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九章 隐痛
    十二年了,那场突然袭击,那场大火,720条生命,对自己有再造之恩的药老,看上去冷漠实则热情的书生,都死了。

    山庄是在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受到袭击的,而山庄一向戒备森严,怎么会受到突然袭击,更不可思议的是,虎贲卫将山庄包围得严严实实的,他们这些从死尸堆里爬出来的人,居然无法杀出重围,敌人准备之充分,实在令他们惊讶。

    药老和书生一致判断有内奸,而且,内奸出在山庄高层,他和书生在重围中清查人员,山庄里除了令人恐怖的总教习外,其他人无一外出,可总教习为什么要出卖他们呢?

    他们不相信,谁都不敢相信。

    为了掩护大家突围,书生冒死从正面杀出,牵制虎贲卫主力;药老放弃了突围,牵制对方那个神秘莫测的高手;他突围之前,药老悄悄告诉他,出卖大家的肯定是山庄主人,他们从未见过的山庄主人,整个山庄只有两个人见过那个人,药老和总教习。

    他问药老,那家伙是谁?

    药老告诉他,不要报仇,出去之后便躲得远远的,他根本斗不过那个人。

    他拼死逃了出来,在潭底躲了整整三天,才浮出水面。

    本来是他想躲开,既然药老说了他不是对手,他便不想再管,可没想到,追杀随即到来,他简直想不明白,那人怎么知道他还活着的,他布的那个局,连名震天下的虎贲卫统领都瞒过去了,却没能瞒过数百里甚至上千里之外的那个人。

    他早早的派出了杀手。

    而且,对他了如指掌,无论修为还是心性,杀手恰好克死了自己。

    自己还能活着,七分运气,三分不想死的决心。

    说实话,他很不想面对那个人,每每静夜徘徊,总想起那场大火,总想起书生的话,“狼牙,为我们报仇!”

    他就是狼牙,杀手营唯一幸存者,寄托了720条冤魂希望的唯一幸存者。

    现在,他们都在天上看着自己,看自己能不能找出那个人,能不能给他们报仇。

    若非,他还有个最大的秘密,谁也不知道,只有他自己知道的秘密,他是不敢回来找他的。

    他的魂魄中装了另外一个灵魂,这个来自遥远不可知的时代。

    那个时代比这个时代要进步上千年,那个文明比这个文明要璀璨上千年。

    他受过高等教育,曾经是一个外资银行最有前途的中层干部,被同事戏称有诗人气质的金融家投资家,有着丰厚的年薪和美丽的女友。

    然而,一切那么突然。

    莫名其妙占据了一具身体,这具身体正好是在杀手营中受训的少年。

    多出上千年的知识,是他复仇的最大倚仗。

    这十多年里,他奔走西域各国,经商赚钱,因为他知道,那个人很有钱,没有钱,他无法战胜那人。

    这十多年里,他拼命练功,深入沙漠,在酷热下练习刀法;爬上魔天山,在冰天雪地里练习剑法;深入人迹罕至的荒原,寻找各种珍贵药物,培制丹药。

    十多年里,他突破了武师境界,成为了四品宗师;十年时间,他从丹徒变成了五品丹师;

    他知道,那个人修为深不可测,如果,他不能提高修为,也无法战胜那人。

    十年里,他在西域纵横捭阖,阴谋,武略,无所不用,甚至操纵了几个国家的国事,他的商队商店遍布西域各国,他垄断了西域各国的盐,他改良了纺织机,垄断了西域的布匹贸易。

    八年前,他慢慢将触角伸进大晋,默默在大晋布网。

    他要在商场找那个人,要在朝中找那个人。可是这个人藏于九地之下,到现在,他还没找到一点踪迹。

    默默的想着心事,柳铁和王掌柜没有打扰他,俩人安静的看着他,书房里陷入沉默,轻轻舒口气,柳寒开口道:“我要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回主子,已经准备好了。”王掌柜赶紧说:“只是主子来得匆忙,奴才没带身边。”

    “明天拿过来我看看。”柳寒起身出了书房,柳铁和王掌柜连忙跟出来。

    “这院子太大了,告诉老黄,派三组人过来。”柳铁停顿下又说:“这几天你不用过来太多,该忙什么忙什么。”

    “是,”王掌柜答应着问:“请示主子,要与詹家合作,主子要不要见见詹家的人,再请示,其余三大家族该如何对待?”

    柳寒轻轻叹口气,似乎略有遗憾:“我在姑臧待不了几天,你要长期待在姑臧,你和他们谈,詹家,主要靠商队,你可以和他们谈走大漠和吐蕃,大漠去年遭遇雪灾,春天又受了旱灾,牲畜损失惨重,让詹家出面收购粮食,我们提供商队;闵家的主要支柱是绣房,凉州最大的绣房便控制在他们手上,凉州的绣品虽然比不上江南,可在西域销路却很好,咱们是他最大的买家,这个关系要维持,另外,将我们的绣机,提供给他们,产量可以提高三倍。至于卢家和马家,.。。”

    柳寒沉凝着,王掌柜也忍不住悄悄叹口气,这两家很麻烦,卢家和马家是凉州第一门阀和第二门阀,其实两家究竟谁第一谁第二,谁也说不清楚,卢家是书香世家,有千年世家之称,凉州最大的书院,曲灵书院是卢家一直在资助,凉州府的中正几乎成了卢家人的专属;而马家弟子几乎就是凉州军队的主力,西军第二大主力便是马家军,即便方达和黑豹军中,也有一些低级军官出自马家。

    卢家一向高高在上,别说商人了,就算庶族也根本不能入其法眼;马家则以武传家,马家武学在凉州赫赫有名,凉州军中流行的凉州刀便是马家前辈,大周名将马周根据马家刀法所创,凉州军凭此征战大漠,以强悍闻名天下。

    这两家明面上关系不错,可暗地里,两家在各个方面明争暗斗,两家一方面都固守原有领域,另一方面则努力向对方领地发展,卢家读书不成的子弟便去学武,马家学武不成的子弟便去读书,现在卢家已有数个子弟在凉州地方军中效力,马家也有数个子弟远赴雍州书院读书。

    两家虽然有争执有竞争,可那是门阀士族内部的事,在对待庶族和商人上,两家的态度一致,特别是卢家,士庶天隔,是卢家的信条,卢家的大门永远不会为庶族打开,庶族官员到卢家拜访永远只能走偏门,永远不可能与卢家人同桌吃饭喝茶。

    至于商人,那就只能与卢家外事管家打交道,在门房谈事。

    所以,要想搞定这两家,难度实在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