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十六章 苦战
    弯刀便已经出鞘,刀光闪动,挥动之间,将两只破空而至的羽箭斩落,正要纵身向远处的箭手扑去,身形忽然顿住,大喝一声,弯刀划出一道弧线条,将从侧面扑上的一道人影逼退。
  
      就这一瞬间,他身边的形势已经大变,几道凌厉的剑影刀气袭来,两个同伴还没来得及反应便倒在剑影之下,剩下的三个同伴惊怒交加,奋力遮挡,极力为鹰隼般鲜卑人遮掩。
  
      “主子,怎么办?”柳铁边留神周遭边问道。
  
      眨眼功夫,柳寒已经看清了,他们不过是适逢其会,暗杀的目标就是那十七八岁鹰隼般的年轻人。
  
      袭击者各式各样,正面攻击鹰隼青年人的是一个留着山羊胡的老者与一个长袍的中年汉子,俩人都使剑,另外还有五个人在围攻他的三个同伴,剩下一个长身青年人则在二十多米远的地方弯弓搭箭,冷森的箭头远远的牵制着鹰隼年轻人。
  
      袭击者完全占据了主动,鹰隼年轻人是鲜卑人中修为最高的,缠住他的两把剑就像两条毒蛇,尤其是那山羊胡老者,那把剑又阴又滑,而那长袍中年人的剑则完全不同,犹如女孩般缠绵,绵绵不绝。
  
      鹰隼年轻人的武功有些走战阵的路子,大开大合,弯刀施展开来威猛无匹,可那两柄长剑却如毒蛇,又象鬼魅,看上去被他压制住了,可却总能在缝隙之间展露杀机,让他难以施展。
  
      而在他身后,四条汉子将他的三个同伴死死缠住。这四条汉子各自使用不同兵器,一个使直刀,一个使长枪,一个使双刀,另外一个则使长剑,四人配合娴熟,此上彼下,长短结合,将三人钳制得死死的,而这三人的武功路数走的也是大开大合的路子,可这四条汉子却与围攻鹰隼年轻人的山羊胡和中年人不一样,同样走的刚猛路子,与三人硬碰硬。
  
      “啊!”
  
      一个鹰隼年轻人的同伴一个不小心,被持枪汉子一枪刺中前胸,持枪汉子双手发力将那人甩出去,人在空中飞过,洒落一蓬血雨。剩下的两个人更加着急,这俩人一人长须,另一人脸上有一道刀疤,刀疤很长从左眼角斜向下,一直到嘴角,疤痕泛着红色,看上去很是凶悍恐怖。
  
      眼看着情势越来越危急,刀疤急了,脸上先是闪过一层黑光,身上突然冒出团黑雾,黑雾开始还比较淡,有点灰,眨眼间便变得浓黑无比,在他身边盘旋向上,到头顶上方形成一道黑色漩涡。
  
      黑烟不断聚集,漩涡越来越快,雪亮的刀身也裹上了越来越厚的黑烟,情势十分诡异!
  
      长须见状,神情一变,刀光猛涨,前遮后挡,不惜代价,将攻击全部揽下。
  
      “天魔解体!!”长刀汉子厉声叫道,长枪和双刀陡然加紧,招招抢攻;剑光同时暴涨,凌厉的刺向刀疤,而就在此时双刀暴烈突击,不顾一切试图缠住长须,长须冷哼一声一刀劈开剑光,合身闯进双刀之中,一连串密集的兵刃交击声中传来一道闷哼,随即又响起一声惨叫,血淋淋的身影踉跄脱出战团。
  
      长须半跪在地上,弯刀前指,左臂已经不翼而飞,双刀汉子跪倒,猩红色的内脏流了一地。
  
      长枪悲愤欲裂,枪头猛地抖出七八个枪影,枪影展开,又迅即向中心收缩,就像空间在这个时候,在这个点上突然被挖去,形成一个空洞,黑漆漆的,深不可测,随后一点亮光在漆黑深洞中生成,亮光越来越大,呼啸着冲出来。
  
      刚一脱离黑洞,亮光就像吸引了太阳的光辉,又象花蕾绽放,变成斗大的花团,几丝花蕊从夺目的光团中喷射而出。
  
      在外围游动的弓箭手看到黑烟冒起时,立刻展动身形,从鹰隼年轻人的正面向右侧移动,他的速度很快,跑动中连发三弓,六点黑影分成三个方位直奔黑烟,两个黑点成直线,两个黑点跃上半空,剩下两个黑点则画出一道弧线,从马群的缝隙中钻过。
  
      六个黑点,三道路径,目标都是不断聚集的黑色烟雾。
  
      “那是什么?”张猛惊恐的叫道。
  
      “天魔解体。”柳寒说,张猛扭头看着他:“天魔解体?那是什么?”
  
      柳寒没有回答,黑烟还在聚集,刀疤头上的漩涡越来越快,四周的空气都被吸引进去,漩涡也因此越来越大,漩涡边沿的黑色并不明显,甚至有点灰,越往中心,黑色也就越浓,中心位置就像墨一样,似乎连光线也被隔断了。
  
      光丝,六道黑点,夺目的牡丹花,又加上一道刚猛无匹的刀光,一起袭向。
  
      黑色的烟雾,黑色的漩涡。
  
      长须依旧半跪着,弯刀死死盯着长剑,再不管其他,他甚至没有时间为自己止血,断臂处鲜血直流,在地上汇集成团,可他手中的刀却依旧稳定,目光凶狠,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鹰隼年轻人似乎没有察觉身后的异变,刀势却忽然大变,从大开大阖变得小巧缠绵。这刀势一变,两条围绕他的毒蛇立刻变得呆滞,似乎被扼住七寸,再无先前的灵动。
  
      说了这么多,实际上,从刀疤开始凝聚黑烟,到长须刚猛扑进双刀,单臂换命,再到牡丹盛开,箭手开弓,只不过短短几个呼吸,此间过程惊心动魄。
  
      在外人眼中,厮杀依旧惨烈,结果难以预测。
  
      可在柳寒看来,暗杀已经失败,如果是他负责这次暗杀,他已经下达撤退令。
  
      在三归堂中,他看过对天魔解体的记载,天魔解体是魔教三大魔功之一,这种魔功威力极大,与幽冥十二剑,圣心掌,同为魔教三大镇教神功。
  
      在他看的典籍中,这天魔解体在初始阶段为灰色,其后逐渐加深,小成之后变为黑色,修为越深颜色越黑,可大成之后,颜色又开始变淡,精深之后,却再无烟雾溢出,一旦行功,就散发出一缕淡淡的异香,若修到异象全都消失,与常人再无区别,那便进了神魔品,不但可以纵横世间,甚至可以踏破虚空,与仙人把臂遨游三界。
  
      这也就是书上所写,几百年了,魔教中无人修到神魔品,三百年多前,魔教出了个雄才大略的教主元昆,修到天魔六品,即纵横天下,与本朝燕家争夺江山,魔旗所向披靡,天下几乎沦陷,可正当魔焰高涨之际,元昆却忽然暴毙,魔军顿时大乱,元昆麾下诸将内乱,这才给了燕家机会。
  
      牡丹越来越盛,光丝变成了枪光,直刀劲气尽展,摧锋折锐;六道羽箭,三个方位,快似流火,急如流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