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十一章 身在何方
    洗澡池很大,水面上飘着玫瑰花瓣,热腾腾的水带着西域独有的香味,氤氲中隐约可见几条人影。
  
      柳寒很舒服的躺在池子里,这个池子修得很人性化,居然有几个水里的躺椅,显然,前凉州参军使在这里干过不少*的事。
  
      柳寒有洗澡的习惯,只要有时间有条件,他就一定要洗澡。这个习惯是在杀手营养成的,每天训练结束后,每次出任务后,或者每次杀人后,他都要洗澡,认真洗身上的每个部位,洗去满身的血腥味。开始时,他是自己洗,后来是山庄侍女给他洗,负责伺候他的侍女都知道他的这个习惯。
  
      从西域到大晋,离开上个绿洲已经是半个多月前的事,浑身就像披了一层有异味的铠甲,那样不舒服,此刻泡在水里,那层铠甲溶解了,浑身上下都感到舒坦,更何况还有两双纤纤玉手,用一种奇妙的手法在身上拿捏,力度不大不小,刚刚合适。
  
      柳寒轻轻呻呤了声,手指上的力度稍稍加大,他闭着眼睛说:“大晋和西域完全不一样,以后,西域那种生活方式要变一下。”
  
      “爷,奴明白,”天娜轻轻的说,手上依旧没停:“以后奴就伺候主子,那都不去,你们晋人女子讲究三从四德,其实,奴在戎车不一样是三从四德吗。”
  
      最后的语气中已经带上几分娇嗔,美姬娇痴的笑着插话道:“爷的家规不就是按照三从四德定的吗,咱们姐妹早就熟悉了,爷还担心什么。”
  
      柳寒无声的笑了,莫名其妙穿越后,他便想法设法探明他究竟到了个什么地方。
  
      三归堂,是他第一个盯上的地方。
  
      三归堂是山庄的图书馆,至少他认为是图书馆。
  
      三归堂的藏书有数万册之多,经史子集,武功秘笈,医农工商,各领域的书都有,他在里面翻了半年,终于确定,他无法确定的到了那里,就连究竟是不是在地球都不清楚。
  
      地球的时代,夏商周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可查遍三归堂收集的史籍,没有夏,没有商,有个周,可后面接着的却是晋,秦汉不见了。
  
      扫*,一统天下的祖龙。
  
      勇冠天下,自刎乌江的西楚霸王。
  
      封狼居胥,威震大漠的汉武帝。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诸葛孔明。
  
      过五关,斩六将的关羽关云长。
  
      通通不见了。
  
      他糊涂了,历史发生了变异?
  
      他不死心,于是,转而又查诗词歌赋,然后再度惊讶。
  
      没有《离骚》,没有《楚辞》,无屈原绝望而投江;
  
      无《春秋》,没有万世师表背影,却有《论语》,而且同样是个姓孔的家伙写的;
  
      没有老子,却有《道德经》,这《道德经》还不叫《道德经》,而称为《道典》;
  
      无《周易》,却有《道经》,内容完全一样,《周易》不知作者是谁,《道经》的作者却赫然写着什么真人。
  
      无白衣若仙的李白,无华丽的司马相如,自然更没有慷慨悲歌的辛弃疾,却多出了一些他从来没听说过的人物。
  
      这些被尊为圣人的人,是什么姚真人,木真人,什么神仙,靠,难道是穿越到神仙界了?
  
      这个世界的文明是宗教创造?
  
      可为什么又有个名教,这名教的宗旨又与儒家学说那么象,可即便那么象,又怎么没有《春秋》《孟子》???
  
      这个时代让他最熟悉的恐怕便是那个九品官人法了。
  
      这个东西一度让以为自己穿越到大晋了,可再仔细看,又不对了,这皇帝不姓司马,而是姓燕,妈的,中国历史上有姓燕的皇帝吗?
  
      最后,他终于放弃了对历史的探索。
  
      不管这是什么地方,先活下去,努力活下去。
  
      于是他活下来了,历尽千辛万苦活下来了。
  
      温柔的手依旧在拿捏身体的各处,天娜轮廓分明的娇容上冒起一层细细的汗珠,被水汽蒸的两腮满是红晕,眼中透出浓浓的情意。柳寒已经翻过身,仰面躺着,感受着依偎在身边的两具柔软的身体。
  
      眯眼看着天娜,天娜完全是前世西方人的形象,五官轮廓分明,深凹的,淡蓝色的眼睛,浓密的金发,典型的西方美女。不过,她的皮肤又与西方人不一样,要细腻得多,前世他交往过几个西方女孩,美国法国俄罗斯的,都有,有花钱的,也有不花钱的。这西方女孩轮廓分明,美艳无双,可唯一的缺点便是,毛孔略微粗大,皮肤有些粗糙,但天娜没有这个缺点,相反,她的皮肤和前世东方女孩一样细腻,光滑。
  
      天娜,十六岁便到了他身边,美姬十七岁,米娅更小十五岁。
  
      在最初,他很难接受,身边的女孩是十四五岁,这是犯法的,可久了便知道了,这个时代的女孩,一般十四五岁便出嫁了,十八岁以上还没婆家的,便算剩女了,二十岁还没出嫁的,那已经是没人要的剩斗士了。
  
      现在,他已经习惯了,到了这个社会,就按这个社会的规则办。
  
      天娜轻轻的抛了个媚眼,合身伏在他身上,身体轻轻蠕动,两团柔腻在身体上滑动,美姬则抬了他的一只脚,将他放在柔腻上,低下头将脚趾轻轻的含住。
  
      很快澡房里响起粗鲁的呼吸声,弥漫着****的气氛。
  
      米娅悄悄探头进来,悄悄看了眼正翻腾纠缠的两白一黑的三具身体,乖巧的吐了下舌头,爷什么都好,就是一旦起兴,就什么都不顾了。
  
      正要悄悄退出澡堂,澡堂里传来柳寒的声音:“米娅,进来。”
  
      尽管已经多次参与这样的活动,米娅还是有些难为情,她是三人中年龄最小的,今年才十九岁,可早已经熟透了,凹凸有致,面容更是精致,犹若一个瓷娃娃。
  
      她含羞脱下衣裙,轻轻走进池水里,美姬扭头一笑,给她腾出个位置,这一笑,更让米娅羞怯了,美姬更加可乐了,米娅这样子完全不是装的,完全出自内心,主子最喜欢逗她了,刚来时,主子有时没事便将她抱在怀里把玩,而且根本不回避天娜和她。
  
      米娅贴上去,小巧灵动的舌开始舔主子的胸膛。
  
      天娜的呻呤声缠绵,动作也更狂野,春意也就更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