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三十六章 别凉州 上
    秋云依旧有些生气,为朝廷出点力就这样瞻前顾后,患得患失,难怪天下之事如此糜烂,朝堂之上君子难立,这些商人只知道吸食天下百姓的血肉,享受朝廷的庇护,却不肯为天下安危分担丝毫责任,真是一帮蛀虫。
  
      柳寒神情愈加恭谨,秋云冷冷的扫了柳寒一眼:“朝廷是有力量赈济的,不要趁朝廷暂时困难便借机要挟,.”
  
      “不敢,草民万万不敢。”柳寒当即躬身,好像非常紧张。
  
      “不敢?!”秋云的神情愈发淡了,语气也愈发冷了,柳寒躬着身子,低着头看不见:“不是不敢,你不是说了吗,要将风险降到最低,其实,所谓风险,不过是你的借口,有大将军府为你作保,你还担心什么?!为朝廷出点力,就那么大风险吗?!”
  
      柳寒看不到秋云,可秋云也同样看不到他,他同样露出了不以为然的神情,心中拔凉拔凉的,秋云在士族中在官员中,算是开明的,可在骨子里,依旧是盛气凌人。
  
      秋云重重叹口气,端木正见状适时插话:“柳先生,看你的诗,也是慷慨豪迈之人,怎么作起事来,如此畏首畏尾?”
  
      柳寒抬起头来看着端木正和秋云,轻轻叹口气:“大人错了,若只有我柳寒,怎么作都行,可我瀚海商社上下有数百口人,我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必须为他们考虑。
  
      大将军,在过去数年,瀚海商社遭到多少士族门阀的攻击,若非大将军主持公道,瀚海商社恐怕早已经不复存在,大将军给我为朝廷出力的机会,我应该珍惜,可我必须考虑大将军走后,那些门阀世家会不会借此机会,将瀚海商社彻底掀翻,大将军,并不是每个人都象您这样,视胡人和晋人都为大晋子民。
  
      士庶之别,晋胡之别,在很多士族眼中犹若天堑,为胡族送粮,本身便违反朝廷律令,这事若无人追究便罢了,若有人借此兴风作浪,不但我瀚海商社,就算您,也会受到攻牵连。”
  
      柳寒一气说完,长长吐口气,秋云和端木正相对无言,现在他们不得不承认柳寒说得不错,秋云这样作本身便冒了风险,朝廷对塞外胡族的策略一向是分化,塞外雪灾旱灾,朝廷名义上要赈济,可实际上,多数时候,都是以赈济为名,行分化瓦解之实,朝中曾经明确提出,对塞外胡族就象养狗,不可喂饱。
  
      见秋云和端木正意有所动,柳寒轻轻叹口气:“其实,按照我的方案,无论大将军还是端木大人,要承担的责任都很小,就算有人想兴风作浪,也兴不起大浪。大将军,您就要回朝了,朝廷必有重用,若有人借此攻击,虽然不至于。。,但毕竟有一番风波。”
  
      拓跋鹰开始还不明白他们究竟在说什么,渐渐的也明白过来了,心里的怒火不住翻腾,难怪部落老人都说,晋人晋人朝廷都不值得相信,原来在他们眼中,草原英雄就是条狗,可就算狗,也该喂饱,就连这,他们也不愿作。
  
      怒火在燃烧,拓跋鹰极力克制,柳寒似乎察觉了他的情绪不正常,不住悄悄给他使眼色,拓跋鹰咬着牙忍着气,看着秋云和端木正,他知道,尽管他现在的修为到了武师七品,尽管这俩人没有一点修为,可他决动不了他们一根手指头。
  
      “好吧,”秋云终于点头:“就按你说的办。”
  
      端木正低着头苦涩的叹口气,欲言又止,重重的叹口气。柳寒接着说:“多谢大将军体谅,端木大人,这事还得多看您,我过上几天便要去帝都,少可汗,咱们走吧。”
  
      拓跋鹰阴沉着脸点点头,起身便要随柳寒走,端木正忽然开口:“柳先生,闻听瀚海商社前段时间收购了不少粮食,柳先生不会藏私吧。”
  
      柳寒微微一笑,再度躬身施礼:“一切都听大人安排。”
  
      端木正淡淡一笑:“我送送两位。”
  
      秋云静静的站在厅堂上,一个人影从黑暗飘出来,这个人好像出现得很突兀,又好像一直都在那,又好像一直都不在,虽然在灯光下,可给人的感觉却很模糊,看不清他的面容,只看到一团灰色的影子。
  
      “消息属实,有人在军营里布局杀他,出手的刺客有三人,修为最高的有武师六品,不过,他身边忽然出现了两个修为极高的高手,俩人联手挡住了那个六品高手的刺杀。”
  
      “这俩人都是陌生面孔,我们的人调查过了,这俩人是半个月前才到凉州的,很快便成了他的亲兵。”
  
      “没有查到刺杀者的身份,他已经下令封锁消息,三个刺客均当场身亡,他的亲兵死了七个。”
  
      从头到尾,秋云都没有说话,只是灰衣人自己在说。
  
      秋云嘴角挂着淡淡的冷笑,他很清楚,这是有人摁奈不住了,想要强行出手。他扭头看看宽大的书案后面的虎皮椅,很多人都惦记着,迫不及待的想要坐上这把椅子,殊不知,这把椅子是天下最难坐的几把椅子之一。
  
      “柳寒的修为很高,比我高,刚才他已经感觉到我的位置。”
  
      秋云愣了下,随即想起秋歌的报告,微微点头。
  
      人影再度隐去,大堂上又是空荡荡的,只有秋云孤零零的身影,秋云走出来,抬头看看满天繁星,群星在夜幕上闪烁,四周空旷无人,整个将军府静悄悄的。
  
      整座将军府分作前后两院,后院才是秋云家人居住的地方,前院则是秋云处理政务的地方,但不处理军务。护羌将军府不兼管凉州地方政务,但涉及塞外胡族的事务,则由大将军府处理。
  
      黑沉沉的院子空旷无人,秋云不紧不慢的朝内院走去,端木正从后面追上来,俩人并排缓步向后院走去,显然,端木正经常上后院。
  
      “这柳寒不简单啊。”秋云轻声叹道:“端木,能行吗?”
  
      黑暗中,端木正轻轻一笑:“大将军放心,柳某不过一商人,那知政务,不过,说来,这柳某在经商上倒是个天才人物,他好像早就知道大漠今年有灾,所以瀚海商社早在春天便开始收购粮食,我估计他已经存下了数万石粮食,仅凭这些粮食便可缓解拓跋部落的困境。”
  
      “我倒不担心拓跋部落的问题,柳寒这个主意倒是不错,”秋云说道:“关键是我离开凉州后的情况,你必须逼拓跋部北进,对内,你要注意与马家的关系,马竟这个人没有那么多士庶之别。”
  
      说到这里,秋云停下来,望着黑黝黝的飞掾,一只怪兽蹲坐在掾尖,警惕的注视着四方,端木正有些惊讶,他没想到秋云对他说这些话,这有点将凉州和护羌大将军府托付给他的意思,这让他太震惊了。
  
      “方达,你要注意与他的关系,”秋云又轻轻叹口气,似乎很是遗憾:“拓跋部北进后,凉州暂时安全了,不过,凉州的隐患很多,要特别注意拓跋部落的动向,柳寒要派人去拓跋部落,你也要派几个人去,要严密监控。北进不成,是有可能南下的。”
  
      端木正下意识的点点头,他从未想过自己能主掌护羌大将军府,在之前,秋云流露的口风是让方达暂时接任大将军府,主持凉州军事,怎么短短几天时间就变了?到底是什么原因?秋云究竟是怎么想的?自己能行吗?
  
      “如果,一旦有军事行动,凉州周边的军队轻易不能动。”
  
      “大将军,您的意思是,”端木正试探着问:“让方达先动?”
  
      秋云迟疑下微微翕首,端木正强摁心中震惊:“大将军,您这意思,是.”
  
      秋云停下脚步,扭头看着他,月光下,他的神情清冷,目光冷峻:“对,我想先将凉州和这大将军府交给你,至于朝廷的安排,要等我回朝之后再看。”
  
      “大。。大将军,”端木正有些口干,这实在太突然了,怎么会变成这样,他有些糊涂了。
  
      看着端木正惊讶、迷惑、不解的神情,秋云淡淡一笑:“你在这个位置上,要记住一个铁律,千万不要与朝中大臣有任何私下联系,记住,千万记住,如此才能保你一世平安。”
  
      “是,大将军,我记住了。”端木正还是有些恍惚。
  
      秋云站住脚,转过身温和的看着端木正:“回去吧,回去好好想想,如何保持凉州稳定,唉,可惜啊可惜。”
  
      端木正呆呆的看着长叹着离去的秋云,忽然感到他是如此孤独寂寞。
  
      “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嘿嘿,饮者留名,嘿嘿。”
  
      夜色中传来秋云低低的嘲讽,端木正无声的叹口气,转身朝外走,走了几步,他站住了,拍拍自己的脑袋,这个消息太突然了,以至于将正事都忘记了,转身要去追秋云,走了几步又停下了,站在那发了会呆,长叹一声后,转身加快脚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