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三十五章 移祸江东
    小小书屋跪求5星好评!
  
      你投一票,我日加3更!
  
      就在柳寒和老黄商议时,拓跋鹰已经赶到将军府,将军府并不在城内而是在城外,在秋云之前,将军府都设在城内,但秋云到凉州后便下令将将军府迁到城外,他和他的全家人都住在城外,他告诉所有士兵,如果鲜卑人打到姑臧,他和他的全家人都在城外,与全体将士共同战斗--
  
      士气因此大振,随后与侵入凉州的鲜卑人连战七阵,连胜七阵,将鲜卑人逐出凉州,从那以后,秋云的将军府便设在了城外,也就是从那时起,无论鲜卑人还是吐蕃人,再也没能打进凉州。
  
      秋云本不想见拓跋鹰,犹豫片刻决定还是见见,即便自己要走了,即便回不来了,可在凉州十多年,深知凉州安危与塞外胡族的关系,同样也深知,凉州安危与天下的关系。
  
      拓跋鹰强压胸中怒火,即便他再狂傲,在秋云面前,也狂不起来,也傲不起来,就是这样一个没有丝毫修为,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却连败强大的鲜卑铁骑,让草原英雄低头。
  
      “大将军,我与瀚海商社主人柳先生商议过了,柳先生提出了三个问题,一个是朝廷对粮食出口有禁令,柳先生要求大将军给文牒,允许粮食出关;另外,瀚海商社没有粮食,凉州的粮食都在门阀大族手中,如果要往部落运粮,还请大将军府协助收购;第三,柳先生说他没有那么钱,还请大将军出面向凉州门阀募集部分。”
  
      端木正闻言心中不由洒然一笑,这拓跋鹰到底是草原蛮子,上来便这样莽撞的将柳寒的条件提出来,这岂不是就是告诉秋云,柳寒实际已经答应送粮食,只是瀚海商社力不能逮,根本无力承担。
  
      秋云和端木正交换个眼色,彼此心知肚明,秋云呵呵一笑,很爽快的答应下来:“文牒,没有问题,我立刻就可以开给你,不过,说服门阀世家,这个,不瞒你说,朝廷已经下诏,让即刻动身返朝,这件事你可以和端木正商议,至于募捐的事,凉州府和大将军府能提供的不过杯水车薪。”
  
      拓跋鹰闻言面露死色,端木正也笑了下说:“拓跋少主,柳掌柜虽然不能提供这么多粮食,但你们可以有啊。”
  
      拓跋鹰心中一动,想起柳寒的话,当下沉稳了点,没有立刻答话,只是狐疑的看着端木正,端木正笑了下说:“草原部落渡灾,都是以战养战,”
  
      拓跋鹰霎时便明白了,端木正给出的主意和柳寒一样,就是向北向西进攻,用草原的方式夺取口粮,让别人死自己活--
  
      草原部落崇拜狼,弱肉强食,天经地义。
  
      “可.”拓跋鹰露出为难的模样:“去年雪灾,春天旱灾,战马都饿瘦了,无论向北还是向西,都要走过数百里上千里,大将军,就像晋人兵书上说的,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没有粮食草料,我们实在无力,也不敢出动啊。”
  
      尽管拓跋鹰做出为难的样,可无论落在秋云还是端木正眼中都很笨拙,端木正淡淡一笑:“对于粮食,草原部落的粮食与我们晋人大不相同,我们喜欢吃米饭,你们喜欢牛羊,我们的粮食送到草原是否适合你们还是个问题,所以,我的想法是到吐蕃去买牛羊。”
  
      “可。,我们没钱啊。”拓跋鹰苦涩的答道,这些年朝廷给的赈济都是粮食,现在却说晋人的粮食不适合草原,这再度证明了部落老人的话,晋人不可信。
  
      “柳掌柜有什么想法?”秋云适时插话问道,今天的谈话比较轻松,秋云和端木正都没穿正式的官服,都穿着简单的便服,细软的棉布很贴身,袖口很小,与晋人常着的宽袖长袍不同,这种小袖口的服装更象胡人的服饰。
  
      “瀚海商社再有钱,也不可能为部落十万之众提供粮食。”拓跋鹰苦叹着冲秋云深深一拜:“大人,还请看在这些年拓跋部落为朝廷效力的份上,多加体恤。”
  
      “贤侄多心了。”秋云将他扶起来,笑呵呵的说道:“我和你父汗有多年交情,朝廷对拓跋部落一向关怀,断不会看着部落子民饥饿,不过,贤侄,还是那句话,朝廷能提供的粮食有限。”
  
      正说着,下人来报瀚海商社柳寒求见,秋云有点意外,看看天色,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柳寒居然在这个时候求见,这让他有点意外。
  
      秋云只是稍稍沉凝便让人召柳寒进来,毫无疑问,柳寒此来是为拓跋部送粮的事,自己必须给他这个面子,再说,在花溪河上所作两首诗,可谓豪迈不羁,短短数天时间便传遍了凉州,这让他也有几分好奇,想看看这个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居然能写出这样的诗来。
  
      “见过大将军,见过端木大人。”柳寒快步进来,看到秋云和端木正便赶紧施礼。
  
      看着低着头的柳寒,秋云露出淡淡的笑意,这丝笑意只是一瞬间便从脸上滑过,神情变得有些严肃的招呼柳寒起身。
  
      “大将军,端木大人,草民匆忙求见是为拓跋部落送粮之事,”柳寒开口便直奔主题,这里都是明白人,犯不着绕圈。
  
      “哦,就在刚才拓跋少可汗已经将你的要求说,柳先生又有什么想法?”秋云温和的问道。
  
      柳寒沉稳的点点头:“少可汗来时,我没考虑清楚,少可汗走后我又想了想,有些问题还是难办,所以想来请大将军和端木大人指点。”
  
      “哦,那些问题,还请柳先生畅所欲言。”端木正微微皱眉,神情依旧平和。
  
      从第一句开口,两边话里藏刀,秋云神情温和,可话里藏着骨头,拓跋鹰已经代你提了三个问题,你还有什么要求?别以为朝廷要靠你,你别不知好歹,以为朝廷需要你出力,便拿起架子,说到底,你不过一商人。
  
      端木正不知道柳寒听没听出其中的潜台词,所以,他赶紧插话,这个主意毕竟是他出的,他自然不希望还没实施便折戟沉沙。
  
      “第一个问题,按照朝廷规制,粮食不可出关,”柳寒也不客气立马说道:“秋大将军同意我瀚海商社送粮出关,自然不会追究,可据闻秋大将军很快要返朝,新来的大将军不知是谁,若他不认可,我瀚海商社便要受到朝廷重处,严重的话甚至会抄家问罪。”
  
      这万恶的封建社会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前任说过的话作过的事后任不认,这样的事在前世便发生过,柳寒自己便曾亲身经历过。
  
      可这个问题实在太尖锐了,被柳寒毫不客气的捅出来,秋云眉头紧锁,心里隐隐有些不高兴,端木正在秋云身边数年,早已经了解秋云的习惯,见状连忙插话。
  
      “柳先生这大可不必,”端木正笑道:“大将军虽然要离开凉州,但之前自然会上报朝廷,不会出现你担心的情况。”
  
      端木正觉着自己将话说成这样,柳寒应该明白了,不再在这纠缠,没成想柳寒很坚决的摇摇头:“端木大人,此言差也,经商有个最简单的规则,就是风险和收益成正比,在这个条件下,要尽可能将风险降到最低。
  
      这些年,大将军和端木大人对瀚海商社多有照顾,豪族的数次窥视都赖大将军主持公道,能为朝廷为大将军出力,草民不敢不竭尽全力,但草民也开诚布公,此事草民有顾虑,瀚海商社只是一个商社,没有世家豪族的力量,大将军若在凉州,草民没有任何顾虑,可大将军毕竟要回朝,草民不得不多想一点。”
  
      柳寒也没客气,言语虽然谦卑,可问题一点不含糊,话说得很明白,你要我干这事就得让我安心。
  
      话说到这里,秋云的笑容已经消失不见了,心里有些烦躁,只是多年为官的涵养让他克制住了,端木正也有些不高兴,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你为朝廷出点力还推三阻四的,到底是商人,浑身铜臭,斤斤计较。
  
      可柳寒提出的问题,他端木正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柳掌柜觉着该怎么办?”秋云问道。
  
      柳寒在心里点个赞,到底是大将军,从开始到现在,话不多,可一开口便直指核心。他略微沉凝下说道:“我有个想法请大将军和端木正参详。”
  
      秋云和端木正悄无声交换个眼色,端木正冲柳寒点点头,柳寒于是接着说:“既然是朝廷的事,那就应该光明正大堂堂正正,拓跋部落需要粮食,朝廷暂时无法赈济,那便可由大将军府和凉州府联合下令,允许拓跋部落在凉州买粮,端木大人亦可协助少可汗说服世家豪族卖粮,我瀚海商社可负责将粮食送到拓跋部落,大将军,端木大人,这个主意如何?”
  
      端木正闻言不由哭笑不得,这柳寒轻轻一转身便将他给套里面了,而自己却跳上岸,将来不管有什么事,都与他无关,人家买了粮,我只负责送粮,这有什么罪!
  
      可要反对这个提议却很难,柳寒说得好,朝廷的事要堂堂正正光明正大,大将军府和凉州府自然应允许受灾的拓跋部落买粮,瀚海商社无粮,所以只能找门阀世家买粮;门阀世家若是不卖粮,自然他柳寒没这个能力说服他们卖,这自然又是官府的事,他端木正自然应该出力。
  
      “可。”端木正急切间想出个理由:“少可汗刚才才说,拓跋部落没钱,若没钱怎么买粮?”
  
      “这个草民倒是想过,草民手上还有点银钱,可借给少可汗,只是这笔钱不多,能买到多少粮草民就不知道了。”柳寒说道:“而且,这事还得快,若大漠严重缺粮的消息传来,粮价势必上涨,到时候。”
  
      秋云已经完全看清柳寒的目的了,看清归看清了,可秋云又很难指责他,柳寒甚至没有隐瞒他的目的,他就要两个字,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