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三十一章 拓跋鹰求援 中
    这身牒有点象前世的身份证,这可不是可以随便走的时代,要出门,先到官府登记,官府会给你一个证明你身份的文件,这个文件便是身牒,这东西制作很简单,很容易仿造,以前出任务时,上面都会给他一个身牒,每次不同。
  
      柳寒闻言心中一寒,拓跋鹰喝了口酒:“大哥放心,将军府现在派了十二个人跟着我,我也给家里去信了,家里会再派人来,哼哼,上次是没有提防,现在就没这么容易了。”
  
      柳寒好似放心的点点头,心里琢磨着,拓跋鹰从见面便一直在打量着柳寒,今天来见柳寒本就是借前两天的事,他有种直觉,这个人未来可能很重要,至少这个人的修为很高明,至少比他高,当然他很快排除了这个人是刺杀的策划者,如果那天这个人动手了,他肯定活不下来。
  
      这种天赋是种草原培养起来的,狼一般的直觉,从未骗过他。
  
      “那个身牒你有吗?”柳寒试探着问,拓跋鹰有些奇怪的望着他,柳寒没有解释,只是神情很是诚恳,一瞬间拓跋鹰脑子里闪过无数念头:“这个在大将军手上,既然大哥要,我向他们要去,回头让人送来。”
  
      俩人继续喝酒闲聊,拓跋鹰不愧是草原汉子,酒量大得惊人,柳寒自愧不如,在喝到第三坛时,他便开始用内功化酒,而拓跋鹰则没有,单凭酒量就这样喝。
  
      “呵呵,真香,无聪兄,咱们有口福。”
  
      门外传来一阵清爽的笑声,柳寒一听心里便忍不住乐了,他已经等他们几天了,放下酒杯抬头正要遇上拓跋鹰询问的目光,柳寒起身低声说:“来了两朋友。”说着停顿下,又补充道:“别惊讶,别奇怪,别生气。”
  
      拓跋鹰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有点上头了,这酒可是烧刀子,辛辣刺喉,有名的烈酒,也是草原汉子最喜欢的烈酒。
  
      从门外抢进一个麻袍人,柳寒正要抱拳施礼,那人去一把将他扒拉到一边,贪婪的盯着酒坛,那神情就像草原人盯着传说中的天马,饿了几十天的狼看到了羊群,两眼冒着红光。
  
      无明一把抓起酒坛,也不用酒杯,不用酒碗,就着坛口便倒,粗大的喉结不住蠕动,如鲸长饮,就听见叽叽咕咕的吞咽声,就像在大漠长途跋涉,干渴之极的人终于看到溪水,纵身将自己扔进溪水里,什么都不管,先喝个饱再说。
  
      “好酒!好酒!”
  
      眼瞅着半坛酒下肚,无明将酒坛放下,抹了把唇边酒迹,胸口已经湿了一大遍,旁若无人的拍桌高歌:“我本瑶池客,醉卧琼林间;世人说我癫,我说他太闲;仗剑行千里,不如一场醉!”
  
      “好!”秋戈鼓掌大笑:“好个仗剑行千里,不如一场醉!”
  
      说着过去,拓跋鹰还没反应过来,站在那,挡着了秋戈的道,秋戈一点不客气,伸手将他扒拉开,拓跋鹰神情一寒,柳寒连忙冲他摇头,拓跋鹰狐疑的让开,他看出来了,闯进来的俩人都没有武功修为,就是两个简简单单的文人,可这俩人旁若无人的样,简直没将他和柳寒放在眼里,可柳寒好像还拿他们没办法。
  
      柳寒冲拓跋鹰微微示意便吩咐再拿几坛酒来,这次他从西域带了一批酒,不过那是葡萄酒,而且柳寒也舍不得在凉州拿出来,这些葡萄酒都是他精心酿造的,失败多次,好容易才成功,可以在帝都卖上好价钱,或者可能还有其他用途。
  
      酒,其实就是在凉州大街上买的,柳寒相信,无明和秋戈都喝过,而且都喝腻了,远不如那晚珠娘提供的酒,可让他纳闷的是,这无明和秋戈喝着却象是喝的玉液琼浆。
  
      “他是谁?”无明望着拓跋鹰问柳寒,好像是这个人闯进了他们的酒局,打扰了他们喝酒的兴致。
  
      “这是我的朋友,拓跋部落的少主拓跋鹰,”柳寒说:“他的酒量很好。”
  
      “酒量很好?”无明玩味的看着拓跋鹰,拓跋鹰也不言语,上前提起酒坛,拍开封泥,便往嘴里倒。
  
      柳寒微微一笑,扭头看看外面,嗅了嗅空气中的香味,伸手叫来个下人,让他再去买酒,还是烧刀子,多买点,另外让厨房再作几个菜。
  
      安排好再转身进屋,拓跋鹰依旧举着酒坛没停,好像他离开这会,他就一直在喝,无明和秋戈开始还带着玩味的笑容,可慢慢的神情变得凝重,拓跋鹰如长鲸吸水,一坛酒瞬间喝光。
  
      “啪嚓!”
  
      拓跋鹰将酒坛扔到地上,砸的得稀烂,挑衅的望着无明和秋戈。
  
      柳寒心中一惊,脑子极速转动,想着怎么化解,他和拓跋鹰的事还没谈完呢,准确的说,最想谈的还没谈,那面小旗不过是个开始,他可不想拓跋鹰就折在这。
  
      “好酒量!”秋戈鼓掌大笑起来,拍拍拓跋鹰的肩膀,将他摁在座位上:“兄台好饮!可以和我们作朋友了。”
  
      拓跋鹰一头雾水,这要在部落里,恐怕就要引起一场较量,可这两个家伙居然不生气,还说可以作他们的朋友,他有些糊涂了。
  
      柳寒翻翻白眼,带笑过去,拍了下拓跋鹰的肩:“老弟,这俩人闯进来,打断了咱们喝酒,还抢了咱们的酒,还准备吃咱们精心准备的烤全羊,最后才很不客气的说,咱们可以作他们的朋友了,你说这样的人是不是很有趣?”
  
      拓跋鹰傻乎乎的点点头,感到好像是有点有趣,柳寒笑道:“这样的人是不是值得咱们交一交。”
  
      拓跋鹰想了想,郑重的点点头:“值得。”
  
      “当然值得!”柳寒大笑,示意下秋戈:“这是秋戈,秋云大将军的二公子,不过,你最好叫他无聪道兄。那位呢,姓卢,叫什么不知道,我们大家都叫他无明道兄,乃酒中之狂,酒中之仙。”
  
      “好,我喜欢!”无明乐呵呵的直点头:“酒中之狂,酒狂!”
  
      秋戈毫无仪表的倒下去,仰天望着屋顶,这个时代的坐卧有点象前世的榻榻米,客厅也这样,柳寒在西域的客厅按照前世的方式摆设,全是胡椅,只是做不出来沙发,最主要的是做不出来弹簧,他根本不知道如何炼钢,也没时间去研究,修炼占据了大量时间,剩下的一点时间还要打理生意。
  
      要不是发掘出几个商业人才,他的生意也做不到这样大,这些经理都是他从奴隶堆中选拔出来的,每个都经过三个月培训,在西域的商社实习一年到两年,然后再派出来。
  
      “我说柳兄,无名道兄为酒狂,我是什么呢?”
  
      “你呢,”柳寒沉凝下:“酒仙肯定不行,你没那股子仙气,”停顿下,促狭的眨眨眼,意味深长的说:“你看酒疯吧,疯子的疯。”
  
      “酒疯?”秋戈皱眉喃喃自语,无明大笑着摇头:“不好,不好,我看酒侠不错,这家伙偶尔还干点人事,颇有古侠义之风,当得起酒侠二字。”
  
      “还是无明道兄了解我,这名字我喜欢。”秋戈无声的笑了,端起酒杯,一口喝干。
  
      “柳兄,你取个什么名?”无明有些上头了,满脸通红,毕竟这是最厉害的烧刀子。
  
      “我那能与两位道兄比,”柳寒嘿嘿一笑,推辞道:“我不过是个商人,满身铜臭,那来道骨,我最多就算一卖酒的。”
  
      “我听说你走遍西域,见识过西域的各种美酒,称得上见多识广,”无明满嘴酒气,伸手抓了块烤羊肉,塞进嘴里大嚼,秋戈接口道:“我看可以叫酒徒。”
  
      柳寒端起酒杯停在唇边,皱眉想了下:“随便吧,对了,无聪兄,大将军打算什么时候回朝?”
  
      “你还关心这个?”秋戈伸手抓起一块羊肉,羊肉切得厚薄不一,有些大有些小,显然切肉的家伙厨艺不怎么好。
  
      “大将军返朝,路上宵小还敢出来?”柳寒笑道:“我和拓跋兄都要上帝都,此去千里迢迢,听说这几年路上不怎么安定,要是大将军近期启程的话,我就想借点光。”
  
      “借光?”秋戈似笑非笑的说道:“我可听大哥说了,你可有宗师修为,谁个宵小敢来冒犯!”
  
      拓跋鹰惊讶的望着柳寒,他对柳寒的修为已经估计很高了,可没想到依旧低估了,宗师是武道修行上的一大难关,就想一条鸿沟横亘在修行道路上,很多人终身困在武师境界上,难以逾越。
  
      宗师,大宗师,武人梦寐以求的境界,柳寒看上去三十来岁,就已经跨过了这道天堑,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呵呵,少将军也有走眼的时候,”柳寒笑道,似乎十分高兴,甚至还有点幸灾乐祸,连喝三杯,带着三分得意的笑道:“能骗过秋少将军,当浮三大白。”
  
      秋戈微微皱眉,也没有继续追问,毕竟秋歌没有与柳寒交手,甚至亲眼所见,只是感觉,而在秋云这样的统帅看来,个人修为再高也不能与军队对抗,即便宗师也挡不住一千弓箭手的齐射,也挡不住五百骑兵的冲击。
  
      对大晋而言,重要的是钱粮,有了钱粮,便能养活更多的士兵,装备也就更精良,而不是宗师大宗师。
  
      宗师,有,自然好,没有,也没什么大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