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十八章 大将军秋云
    一般的城市没有巡城司这个部门,只有重要城市才有,一般都只是官府衙役巡城,但姑臧显然属于前者,而且一般的巡城司都属于政府管辖,只有几个城市,如帝都西京,或姑臧这样边境重点城市,便归军方管辖,姑臧巡城司便归护羌大将军府管辖。

    事情很清楚也很简单,当巡城司军官得知被袭击的是拓跋部落的少主,而且还是此次上京替换的质子,不由大惊失色,感到此事非同小可,立刻上报大将军府。

    大将军秋云并不是那种看上去很威武凶悍的武将,相反看上去非常文雅,浑身的书卷气,他的书房也堆满了书,唯一大慨可以表示将军身份的也就是墙上挂着的宝剑和墙角的铠甲。

    “尸体我们初步检查了,没有留下什么线索,唯一的线索是那个小孩,这小孩应该是江湖上有名的杀手邪童。”

    说话的是个文士,看上去三十来岁,面容清秀,颌下有几根短须,穿着很普通的素衣棉袍,头上也只是简单的包了个髻,整个人看上去很是洒脱。

    秋云神情平静,端起茶杯抿了口茶,文士便继续说:“现场其他人的身份没有查明,我查了下兵器,兵器很杂,唯一可以说的是,这些兵器都是军方的,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线索了。”

    文士的神情有些焦急,拓跋鹰若是姑臧遇刺,此事可大可小,根据大将军府得到的情报,拓跋鹰是拓跋首领拓跋风最不受宠的儿子,可他毕竟是拓跋风的儿子,拓跋部落一向桀骜不驯,若借此兴风作浪,护羌大将军府立刻便要整军备战。

    “端木,说过多少次了,每临大事有静气。”秋云平静的望着天边,灼热已经渐渐退去,太阳象一个火球挂在远远的天边,红色的阳光将云层染成鱼鳞状,倒映在院子里苍翠的树叶上,窗户上,遮住了原有的颜色,就像抹了一层红。

    可也许,可能,是血。

    “是,将军。”端木有些歉意的向秋云微微施礼。

    “沧海桑田,世间变换无穷,你看那云,不管风从何来,无论春夏秋冬,都能飘荡在天上。”秋云慢慢的说。

    “是,将军教导得是。”端木再次施礼,与大将军接触愈久,对他的景仰愈深,大将军刚正不阿,功勋盖世,却始终谦逊沉稳,在他身边待了三年,自觉修养学识都有极大的提高,可越提高便越感觉不足,也就越希望能更多的留在大将军身边。

    沉凝片刻,秋云说道:“端木,我想向朝廷举荐你,你的意下如何?”

    这已经是第三次提起这事了,严格的说,端木的身份有些不清,既可以算是朝廷官员,又可以说不是,大将军平定鲜卑叛乱,陛下恩赏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大将军征辟秦凉两州的青年才智,其中便有端木正,这几年,这些征募的青年才俊除了端木外,其他都被大将军举荐给朝廷了。

    现在大将军又提起这事,端木正依旧坚定的摇摇头:“将军,现在我还不想离开您,特别是这个时候,请让我继续留在您身边。”

    秋云轻轻叹口气不再提这事,端木正试探着说:“将军,是不是朝廷那边作的手脚?”

    秋云淡淡一笑:“不管是谁作的手脚,现在他们没得手,所以,他们再没机会了,从黑豹里挑十个人去保护拓跋鹰,一直到西京,剩下的就不是咱们的事了。”

    端木正微微点头,他没有动,秋云的命令自然要执行,而且是立刻执行,但奉命的人不会是他,外面自然有人去发布命令。

    “将军,朝廷又在催促了,咱们该怎么回复?”端木正试探着问,这个问题已经问过一次了,当时秋云的回答是等秋歌回来,而且也是这样回复朝廷的,现在秋歌回来了,事情在这两天便必须决定。

    “唉,”秋云轻轻叹口气:“端木,你不是不知道,不是我不想奉旨,现在凉州看似风平浪静,可实际上呢,拓跋风重病,好不好得了还未可知,几个儿子都虎视眈眈,就说这拓跋鹰遇刺,焉知不是他们自己所为。”

    端木正也忍不住叹口气,秋云接着说:“除了拓跋部落,野马部落和红日部落争夺草场,已经打了几次,吐蕃与羌人,还有西域,听闻狐国与且弥要开战,吐蕃和鲜卑都有向西域扩张的意图,唉,咱们对西域诸国的了解太少,也不知那边的情况如何,三年以前,国势尚可,我向朝廷提议,西征西域,可惜啊..”

    端木正也不由再度叹息,朝廷诸公无远见,几年以前,秋云便向朝廷建议,趁鲜卑人元气大伤之机,出兵西域,恢复护西域都护所,如此可从东西两个方面钳制吐蕃和鲜卑,迫使吐蕃向羌人施压,如此便可迫使羌人更紧密的靠拢大晋,这对稳定西疆至关重要。

    “将军,那个瀚海商社的柳寒不是刚从西域回来吗?将军何不召他征询下。”端木正提议道。

    “他不过是个商人,那懂军国大事,”秋云说道:“今天他也在现场?”

    端木正点下头,秋云沉凝片刻说:“戈儿现在每天作些什么?”

    “二公子和书院的朋友在一起读书。”端木正小心委婉的答道。

    “读书?哼,又是玄修!”秋云满是失望的站起来,从开始到现在,也是他首次展露出个人情绪,端木正也轻轻摇头,似乎很是理解。

    二公子秋戈与大公子秋歌完全是两类人,秋歌白马银枪,年纪轻轻便达到宗师修为,统帅黑豹征战大漠草原,威震塞外诸胡,可二公子秋戈却好舞文弄墨,名字里虽然有个戈字,却对刀枪没有丝毫兴趣,相反对看书玄修很感兴趣。

    读书,秋云一点不反对,可玄修..。

    玄修其实就是求仙问道,大晋很多名流都喜欢这类活动,而且被视为名士风范,可秋云却极其厌恶,问道求仙,这都几千年前的传说了。几千年了,没见着谁修成了神仙,真要有神仙,这雄才大略的太祖,睿智爱民的太宗,岂不是还在,天下百姓岂会如此辛劳。

    端木正不止一次听他贬斥这类活动为妄想,秋戈也因此受了他不少斥责,但他就是不改,只是不敢在家里作这些。对这事,端木正有自己的看法,以前他也劝过两次,不过,不但没起到好作用,相反却受到秋云的斥责,以至于现在他再不对这事说什么了。

    “整天就知道和一帮所谓的名士游山玩水,”秋云冷哼道:“你去找他,就说是我说的,让他和你一块去见见那瀚海商社的,完了后,让他向我报告,告诉他,如果做得不好,以后就到萧关给我守关去。”

    端木正苦笑下正要劝解,秋云已经挥手阻止他:“另外,你再给朝廷起草个报告,就说我十天之后启程回朝。”

    “是,大将军,这次沿途护卫是不是还让大公子.?”端木正问道。

    秋云摇摇头:“拓跋鹰遇刺,拓跋部落会做什么还不知道,让秋歌去盐池关,带上两千黑豹,另外再调三千飞骑营,后天便走,限令五天之内到达。”

    盐池关,并没有盐池,相反这里严重缺盐,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取了这么个名,驻军的食盐全部从内地调,这里没有居民,荒凉无比,可却是塞外胡族进关的必经之路。

    “盐池关?”端木正退出来还在思索,拓跋部落若要进关抢掠,也该走萧关,怎么会将秋歌调到盐池关?走到府外上车之后,他才想明白。

    这盐池关外面对的草原属于乌车部落,但大将军府曾接到情报,去年春天,乌车部落首领乌车速干和拓跋风曾经会面盟誓,以求共同对抗来自北方的丁零人。

    在这次盟誓之后,两个部落交往频繁,以拓跋风的老奸巨猾,若要有所动作,势必会鼓动乌车部落一同起兵,秋云将最精锐的黑豹和飞骑调去,目的就是防备乌车部落叛乱,若其一旦叛乱,秋歌将以最快的速度平叛,而后与方达一块平定拓跋部落。

    想明白后,端木正神色有些凝重,秋云已经在备战了,可这个时间实在不是好时候,几天之后,秋云便要返京,这些年,西疆稳定,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秋云。

    这些年,秋云镇守西疆,分化拉拢,软硬兼施,好容易才稳定了塞外形势。塞外胡族现在这样老实,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畏惧这位秋大将军。

    若没有秋云坐镇,塞外胡族还会这样老实吗?端木正将凉州诸将逐一对比,方达看上去稳重善战,可他还记得秋云说过的话,稳定凉州的两个必要条件,一是分化塞外胡族,二是稳定凉州士族。

    也就是这句话,端木正摸到了秋云稳定并确保西疆的方略,但方达显然不明白,方达在战场上是员骁勇善战的勇将,但他的硬伤是出身庶族,不像秋云,凉州四大门阀世家对他始终不冷不热,他也对凉州的这些门阀世家态度倨傲,曾经有传说,四大世家中人似乎在活动,要将他调走,要不是秋云护着,他恐怕已经被被调走,就算考虑其战功,也不过给一闲职,哪有现在的风光。

    想着凉州灰暗不明的前景,端木正不由叹口气,坐车去曲灵书院找秋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