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三十章 拓跋鹰求援 上
    拓跋鹰遇刺在姑臧引起巨大震动,官府迅速采取行动,第二天州府衙役和军方组成联合巡逻队,在大街小巷和城市周边巡逻,衙役带着巡逻队查每个旅社客人的身份,整座城市鸡飞狗跳。

    官府的反应如此迅速,动作如此之大,让柳寒有些吃惊。对于刺杀这事,老黄判断这事为拓跋部落或塞外胡族部落所为可能性极小,反倒有可能是朝中人所为,此举有一举两得之效。

    杀掉拓跋鹰,可以将拓跋部落的合法继承人拓跋欢继续留在帝都,这对拓跋部落是个巨大的顾虑;其次,为了平息拓跋部落的愤怒,朝廷必定要整肃凉州,首当其冲的便是大将军秋云,可以名正言顺的拿下秋云。

    老黄据此判断,秋云回朝,祸福难料,不可能再回凉州,凉州政局会随着朝局大变,提醒柳寒要早着准备,柳寒深以为然,所以在接下来两天中,柳寒召集瀚海商社的几个主要管事,告诉他们,商社的经营方式要调整,一些不必要的商品要放弃,商队从以前的十六支下降到十二支,两年以后要下降到八支。

    “要加强与凉州其他商社的合作。”

    在他们看来这是自废武功,明明有利可图的事,干嘛非要让给别人。可柳寒却很坚决,告诉他们必须执行,去那些小部落的商队今后就不去了,主要注意力集中在那几个大部落上。

    会后,柳寒将王掌柜留下来,王掌柜心里正发愁,昨天前天柳寒没有告诉他要收缩,突然一下便要收缩,而且幅度这么大,这位精明的主子是怎么想?

    柳寒将昨夜和老黄商议的部分结论告诉了他:“..,秋云走后,凉州局势势必大变,这些年,秋云对我们这些商家还是比较公正,他一走,谁来上任,就不知道了,咱们先收缩,看看局势再说,不过,收缩归收缩,去马家和拓跋部落的商队依旧,这两个地方,不管赚不赚钱,都必须走,明白吗?”

    “明白,”王掌柜舒口气,原来主子不是对他不满,这下他放心了,可随即又有些犯愁:“不过,主子,一旦这样收缩,利润肯定下降,主子前天说,凉州是后方,后方必须为前方提供粮饷,这.。。”

    “咱们不是战争,老王啊,”柳寒的神态很坚决,这王掌柜毕竟只是商人,若在那个时代,是个非常合格的分公司经理,只是在战略层面差了点:“眼光放远点,这些年,咱们已经挣了不少钱,这钱是挣不完的。老王,你知道怎么保住这片基业吗?”

    老王想了下说:“主子说过,拉拢门阀世家。”

    “这只是一个方面,”柳寒说:“如果仅仅拉拢门阀士族,他们会把咱们当作一条猪,将来时机成熟后,他们会杀猪吃肉,所以,还得另外找一个保护,你要记住,大将军府的端木正,我和他接触过,这个人可以交往,另外,秋云若返京,他的大公子秋歌有可能不会回去,将来这俩人有什么需要,你一定要尽全力帮助;此外,还有一个人,方达,这个人,你也要注意,如果他找上门来,也一定要提供帮助,不过,对他的帮助要小心。”

    “奴才明白了。”王掌柜连连点头。

    柳寒不是很担心王掌柜,这个人还是比较稳重的,只要抓住这三个人,无论士族还是其他什么人,都动不了商社不过。

    想到帝都的热闹,柳寒急切的想离开凉州,市场上的马不怎么样,他派柳铁外出买马,凉州小士族奚家是凉州最大马场的主人,但他与奚家没有见过面,只能让王掌柜去。

    王掌柜转身便去了奚家,可没有多久便回来了,面带难色的告诉柳寒,奚家家主去了秦州,他们要的量太大,而且价格又比普通用户低,他们无法做主,只有等家主回来才能决定。

    俩人正说着,柳铜进来通报说拓跋鹰来拜访,柳寒赶快迎了出来,拓跋鹰孤身一人站在前院。柳寒狠狠瞪了柳铜一眼,柳铜心里莫名其妙,原来在西域不都这样!

    “拓跋老弟,下人不知如何待客,劳你久候了,里面请,”扭头对柳铜斥责道:“三十鞭,自己去领。上茶!”

    拓跋鹰开始还纳闷,随即明白,他待下本也严厉,故而只是微微皱眉没有开口求情,很快有人送上茶,而柳铜却没再出现。

    “拓跋老弟部属的伤怎样了?”柳寒开口问道,拓跋鹰随口说道:“还好,只是修为大损,今天过来是特意来感谢兄台的,些许礼物不成敬意,还请笑纳。”

    说着从怀里拿出一面小旗双手送到柳寒面前,柳寒伸手接过,有些好奇的打开,小旗上面绣着一只飞鹰,双翅展开,鹰目似刀。

    “闻听兄台走的是商队,这旗帜是我拓跋部落的标志,有了这面旗帜,草原大漠的部落都知道,这是受我拓跋部落保护的商队。”

    拓跋鹰语气比较客气,可神态却很自信,柳寒若非见过他在市场的表现,恐怕会认为这家伙是个比较谦逊的人,可实际上这是个冷血的人,此时的谦逊不过是装出来的,或者说是看不清他的修为的缘故,绝非是因为救过他一次。

    “如此多谢拓跋公子!”柳寒露出大喜过望的神情,这才是瞌睡遇上枕头,自己正想着给商社找条稳定的财路,这拓跋鹰便送上门来了。

    拓跋鹰毕竟是草原汉子,有些阴霾也不能泯灭豪爽的天性,哈哈一笑:“我知道瀚海商社的声名,本以为这个礼貌拿不出手,兄台喜欢,那就再好不过了。兄台,草原上有句话,同过一次生死,那就是终身不渝的兄弟,以后我就叫你大哥了!”

    柳寒站起来伸出手,毫不掩饰喜不自溢:“好兄弟!”

    拓跋鹰大喜抓住了柳寒的手,就准备结拜,柳寒一挥手:“咱们都是刀头舔血的汉子,一诺千金,说是兄弟便是兄弟,那些劳什子作什么,你说是不是?!”

    拓跋鹰望着柳寒躬身下拜:“大哥说得是,小弟见过大哥。”

    柳寒拉着他,将他摁在椅子上:“兄弟是草原汉子,那些文人酸不拉唧的虚礼,学也学不象,没得辱没了兄弟,上酒,我陪兄弟喝酒!”

    拓跋鹰大喜,来之前,他勉强学了些晋礼,原本以为这位修为高深的高手很注重这些,没成想居然根本不在乎这个,举止做事更象草原汉子。

    很快有人便将酒菜送上来了,俩人就在客厅里开始喝酒,院子里面架起烤架,一只整全羊架在烤架上,一会儿,满院都是烤羊肉的香味。

    “这次究竟是谁动的手,兄弟有线索没有?”

    酒酣耳热之际,柳寒开口问道,拓跋鹰眼中闪过一道阴云,摇摇头说:“刺客都死了,还都是晋人,我原以为是我二哥派的人,可检查尸体,没有一个是部落的人,大将军府也查了登记用的身牒,分别来自荆州冀州雍州不同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