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十七章 破杀
    “轰!”

    同处在一起的张猛几乎没听见,可在柳寒耳中就像响起一声霹雳,原本还嘴角还有丝轻松的笑意,此刻笑意却凝固了,就见那高速旋转的黑色漩涡忽然消失,分成数十道黑色劲气,分别迎向六道羽箭,再分出数股迎向直刀。

    黑色烟雾犹如疾风中狂舞的蒿草,六道羽箭飞入其间,就像六粒沙子没入草丛中,没有带起丝毫波澜。

    刀光携劲风匹练而至,却悄无声息的消散在雾霾中,长刀汉子惊惧飞退。

    雾霾陡然暴涨,化作一头凶猛的狼,扑向牡丹,盛开的牡丹犹如遇上严霜,光华尽失,花瓣片片飞落,“轰!”一声巨响,整个市场都被震动。张猛吓得蹲在地上,一动不敢动;马群骚动,发出阵阵嘶鸣,柳寒纹丝不动,身边的马挣扎嘶吼,对他没有半分干扰,目光依旧紧盯着那团黑雾。

    身边传来息息响动,张猛正要大叫,扭头看却是小七,小七看上去狼狈之极,脸上头上身上满是泥土和稻草,看到柳寒几乎是哭着叫道:“主子,咱们走吧,快..”

    没等他说完,柳铁一巴掌将他扇到一边,柳寒眯着眼就像什么都没看见,依旧紧盯着场上的变化。

    巨响之后,黑雾大盛,暴虐的冲向长枪。长枪似乎被那朵牡丹耗尽了力气,面对狂暴的黑雾,几乎毫无反抗。长剑大惊,奋力迎上去,长须飞身而起,弯刀洒出一遍清冷,一连串叮当之声响起,犹如雨打芭蕉,剑光顿散。

    就这一会,黑雾裹住了长枪,没有任何动静,一颗头颅飞出了雾外。

    眨眼间,围攻者便只剩下两个,直刀悲怒之极,挥刀再度攻上来,远处弓弦响起,两只羽箭再度破空而至,箭到中途,其中一支忽然折向鹰隼年轻人。

    鹰隼年轻人没有料到,有些忙乱的躲开那支羽箭,中年人见状长剑一闪,直刺鹰隼年轻人的胸膛,山羊胡也挥剑上前,缠住他的弯刀。

    眼看着剑光便要没入鹰隼年轻人的胸口,山羊胡眼中已经露出喜色,就在这时,鹰隼年轻人眼中闪过一丝嘲讽,山羊胡大惊失色,下意识的又加了三分力,剑锋突出一截青色的光。

    “剑罡!”柳铁眉头微蹙,扭头看了柳寒眼,柳寒嘴角依旧带笑,这种情况似乎早在他预料之中。

    从刺杀发起到现在,还不到五分钟时间,场中形势早已经大乱,可柳寒什么人,第一眼便发现其中别有味道,围攻鹰隼年轻人的山羊胡和中年汉,修为明显高出其余五人,那鹰隼年轻人应对自如,毫不慌张,双方都很小心,似乎根本不关心另一个战场的变化,也似乎是将彼此的命运交给了另一个战场。

    鹰隼年轻人的身体忽然飘起来,好像一片轻羽,又象一叶小草,随着剑罡的劲气飘了出去,山羊胡明显没有料到,待看清他的去向,禁不住叫道:“小心!”

    可已经来不及了,鹰隼年轻人脚尖在马背上轻轻一点,一缕青烟飘到弓箭手面前,弯刀一闪,弓箭手一声不响的倒下了。

    “这小子够狠。”柳寒在心里低声说,鹰隼年轻人的修为明显高过山羊胡和中年人,可他始终隐忍不发,哪怕身后的同伴拼掉手臂,拼掉性命,他依旧引而不发,直到现在才展露出真正的实力。

    心够狠,手够辣。

    “有七品实力。”柳铁也低声说道。

    柳寒眉头微皱,在他的眼中,这鹰隼年轻人展露的实力在武师七品上下,山羊胡和中年人的实力也就武师二三品的样子,不但比不上柳铁,就连城外的柳铜也赶不上。

    而那个刀疤,在最初也就武士*品的样子,在展露天魔解体后,修为陡然上涨到武师三四品,直接提升了五六个等级,这让柳寒非常纳闷,在他看的那个小册子里,只有对天魔解体的描述,并没有如何修炼。

    山羊胡和中年汉子没有惊慌,俩人交换个眼色,一声不吭的挥剑再度攻上去,而直刀长剑也再度向黑雾和长须发起进攻。

    惨烈的厮杀再度展开。

    “奇怪。”柳寒低声说道,在他专业的眼光看来,这场刺杀已经彻头彻尾的失败了,在失去弓箭手后,直刀长剑短时间内肯定拿不下长须和黑雾,甚至根本破不开黑雾;山羊胡和中年人也一样,这俩人只是在最初占了突然袭击之利,稍稍占了上风,在鹰隼年轻人缓过劲之后,俩人便疲于奔命,所以,再持续缠斗下去,刺杀者恐怕要全军覆灭。

    正如柳寒猜测的那样,在解决了弓箭手后,鹰隼年轻人再不留手,一刀紧似一刀,山羊胡和中年人勉力抵挡,数次遇险,俩人拼命相救,都知道若有一人难以幸免,另一人也绝逃不了。

    战团越来越紧,俩人边打边退,渐渐向柳寒这边靠过来,柳铁神色一变,紧握长刀,柳寒神情不变,眉头依旧皱着。

    刀光闪烁,劲气劲射,马群惊恐不已,不时惊呼嘶鸣,一个半大的小孩躲在马厩边上,死死抱着木桩,呆呆的看着激烈拼杀的几人,刀光不时从他眼前划过。马群更加混乱,狂躁的要挣脱缰绳,小孩似乎被吓傻,不知所措,只顾死死抱着木桩。

    柳寒嘴角滑过一丝笑意,准备离开,忽然间念头一转,眉头微蹙,手上的两颗石子破空而出。

    鹰隼年轻人已经注意到柳寒他们,柳寒他们比较引人注目,自从刺杀开始,马市上无论马贩还是客商,亦或小吏,纷纷逃避,唯恐惹祸上身,只有柳寒他们,从一开始便在这里,既不躲也不逃,而且从开始时,柳铁一拳打倒一个暗杀者,虽然是判断错误,但在实际上帮了他们一把,要不是柳铁那一拳,他们的形势更加危险。

    但随后柳寒只是站在那观战,这让他很是担心,所有他一直留了三分力,以防生变。

    此刻柳寒的两颗石子飞出,鹰隼年轻人首先发现,随即便大喜,这两颗石子显然不是冲他去的,两粒石子飞到途中却分开了,一颗重重的打在山羊胡的悬枢,另一颗却打穿了不远处小孩的脑袋。

    “全部留下!”

    随着柳寒的话,柳铁已经拔刀而出,身影一闪便到长剑边上,手起刀落,长剑的脑袋便飞出去了,直刀大惊失色,慌乱中,被黑雾破开刀影,黑雾散去后,长剑已经被开膛破肚。

    眨眼间,战况陡然急转直下,就剩下中年人还勉强站着,鹰隼年轻人停下来,冷冷的看着他问:“谁派你来的?说出来,我给你个痛快。”

    鹰隼年轻人的声调有些怪异,可柳寒和中年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中年人惨笑下,并不答话,横剑自刎。他知道自己根本逃不掉,除了鹰隼年轻人,还有个莫测高深的柳寒,他根本不做逃生之想。

    鹰隼年轻人先看看那小孩,他这才注意到,小孩的袖口里露出一小截箭头,箭头蓝光光的,显然有剧毒,他不由倒吸口凉气,他过去正要扯下小孩的袖子。

    “最好用刀!”

    听到柳寒的提醒,鹰隼年轻人拔刀砍下小孩的手臂,破开衣袖,****的手臂上绑着一个精巧的手弩,他捡起手弩,瞄准远处的木桩扣动扳机,弓箭离弦而去,鹰隼年轻人倒吸口凉气,他感觉到这箭的强劲,在这样短的距离上,要避开很难,即便避开了要害,受伤就难免,再看这箭上毒药,恐怕他难以幸免。

    稳定下心神,鹰隼年轻人转身向柳寒施礼:“多谢先生相助,请教先生尊姓大名,将来拓跋鹰必当回报!”

    “瀚海商社柳寒。”柳寒答道:“不过举手之劳,拓跋老弟不用介意。”

    柳寒边说边打量拓跋飞鹰,见自己称他为弟,他并没有介意,心中倒是松口气。

    俩人正说着,市场大门处传来兵丁的叫声,柳寒眉头微蹙:“我不想与官兵打交道,还请拓跋老弟代为隐瞒。”

    “这是自然。”

    拓跋鹰很爽快的答应下来,正要转身,柳寒抛过去一个小布囊:“这是伤药,药丸内服,粉末外敷。”

    拓跋鹰点下头,转身去看同伴,剩下的两个同伴都已经筋疲力尽了,刀疤收了黑雾了,就像耗尽全身力量一样,脸色变得煞白,没有一丝血色,瘫在地上,比起断了一臂的长须还不如,根本无力起身。

    柳寒吩咐小七和张猛,告诉他们将今天的事拦在肚子里,张猛已经听见,他悄声告诉柳寒,这拓跋鹰很可能是拓跋部落的贵人,拓跋部是塞外最大的鲜卑部落,朝廷正极力笼络,部落族长受过朝廷册封,今天遇上这事,正好可以和对方结交,有了拓跋部落的支持,将来瀚海商社行走塞外胡族,就有了七分保障。

    这张猛虽然不会修行,可耳朵还挺灵,刚才柳寒的话倒是听得真真的,而且反应还挺快。小七依旧惊魂未定,不知所措的四下张望。

    “封锁市场,所有人都不准动!”

    就像前世的狗血剧一样,事情都结束了,巡城司的官兵才赶到,带队的军官大声指挥兵丁封锁整个市场搜查闹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