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五章 小山丘上
    黑豹们打扫战场,尸体被抬到一边堆积起来,商队的伙计和镖师也下来帮忙,其实搬抬尸体这些事是他们在干,黑豹们打扫了尸体的行囊后,便不再理会,剩下的便交给随军民夫干,现在没有随军民夫便由伙计和镖师们代劳了。
  
      秋歌没有理会这些事,他有些孤独的站在一边,几个侍从和低级军官在边上说笑,两个军官比划着,说着今天的战事。
  
      柳寒和韩安回到小山丘上,商队已经准备好了,死亡的伙计和镖师已经埋了,西域商道上便是这样,那死那埋,割下一缕头发,带回去交给亲人,没有亲人的,就化作一缕青烟,消散在层层黄沙中。
  
      数百年来,西域商道上都是这样。
  
      在凉州,谁都知道走西域利润巨大,可除非万不得已,没有人愿意走西域,敢走西域的,也多是些胆大包天,视性命如儿戏的亡命之徒,以及那些实在没有办法,搏命一击的穷苦人。
  
      柳寒跳下马,一个穿着穿着土布长袍瘦弱的老者过来,老者看上去六十左右,头发花白,被一块黑色布帕系着,发梢被风沙吹得有些散乱。老者的脸上满是皱褶,眼睛很小,褶子几乎将他的眼睛给遮住了,总给人没睡醒的感觉,偶尔与他目光相遇,感觉那目光却有些浑浊呆滞,让人纳闷的是,这样一个瘦弱,看上去有些猥琐的老者,居然有一把络腮胡子,这把胡子半黑半白,胡须上同样粘了几颗黄色的沙粒,为他添了几分粗狂豪迈。
  
      老者的长袍上也同样扑上不少黄沙,可让人感到奇怪的是,长袍上看不到褶子,给人很利落的感觉。
  
      “东主。”
  
      “没事,来的是白袍长枪。”
  
      柳寒笑了下,目光自然落到老者身后的那三个胡女身上,三个胡女同样穿着土布长袍,长袍从头笼到脚,看不出身材如何,三女脸上都蒙着面纱,站在前面的身材稍高,看不到身材如何,可隐约的身材,妙曼诱人,露在面纱外的眼睛如海水般湛蓝,妩媚温柔,头发用白色的丝绢包着,露出修长白皙的脖子,虽然看不到她的真面目,可仅凭这些,便已经足以让人神魂颠倒。另外两女,同样蒙着面纱,一双眼睛却是褐色的,露在外面的脖子同样修长白皙。
  
      老者就像没看见柳寒的目光已经越过他落到身后的三女身上,他上前一步靠近柳寒低声说:“我让人打听了下,秋歌是奉命返回姑臧,命令来得很急,要他十天之内返回姑臧。”
  
      “哦。”柳寒轻轻点头:“叫弟兄们抓紧时间准备,咱们随黑豹走,有黑豹保驾,给个天作胆,也没人敢打咱们的主意。”
  
      说完,柳寒绕过老者走到三女面前,什么话都没说,三女开始给他卸甲,没用多少时间,便将身上的铠甲卸下来,一个女人捧来条灰色长袍,另一个则捧来黑色的披风。
  
      两女拿来后便站在那,由蓝色眼睛为柳寒披上。换好衣服后,女人又端来盆水,将毛巾浸透,然后给柳寒擦脸。
  
      女人们作这些事时,柳寒一动不动,神态自若。老者站在他身边,也没开口,对这一切似乎已经习以为常。
  
      “老黄,咱们的伤亡如何?”
  
      “回东主,咱们损失不大,伙计死了三个,伤七个,多是小伤,镖行方面伤亡较大,死了八个趟子手,两个镖师,另外还伤了十二个。”
  
      柳寒闻言微微皱眉,轻轻叹口气:“怎么这么多,老黄,咱们的人都是武士级的,金狼的名气虽大,手下硬点子也就那么几个。”
  
      “草原上最可怕的不是马贼,而是群狼。”
  
      柳寒摇摇头,老黄立刻闭嘴,在他眼中这个东主可谓天纵奇才,自己几十年宦海生涯中见过不少才智卓绝之士,可比得上这位年轻东主的,寥寥无几。数十年前,自己获罪发配,服刑之地被吐蕃人袭击,从此流落西域,原以为再也无法返回中原,没想到遇上了这位东主,自己目睹他从无到有,创下这样庞大的家业,期间汹涌波折,实为外人所不知,好多事,只有他和东主知道。
  
      “柳铁。”柳寒叫道。
  
      一个面色黝黑,相貌平庸,三十来岁的中年人过来躬身行礼,中年人脚步很稳,腰间挎着长刀。
  
      “待会请韩局主过来,这趟镖,他们可损失不小。”
  
      柳铁稍稍迟疑:“主子,这趟镖,咱们出的钱可不少。”
  
      “价钱是一回事,情分是另外一回事,有些事,虽然理所当然,却少了情分,去办吧。”
  
      柳铁再不说什么,正要转身过去,柳寒又叫住他:“给他们拿些白药和续命丹过去。”
  
      柳铁再度迟疑下,躬身称是。这白药是柳寒亲手配的,可以内服外敷,功效惊人,特别让老黄惊讶的是,这药的材料很普通,普通到任何药店都能买到,没有任何一味药很珍贵。续命丹同样是柳寒亲手配的,但却包含十多种珍贵药物,而且要经丹火熔炼三天三夜,才能成药。
  
      续命丹,以老黄的见识,这丹药有三品,甚至四品的药力,这让他对这位年轻的东主更感兴趣了。
  
      在大晋,丹师比宗师更珍贵,更受门阀世家和朝廷的重视,每一个丹药师出师,都是各门阀世家极力招揽的对象。而丹武双修的人才,这天下屈指可数,就算有,也多是白发苍苍的奢宿,从未见过这样年轻的四品丹师。
  
      在大晋,丹师也论品,最低等的是丹童,其次为丹徒,丹士,丹师,最高等的是神师。
  
      传说神师炼制的神丹,不但可以生死人肉白骨,而且可以让一个普通人白日飞升,一举成仙。
  
      可惜的是,上千年了,天下再没出现神师。
  
      别说神师了,就算九品丹师,天下也很长时间没见过了。丹师也分品,从一到九,九品丹师自从闻名天下的药老失踪后,再没出现过,现在别说九品了,就算八品丹师也没听说过。
  
      老黄不懂丹道,无法确定柳寒的丹道境界,但他认为,柳寒炼制的续命丹有四品或三品的境界,可让他迷惑不解的是,柳寒对外宣称,这续命丹是他在西域某个神秘宗派买的,若非亲眼见他炼制这种丹药,他也许会相信。老黄相信,这府里,只有三个人知道,一个是从不出二门的天娜,另外一个应该是柳铁。
  
      柳铁是柳寒买的奴隶,其实商社中绝大部分伙计都是奴隶,包括老黄他自己,他被掳到西域,要不是因为识字,恐怕早已化为一堆朽骨,就像刚刚死去的伙计和镖师,甚至没有人会带他一缕头发返回大晋。
  
      柳铁的生父是大晋被俘的边军,母亲却是吐蕃奴隶,从出生便是奴隶,他身上有大晋边军的血气,也有大晋军人的忠勇,他是部落中有名的勇士,柳寒在草原时,正好遇见他因打伤部落贵族要被处斩,柳寒欣赏他便将他买下,数年之后又提拔他为管家,成为柳府的三号人物。
  
      柳寒站在小山丘上,小山丘中心的三辆马车,被套上马,刚才随柳寒过去的柳铜柳石正在套车,天娜小心的站在他侧后五步的地方就像很多时候那样。
  
      老黄走过去,和柳寒并肩站在一起,眯缝着小眼望着东方,那是大晋。
  
      他们就要回到大晋,回到帝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