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十章 阶层
    王掌柜这些年想了很多方法都没与两家搭上关系,卢家和马家都是本地地主,占有大量土地,是凉州最大的地主,特别是马家,凉州土地贫瘠,马家占的土地多在花溪河沿岸,土地肥沃。

    “卢家和马家,”柳寒也忍不住摇头:“和卢家要不卑不亢,对马家则要注意,武人好打交道也不好打交道,最重要的是讲信守诺,武人最看重的便是这个。马家军现在驻防落雁关,那里地处偏远,土地荒芜,一年倒有八个月是冰天雪地,我听说那里后勤压力很大,粮草经常误期,我觉着我们可以将粮草承包下来,嗯,用盐引作价。”

    王掌柜沉凝片刻面带喜色的抬起头:“主子,大才啊!若边军均照此办理,这可是门天大的生意。”

    柳寒自嘲的笑笑:“这算什么大才,大周文帝时财政困难,便用过此策,让商人送军粮到边关,以盐引作交换,这盐价远超粮价,商人踊跃相从,边军粮草困境立解,而朝廷开销却远少于派送,这本来是朝廷商人两利的之策,可惜有人见不得商人赚钱,废了此策,结果边军的粮草再陷困境,军心涣散,边患日重,朝廷为此多耗费数千万两白银。”

    “这些人啊,就不知道咱们商人的重要,主子说得好,士农工商,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之不存,凉州卢马,朝廷诸公,名满天下,却无主子这般见识,主子,您要入朝为官,定能让百姓安泰,府库充盈。”王掌柜恭维道。

    “呵呵,”柳寒笑道:“老王你就拍我马屁吧,入朝为官,这个想法倒是不错,可惜啊,咱不是不是士族吗。”

    “是啊,主子,当初干嘛不弄个士族的身份?”王掌柜有些好奇,几个月前接到主子传书,让他准备一个庶族身份,并传来了柳寒的详细资料,现在他有些好奇,干嘛不直接弄个士族,省多少麻烦。

    “老王啊,你走江湖这么多年,对商场那点事,门清,可对朝中之事却不清楚,”柳寒笑道:“这士族那有那么容易冒充的,每个士族朝廷都有建档,士族添了丁口,都要上报朝廷备案,是不是真的,一查便查出来了。”

    士庶之别,犹若天堑,自从大周孝武皇帝颁布九品官人法,大晋太祖颁布律人诏,天下上品士族七十八户,中品士族两百四十户,下品士族四百二十户,从此之后,天下士庶之别犹如天堑,大晋开国三百多年,还没有庶族抬品到士族的。

    柳寒看了眼离得远远的小七,问道:“这个小七是什么时候进店的?”

    “小七是去年进店的,家世清白,父亲得病死了,他是家里老二,家里还有母亲,一个哥哥,一个弟和一个妹妹。为了稳妥,我又观察了他一年。”

    这个问题的回答没有那么简单,柳寒定的规矩,凡是进店的伙计,即便是买来的奴隶,也必须要查三代,重要职位还要调查亲戚朋友,稍有嫌疑,宁可不要也绝不留下隐患。

    柳寒算了下,这小七去年不过十四五岁,这个年龄的男孩最值钱,太小不能办事,太大又舍不得,因为十六七岁的男孩已经算得上成年人了;所以,一般人家在遇到困难时,若是有大点的女孩,则先卖女孩;若无女孩可卖,那么先卖这个年龄段的男孩。

    “嗯,那把他留下,有什么事,我让他来找你,你就先回去吧,平时干什么,现在还干什么。”

    “是,主子请休息,奴才告退。”

    老王将小七叫过来,现在小七已经明白来的真的是商社主人,有些惶恐不安,王掌柜看出他的不安,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小子,怕什么呢,主子是天下有数的良善人,你小子有福了,在主子身边,将来前途不可限量。”

    小七又惊又喜,柳寒微微一笑:“你愿意留下吗?”

    “愿意!”小七的回答很快。

    “跟着我可就要离开凉州了,按照我定的规矩,在店里干上十五年,可脱去奴隶身份,不收赎身钱,你要是留在店里,还有十四年便可以回家了,不想家想家人?”

    小七有些犹豫,王掌柜在边上笑骂道:“小糊涂蛋,难道十四年满了主子会不让你回来,嘿嘿,到时候恐怕你还舍不得离开主子了。”

    小七闻言再无犹豫一头磕下去大声回答愿意。

    柳寒点点头,若小七就这样爽快的答应下来,他还不一定带他走,连家里人都可以轻易放弃的,也不可能对他忠诚,更何况此去前途未卜,这小子虽然有那么点灵气,可是不是可造之材还未可知。

    王掌柜走了,除了小七外,还留下了几个伙计,这些伙计暂时在这做些杂事,待老黄派来的人到后,再让他们回去,柳寒将小七交给柳铁,自己转身进了后院,王掌柜对前院的准备一般,后院的准备要充分得多,被子这些床上用品早就准备妥了,倒没费什么事。

    天娜三女早已换了身衣物,正坐在房间里喝茶,听到院子里响,连忙出来,在门口迎候。

    三女现在已经摘下面纱,露出了天姿国色的姿容,当柳寒进来便立刻迎上来。

    “爷,要不要歇息。”天娜一边给柳寒将外面的外套脱下来,一边问道。

    柳寒摇头说:“我先写封信,米娅待会送出去。”

    说着柳寒打量了下房间随口问道:“还习惯吧。”

    天娜嫣然一笑:“习惯。”

    “我有点后悔了,不该带你们过来。”柳寒叹口气,轻轻抚摸下她光滑的面容,在她唇上轻轻吻了下。

    “爷这是说的那里话,来大晋是我们自己选的,倒是那些姐妹,唉,..”

    柳寒也惋惜的叹口气,这些年,他纵横西域,富甲西域,在后房中有不少佳丽,他不是什么清教徒,在前世便有过不少女友,也有减压玩的一夜情,现在岂会放过左搂右抱的机会。

    美女收多了,在决定返回大晋后,他让后房的女人们自己选择,是随他到大晋还是拿一笔钱自己回家。从西域到大晋,千里路途,马贼纵横,危险莫测,不过,还是有十多个女人愿意跟他回大晋,但最终他只留下了天娜三女,这三女是后房中最受宠的三女。

    “爷,别伤心,这一路,也够险的,爷不带上她们,也是为她们好。”天娜安慰道。

    “唉。”柳寒再度叹口气,回大晋,是他的决定,这个决定在十多年前便定了,不可更改。为了回大晋,为了找到那个人,为了杀了他。

    西域不是大晋,女人不讲究从一而终,更何况,柳寒给她们留的钱就算她们不嫁人也能过上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