      峡谷内响起连续的兵刃相交的声音,两柄利刃连续撞击,刃口溅出点点火星,巨大的震动,让两马各自后退两步,玄甲骑士和黄须汉子各看对方兵刃,双方都不由自主的大吃一惊,长刀和弯刀上都现出了细细的米粒大小的缺口。
  
      玄甲骑士倒吸口凉气,他的长刀看上去普通,却是一把宝刀,斩断数十柄钢刀都不会有丝毫问题,没成想这次居然出了缺口。
  
      “杀!”
  
      马贼群后方传来一声怒喝,后面的马贼更加慌乱,黄须汉紧张之极,他深知黑豹的厉害,而白马白盔更是名震凉州,死在他手上的草原英雄数不胜数,与他相比,眼前这个玄甲人根本不算什么。
  
      黄须汉一咬牙,猛踢下马腹,黄骠马猛地向前一窜,弯刀带起一道弧线直扑玄甲骑士,玄甲骑士却拔马就走,黄须汉来不及多想,加速追上去。
  
      鸣镝声响,长箭带着劲风直奔面门,黄须汉大喝一声,弯刀横档崩开弓箭,黄须汉就觉着手臂发麻,他不由再次倒吸口凉气,抬头一看,玄甲骑士已经杀入另一群马贼中,刀光闪动,马贼纷纷落马,竟无一人是他一合之敌。
  
      黄须汉没有去追玄甲骑士,而是顺势催马向峡谷的另一个出口逃窜。
  
      玄甲骑士带领商队护卫和镖师的阻拦并不坚决,只要一两招收拾不下,便立刻让开道路,并不与他们纠缠,他们毫不掩饰他们的目的,就只阻拦一下,为后面的黑豹赢得时间。
  
      很显然,玄甲骑士的目的达到了。
  
      虽然只是短短的阻拦,黑豹们抓住了这稍瞬即逝的机会。
  
      黑豹,是大晋边军劲旅,军中之军,士兵,百里挑一,战马,百里挑一,玄甲骑士的阻击,虽然时间只有那么短短一会。
  
      但,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