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二十二章 凉州的二代们 下
    环佩声响,一个素衣娘子带着个小丫头出现在船头,柳寒一看这娘子心里忍不住点了个赞,这女人看上去并不艳丽,相反却有股淡淡的清雅,一块白色素狷缠发,发髻上似乎是很随意的插了根木钗,只是隔得比较远,看不清雕工和材料。
  
      除了这根木钗外,素衣女身上再无其他装饰,脸上画着淡妆,肌肤白皙细嫩,吹弹可破,与凉州的女子大相径庭。凉州地处塞外,风沙肆虐,加之与内迁胡族杂居,民性彪悍善战,甚至连民间女子也一样,皮肤在灼热的阳光和尘沙中变得粗糙,这样的女子要么是养在深闺的大家闺秀,要么来自明媚如画的江南。
  
      素衣女就这样站在船头,裙裾飘飘,四周粼光闪烁,飞燕在水面间翻飞起舞,江水倒映着半坠入河的夕阳,远方朦胧起伏的山峦,在天色下显得神秘而令人向往,此时的素衣女就像坠落凡尘的仙子,让人无法生出亵渎之意。
  
      “无聪道兄到了,无明道兄正念叨你呢。”素衣女声音不大,带着一点沙哑,没有丝毫诱惑,没有丝毫矫揉造作,就像相熟很久的老朋友一样。
  
      “今儿有点事,耽误了,无明又在说三道四了,这小狗怎么就静不下来。”
  
      秋戈依旧是大模大样的上船了,素衣女淡淡一笑,没有理会他,只是看着他身后的柳寒,至于端木正,她自然是认识的。
  
      “这是我朋友,今儿刚认识的,带他见识见识咱们凉州的俊秀才气,”秋戈头也没回又说:“柳兄,这就是珠娘,这花溪河上的花舫都是她的。”
  
      柳寒赶紧冲珠娘施礼:“冒昧打搅,还请恕罪。”
  
      “开门作生意,上门都是客,”这一瞬间,珠娘身上才有那么一丝老鸨味,可又很快消失:“再说了,能入无聪道兄法眼的,自不是凡俗之人,先生请。”
  
      他们说话之间,秋戈已经掀帘进去,船舱内立刻响起一阵喧哗,到此时,柳寒也再无退路,只能跟着进去,珠娘吩咐声开船,船缓缓离开岸边向江中行去。
  
      “端木正,你来做什么!今儿咱们是诗会,你这俗人来做什么?”
  
      还没进舱便听见有人毫不客气的话声,柳寒闻言不由微微皱眉,心说这人是谁啊,端木正好歹还是秋云大将军的首席幕僚,在这凉州也算一号人物,谁这么大胆?!
  
      “你们这群小狗在这汪汪叫,我本不想来,无聪道兄非拉我来,只好来看看,看你们叫得怎样。”
  
      端木正的声音忽然变得懒洋洋的,带着些许张狂,与之前就像是两个人,这让柳寒禁不住有些好奇,也有些纳闷,想着便掀帘入舱。
  
      船舱很大,舱里的人却不多,除了秋戈和端木正,只有五个人,这五人都跪坐在坐榻上,有些好奇也有些纳闷的看着他,可在柳寒眼里,这五个人更怪,比犀利哥还犀利。
  
      “柳兄,坐这边。”端木正没等其他人开口便招呼柳寒坐到他身边,柳寒自然更加机敏,立刻过去,那几人的目光就随着他的行动而动,让柳寒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端木正整了整坐榻上的软垫,正要提醒柳寒,对面的那个靠在舱壁上,敞胸露怀,披着头,手里玩着酒杯的中年人便开口问道:“你是谁?”
  
      柳寒拱手施礼:“草民.。”
  
      刚说两个字,他瞥见端木正神情微变,他有些纳闷,依旧按照惯例说道:“柳寒,无聪道兄.。。”
  
      那人不等柳寒说完便扭头对秋戈说:“你怎么还那样,一高兴,什么人都交,这凡夫俗子也配与我等同坐!”
  
      秋戈正和边上一个穿着白色棉布短襟的年轻人低声说着,闻言后抬头看看他又看看柳寒和端木正,正要开口,露怀中年人边上的另一个胖胖的披发年轻人也不屑的说道:“俗人不可语道,凡夫俗子岂知道之神妙。”
  
      “既然论道,何人不可,昔日天帝尚与樵夫论道,雨庵道兄,着相了。”秋戈晃悠悠的答道。
  
      “似是而非,”雨庵摇头晃脑的反驳,刷的打开折扇,柳寒差点就喷了,那折扇挺大,几乎可以遮住这位雨庵的整个肚子,更奇特的是,那扇面上画了大肚之人,那人袒胸露腹,横躺地上,一只脚还驾着二郎腿,手里还拿着条羊腿还是狗腿在啃,整张画怪诞无比。
  
      在杀手营时,柳寒出过很多任务,每次任务前后都要到行动点现场观察以确定最后方案,也因此入过青楼茶寮饭店,见识过一些士人的张狂,但与这样等级的士子,这样近距离的交往还是第一次,这让他大开眼界。
  
      “别拘束,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耳边传来端木正低声提醒,柳寒会意的轻轻点头,他明白端木正的意思,与这群人交往,你不能畏首畏脚,如果这样,他们会更看不起更鄙夷;相反,若你表现得比他们还张狂,还叛逆,还犀利,还放浪形骸,他们反而会看重你。所以,端木正才不客气的叫他们小狗。
  
      秋戈与雨庵继续辩难,俩人似乎都忘记了辩难的最初目的,已经从柳寒延伸到人生,柳寒听了一头雾水,他到这个世界后,按说还看了不少书,山庄里的三归堂里有数万册书,近十年时间里,他读了几百册,但他读的多是历史、武功秘籍和医药,剩下不多的时间则涉猎了一些,主要是诗词歌赋,对所谓的修道玄学没关心,其实药老曾经暗示,让他学学修道,可作为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对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根本没兴趣,只是出于对药老的尊重,敷衍着看了两本,根本谈不上研究。
  
      “天道虽然飘渺,但不可不探,只有解开天道奥秘,才能达成长生之目的.。”
  
      柳寒暴寒,居然在追求长生不老,转念一想,这不对啊,不是诗会吗,怎么说起天道,长生不老来了。看着这些怪诞的“犀利哥”,他极力憋着笑意。
  
      “万物有所生,而独知守其根;百事有所出,而独知守其门。故穷无穷,极无极,照物而不眩,响应而不乏,此之谓天解..。”
  
      柳寒继续晕,满眼都是星星,端木正偷眼瞟了下,心中暗笑,商人毕竟是商人,读书还是不够,这引用的前朝贤者洪圣所著《原道录》,这洪圣,姓洪,名不为所知,后人为尊崇,皆称其圣。
  
      “别担心,他们经常这样。”端木正低声说,柳寒微微点头,心里明白,这些人经常这样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