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三十三章 一箭双雕
    “兄弟,救灾可是个技术活,”柳寒眉头紧蹙,叹道:“粮食要出关,大将军是不是批准?批准多少粮食出关?还有,大将军既然上书朝廷了,朝廷什么时候能批下来?第三,我们卖粮,可贵部落怎么支付粮款?这些都是至关紧要的。”
  
      拓跋鹰长吁口气,脑子有些乱,在他看来本来挺简单的事,以往都是朝廷将粮食送到部落,部落分下去便行了,那有这么多麻烦。
  
      “嗯,有几件事必须在事先确定,大将军府是不是同意?这必须要书面的东西,否则粮食无法出关。”柳寒慢慢的整理思路,竖起一根手指:“这一条你必须确定。”
  
      拓跋鹰丧气的点点头,柳寒又竖起第二根手指:“我们商社不可能包太久,朝廷的赈济大慨什么时候能下来?”
  
      拓跋鹰叹口气沮丧之极,柳寒也陪着叹口气:“还有,怎么支付,你们想好没有?”
  
      “就算前面都不是问题了,部落也拿不出这么多钱买粮。”拓跋鹰彻底绝望了。
  
      柳寒皱眉想了想:“如果一次无法拿出这么多钱,可以分期付款,今年给不完还有明年,这个问题倒不是大问题,关键是将军府要同意。”
  
      拓跋鹰闻言精神一振:“这是大将军提议的,他应该不会反悔吧。”
  
      “秋大将军马上要返朝了,他在自然不会说什么,可他马上要走了,”柳寒斟酌着用词:“兄弟,没有批文,凉州没有谁敢给你们部落送粮的。”
  
      “我立刻去找他。”拓跋鹰起身便要走,柳寒连忙叫住他:“别忙,咱们把事情合计清楚,一次把事情办完。”
  
      拓跋鹰又坐下来,柳寒吩咐人拿来笔墨,将要办的事一件一件列出来,柳寒越写心中的疑团越大,他感到这是不是秋云或者其他什么人下的套,这可不是送送粮食那么简单,塞外鲜卑人还没完全臣服,将来一旦有什么,扣上个以粮支敌的罪名,那整个瀚海商社就会被连根拔起。
  
      想到这里,他停下笔,在屋里来回踱步,这比生意风险太大,首先收回资金是个麻烦事,其次是后患无穷。冒了如此大得儿风险,收益呢?
  
      首先可以收获拓跋部落的友谊,这个拓跋部落是塞外两大部落之一,这是一股强大的力量,将来有什么可以有个退路;其次可以给商社找到一个稳定的客户,从这个角度来看,这笔生意可以作,但一定要将风险控制到最低。
  
      拓跋鹰望着柳寒,很是迷惑不解,不知道是什么让他如此为难,秋云那里,他可以去请求;付款,可以分期付款,如此,困难大部分都解决了,难道还有什么为难的吗?
  
      “有个问题我刚才忽略了。”柳寒停下脚步望着拓跋鹰说,拓跋鹰又紧张起来,连声问什么问题。
  
      “商社没有粮食啊,”柳寒皱起眉头很是为难的说:“粮食都在士族豪门手中,要给你们送粮,我们就得先从他们手中买粮,可他们要是不卖怎么办?”
  
      拓跋鹰在练功上是个天才,至少在拓跋部落中是这样,但对这些事完全不熟悉,只有顺着柳寒的思路走。
  
      可他也不知道,这些士族门阀会不会卖粮食给他们。
  
      “老弟,这样,你必须拿到秋大将军开的文牒,不过,秋大将军很快要返朝,所以,还需要拿到端木正开的证明,有了这两样东西,咱们就可以买粮了,看看那些士族愿不愿把粮食卖给你们?”
  
      “卖给我们?”拓跋鹰很是意外,柳寒点点头,解释道:“买粮这事,商社不能出面,你们出面买粮,如果他们不卖,就让端木正和无明帮忙,如此成功率可以高点。”
  
      柳寒又冒出个想法:“以往渡灾,如果没有朝廷赈济,你们多采取何种法子?”
  
      拓跋鹰略微有些尴尬,柳寒目视着他,拓跋鹰苦笑下说:“一般我们就到晋境打猎,能打多少算多少。”
  
      “如果晋境守御森严,你们打不进来呢?”
  
      “那就只有向北,抢其他部落的牛羊粮食。”拓跋鹰说道,神情很是自然,这是草原上的生存方式,杀死别人,让自己活下来,不需要什么理由,生存便是最好的理由。
  
      “那就向北,要不然便向西。”柳寒断然建议道,似乎不知道这个建议会给草原带来什么后果,他现在隐隐抓到秋云的想法了,秋云要利用草原的困难,逼拓跋部落出兵,以此来确保凉州和雍州,甚至西域的安全。柳寒估计,凉州边境的各关隘都已经增强兵力,加强战备,如果拓跋部落不向西向北出兵,秋云立刻便会断了他们的粮食,任由他们在草原上饿死。
  
      “可我们没有那么粮食,牲畜都快饿死了,战马也缺少草料。”拓跋鹰有些焦急的解释道。
  
      柳寒很警觉,马上追问道:“你们有没有这个计划?”
  
      拓跋鹰迟疑下点点头,柳寒喷出股粗气,心里对秋云咒骂不已,看来这是一箭双雕之计,首先让瀚海商社给拓跋部落送粮,逼着拓跋部落向北或向西进攻,其次,给瀚海商社留个尾巴,将来一旦有事,便可以此威逼商社就范。
  
      好毒之计!
  
      这个坑是跳还是不跳?
  
      跳!只能跳。
  
      柳寒几乎转瞬之间便想明白了,就在上次,端木正向他了解西域局势时,恐怕秋云便想出了这驱虎吞狼之计,这个计划唯一不确定的便是瀚海商社。
  
      凉州有很多商社,但稍微大点的都控制在士族手中,秋云无法逼他们去给拓跋部落送粮,唯独瀚海商社只是一个平民商社,规模又是凉雍秦三州最大的,不逼他们逼谁?
  
      这个计划最大的缺陷却是,秋云判断错了,他不知道,这次他回来是回来拼命的,西域对他来说已经不再重要了。
  
      但拓跋部落将来可能对他很重要,拓跋部落不仅仅只是一个拓跋部落,更重要的是,他是鲜卑人,他帮了拓跋部落,这事相信会慢慢传遍整个鲜卑,将来或许这就是他的退路。
  
      “兄弟,看来你们只能按草原的方式渡灾了,”柳寒想清楚前因后果后,叹口气说:“粮食,瀚海商社可以提供部分,但肯定不够,所以,需要你们自己出面买一些,”
  
      “可..”
  
      柳寒伸手制止他插话,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没有多少钱,你没有,可我有啊,我借给你钱,你拿去买粮,你们可以通过两种方式还钱,你们大军北上,用掳掠到的战利品还我,另外便是用明年的产出还我。你看这个法子怎么样?”
  
      拓跋鹰思索着,慢慢露出了笑容,用力点点头:“好!这样好!”
  
      不管是战利品也好,还是明年用产出归还也好,只要过了今年这个坎,明年什么都好说。
  
      “这样,我起草个计划,你发给你父汗看看,我可能会在三到四天后启程去帝都,贤弟,告诉你父汗,尽快派人来,我这边我会安排人随你们大军征伐,同时接收战利品。”
  
      拓跋鹰大喜,赶紧让柳寒起草协议,鲜卑人是没有文字的,来往文书都是晋人文字。柳寒很快起草了两份文书,让拓跋鹰立刻送回去,从姑臧到拓跋部落,渡鸟飞一天便到,来回正好两天。
  
      拓跋鹰拿着文书兴冲冲的走,拓跋风交给他的第一个任务算是完成了,他算是卸下了一个大包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