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三章 白马秋歌
    白马如锋利的枪尖,刺破漫天尘埃,扎进蒙蒙黄沙中。

    马贼们惊慌失措,白马带着黑龙在黄沙中时隐时现,偶尔有兵刃撞击声,更多的是短暂的惨叫,不断有失去主人的战马惊慌的逃出来。

    玄甲骑士带着他的人退回到小山丘上,成了这场屠杀的旁观者。

    小山丘上的防御设施没有撤出,在西域商道上,即便是官军,也要小心。

    战斗过程没有例外,马贼没有投降,没有人会向黑豹投降,黑豹也不接受投降,黑豹大旗的底纹是红色的,这颜色是用敌人的血染红的。

    其实马贼在人数上依旧超过黑豹,但马贼却没有组织,或者当发现黑豹时,便已经吓破胆了,偶尔两个被追上的马贼试图反抗,立即被碾为齑粉。

    “黑豹不愧是黑豹,名不虚传。”玄甲骑士望着峡谷内轻轻叹道。

    “怎么秋少将军都出来了?”那个中年人有些疑惑。

    没人开口回答,白马银枪秋歌,凉州都督、护羌大将军秋云的大公子,若仅仅是这身份,也不会被他们看重,秋歌不像帝都或西都那些摇鹅毛扇,吟诗作赋的世家公子,名震天下的月旦评对他们没有丝毫影响,他们这些西域商道上的商人和镖师看重的是能不能挥动那雪亮的长刀,能不能骑上那追风泼沙的骏马,能不能劈杀凶悍的马贼。

    而秋歌,十四岁随父出征塞外,十六岁即率军出战,十八岁便登上武师境界,今年二十二岁,居然传出就要破境登上宗师境界。

    天才般的人物,有数不清耀眼的光环加身。

    中年人看了玄甲骑士一眼,这玄甲骑士刚才展露的境界就有宗师境界,看这玄甲骑士的年岁好像也不到三十,西域什么时候冒出这么个人物来,以前怎么没听说过,就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似的。

    在大晋,武人按修为分为武徒、武士、武师、宗师,大宗师;过了大宗师便是传说的先天境界,先天境界也被称为地仙,传说地仙日行万里,能上九天翱翔,能呼风唤雨,操飞剑取人首级于千里之外。

    但,先天境界,地仙,这已经是传说中人,上千年未见。

    传说数千年前,别说地仙了,就算神仙也常见,可惜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仙人们离开了人间,再不回来。

    天下现在有八大大宗师,其中大晋有六大大宗师,其余两大大宗师分别在吐蕃和鲜卑族中,大晋六大大宗师的三个为朝廷供奉,另外两个,一个为太平道太上掌门,另一个为长生宗掌教,第三个则颇为神秘,江湖上只有传闻,却从未有人见过。

    中年人有些不明白,这玄甲骑士明明有宗师的实力,怎么会沦落到商队中,要知道商人在大晋的地位比荫户高不了多少,甚至还比不上普通农夫,宗师境界,无论那个门阀世家都会招揽,锦衣玉食,醇酒美人,比当一个商人,在这危机四伏的西域商道上奔波,要舒坦多了。

    “砰!”

    一团亮光将漫天黄沙炸开,黑色身影腾空而起,白马穿过黄沙猛扑而去。

    “传言有误啊,少将军已经破镜了,。”玄甲骑士慨然赞叹道。

    中年人赞同的点点头,他的境界虽然只有武师,可行走江湖几十年,眼光老道,自然能看出这团光芒表现出的是什么。

    黄沙散去,黑豹挥动马刀齐声欢呼,白马傲然挺立,长枪上挂着条人影。

    玄甲骑士跳下马,转身吩咐身后的两壮汉将周围的防御工事收拾起来,这两个壮汉正是刚才随他冲进敌群的中人,中年人观察了下,这俩人均有武师的境界,比起自己恐怕也就稍低。

    中年人卡在武师九品上已经七八年了,宗师这一步就是迈不过去,而据他观察,那两个壮汉的修为已经达到武师七品和八品,在最初接这趟镖时,他就注意到这个商队与普通商队的不同,商队付的保镖费用比普通高,而且商队的伙计个个都身怀武功,其中有几个修为还相当不错,可临到马贼来时,他才忽然发现,原来那个有点市侩,有点散漫的商人居然是高手,行军布阵,巧设**,活活拖了马贼三天,而后跃马出阵,居然展现了宗师的修为,这让他大为惊讶。

    中年人看伙计们和手下镖师正在搬动货架,他不由皱了皱眉,边军也并不让人放心,一些出来巡逻的边军危险程度与马贼相仿。玄甲骑士看了他一眼:“凭我们能挡住黑豹吗?如果不能,到不如坦诚相见,再说了,白马银枪是最注重名声的,断不会做出杀人劫货的事。”

    中年人想了想不得不承认玄甲骑士说得不错,以他们的力量根本挡不住黑豹一击,一旦黑豹展开攻击,能逃出去的恐怕也就这玄甲骑士。

    玄甲骑士表现出的境界并不比秋歌强,但中年人就是感觉他能活下来。

    欢呼声平息下来,黑豹散布在战场四周,收集散落战场的战马,另外便是收集首级,将马贼的首级砍下,扔进几个马车中。

    一名黑甲小校疾奔上小山丘。

    “谁是主事?”军官没有下马,就在马上摘下戴在脸上的面巾,大声喝问,骄矜之气一展无余。

    “草民瀚海商社柳寒见过将军。”玄甲骑士躬身行礼。

    “草民振远镖局韩安见过将军。”中年人也赶快躬身行礼。

    “我家少将军要见你们,跟我来!”

    黑甲将军说完根本不管他们是否答应,说完之后便拨马便走,溅起一串黄沙烟尘。

    柳寒和韩安交换个眼色,俩人上马跟着那串黄沙烟尘到了白马银枪秋歌面前,秋歌已经脱下头盔,头上包着头巾,柳寒注意到,这块包头的头巾是红色的,在山风吹拂下飘起来。

    “草民瀚海商社柳寒(振远镖局韩安)拜见秋少将军!多谢秋少将军救命之恩。”柳寒和韩安齐齐躬身施礼。

    秋歌打量着俩人,柳寒看上去有三十多岁,身材修长,浓眉细目,面色有些黑,两腮如刀刻般锋利,下颌上有几根粗壮的胡须,裸露在外的手臂有些瘦弱,可给人的感觉却很刚劲,腰间挂着长刀,秋歌一眼便瞧出,这长刀比普通长刀要长上两分,刀柄很普通,没有任何修饰。

    对振远镖局,秋歌知道,振远镖局是凉州最大的镖局,局主韩安武师九品,也曾经见过几次,不过没有留意,他不是很喜欢这些江湖人,江湖中人好勇斗狠,以武犯禁,始终是天下稳定的隐患。

    而瀚海商社,他也听说过,这瀚海商社是七八年前才出现的,最先出现在那不知道,但突然出现在凉州,而后很快发展到雍州,最近又发展到帝都,速度之快令人侧目,根据将军府掌握的资料,这瀚海商社背景颇为复杂,好像获得了西域几个小国王室的支持,商社主人是个不到三十的大晋人,孤身出关到西域,从无到有,白手创建起这庞大的商社。

    “瀚海商社?早就闻名遐迩,只是忙于军务,尘缘未见,”秋歌沉凝着说,语气一转略微有些好奇:“柳先生是商社主事?”

    柳寒抬头看着秋歌,此刻的秋歌一扫白马冲阵的豪气,眼中尽是好奇,他在心中微微一动,感到这年轻的少将军好像还是个孩子,于是他恭谨且谦卑的答道:“多谢少将军关心,商社不过侥幸有些薄名,草民乃商社主人。”

    此言一出,不但秋歌惊讶,连边上的韩安也意外扭头看着柳寒,他完全没想到这个身手高绝的汉子居然就是瀚海商社的主人。

    通商西域,获利虽然巨大,可西域商道凶险,除了嗜血的马贼,还有漫长的沙漠瀚海,凶狠的狼群,艰难的天邪山道,最令人不放心的是西域诸国变幻莫测的局势,稍有不慎,即人财两失。

    所以,大晋很少有人愿意出塞经商,即便冒险出塞,也是数家门阀合资,商社的主事人由各家派出,主事人下面则称为主事,根据将军府掌握的情况,目前凉州敢出塞,通商西域的,大晋人创建的商社不过三家,这三家全是凉州雍州门阀合资创建,主事人由各家代表轮流但当。

    秋歌第一次听说瀚海商社便是从将军府长史端木正那里,端木正出身雍州士族端木家族,端木家族便和凉州的张家和文家共同组建了一个商社,不过这个商社规模不大,也不走西域,主要走吐蕃。

    端木正对瀚海商社的主事人非常佩服,瀚海商社有六个商队,三个商队走西域,两个商队走大漠,剩下一个走吐蕃,商社的组织架构与其他商社完全不同,内部组织严密,各地讯息通达,往往别人还不知道,他们便已经在采取行动了。

    瀚海商社站稳凉州的第一仗便是七年前的粮食大战,大漠干旱还没露头,瀚海商社便调集了大批粮食,那一战,瀚海商社大获全胜,此后又经历了丝绸大战和皮货大战,三次大战后,瀚海商社不但在凉州站稳了脚步,也扩展到雍州。

    凉州的门阀世家在佩服之余,也对商社的主事人非常感兴趣,派人打听,却没有任何消息,商社的伙计根本没见过,掌柜又闭口不言,谁也不知道这商社的底细。

    渐渐的,瀚海商社的主事人成了大家口中的神秘人物,身上笼罩了一团神秘的光环。

    没成想,居然在这遇见了商社的主人,这主人还这样年轻,不能不让他有几分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