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三十七章 别凉州 下
    两天之后,秋云大会诸将,在姑臧的众将领纷纷赶到大将军帐,秋云在会上宣布,他将在三日后奉召返朝,在他离开期间,大将军府暂由长史端木正代领,为防止他不在期间,凉州局势发生变化,各关隘必须增加兵力,加强警戒。随后秋云部署,向各关隘增兵。
  
      首先调动的是黑骑,三千黑骑中的两千被调到萧关,由秋歌统帅,长骑营一部调到落雁关,中垒营主力调黄沙关.。
  
      “各部,必须严守军纪,无事不得出营,务必服从大将军府的调遣。”秋云神情严厉,诸将轰然应诺,待诸将归位后,秋云起身双手拿起令箭令旗甚重之极的送到端木正面前,大帐之内,无数双眼睛盯着,端木正迟疑下伸手接过来。
  
      “所有干系都是你的了,凉州就担在你肩上了。”
  
      “请大将军放心,卑职定不负将军所托。”端木正郑重的接过令箭令旗。
  
      听到秋云的命令后,诸将神情不一,大都盯着帅座右下方的座位上的年轻将军上,这个将军便是方达。秋云回朝的消息早已为诸将所知,方达是接替秋云呼声最高的人之一,另外一个则是坐在方达对面的马家军统帅马竞,第三个则是秋云的大儿子秋歌,可谁都没想到,秋云居然选择了端木正。
  
      帅帐之中,无人敢私下议论,可诸将神情不一,多数看着马竞和方达,俩人的神情各不相同,马竞胸膛起伏不定,有些忿忿不平的望着秋云。方达的神情却比较奇怪,似笑非笑。
  
      “诸位将军,去年冬天大漠草原遭遇雪灾,今年春天又遇上旱灾,诸位都明白,胡人渡灾,多是入境劫掠,本帅制定了驱虎吞狼之计,为拓跋部落提供部分粮食,诱其向北进攻,”秋云将自己的部署简单向诸将讲了一遍,这也是他的习惯。
  
      “可,拓跋部落是否中计北进,亦或干脆南下,所以,各关要加强戒备,凉州要外松内紧,不要认为关隘上增兵了,便可松懈,各部要加强训练,士兵无故不得出军营。”
  
      秋云的神态一反往常,语气非常严厉,目光也不停的在诸将身上扫视,最后停在马竞身上。马竞看着便是个武人,身材高大壮硕,即便坐着便比周围的诸将高上一头,粗大的手掌稳稳的放在膝上。
  
      在秋云帐下,马竞掌控的军队不是最多的,也不是最精锐的,方达才是,可马竞毕竟出身马家,马家在凉州有上千年历史,家族中涌现出无数名将,麾下的马家军乃凉州军中赫赫有名的劲旅,所以,论影响力,毫不含糊的位居第一,甚至比秋云也差不了多少。
  
      “请大将军放心,末将一定谨奉号令,绝不松懈。”马竞嗓门很大,中气很足:“可,大将军,端木长史从未指挥过作战,一旦胡族入侵,他能掌控中枢吗?”
  
      诸将全看着端木正,端木正神态平静,秋云淡淡一笑:“马将军过滤了,端木正掌控大将军府,是遵朝廷规制,大将军暂时无法行使职权时,由大将军府长史临时担任,大家都在猜,我此次回朝还能不能回来,这个,我也不知道,所有的事都取决于朝廷,取决于皇上,如果,我另有任用,皇上自然会任命新的大将军,在此期间,凉州的安危就拜托诸位了。”
  
      这话堂堂正正,谁都找不出一点毛病,马竞嘿嘿笑了笑,抱拳道:“请大将军放心,卑职绝不辜负大将军所托。”
  
      众将齐齐起身冲秋云抱拳:“请大将军放心,卑职绝不负大将军所托!”
  
      秋云看似满意的点点头,眼角瞟了下方达,从头到尾方达始终没说一句话,可在座诸将都知道,方达的部队变化最大,抽调到各关隘的部队有七成是他的部队,在开会之前,方达手下有一万齐装满员的部队,现在就剩下两千人了。
  
      “方达将军。”方达腾地站起来,面对秋云抱拳施礼,秋云说道:“这次抽调的部队多是从你的部队中抽调出来的,你有什么想法?”
  
      “回大将军,没有。”方达不卑不亢的答道。
  
      秋云微微皱眉,以前的方达可不是这样,性格刚强,勇猛无匹,眼睛里揉不进沙子,像这样分割使用他的部队,恐怕早已经跳起来了,可今天,他很安静,就像待宰的羔羊。
  
      秋云再度皱眉沉默的看着他,方达迟疑下昂首望着秋云:“大将军,虽然我不理解,但既然大将军有令,末将理当执行,如果大将军同意,末将愿去守萧关。”
  
      “嗯,萧关有秋歌负责,你和马将军都留在姑臧。”秋云说着又扫了诸将一圈,这些将领都是桀骜不羁的骄兵悍将,这些年,他统帅他们,也镇住了他们,现在他要走了,端木正肯定镇不住他们,所以他不是最佳人选,但只能选择他。
  
      他需要端木正来执行逼拓跋部落北上的计划,需要端木正有大将军的职务,哪怕仅仅是暂时代理,也能对送粮入草原产生极大影响。
  
      可今天的方达让他有些看不清,难道是前些天那场秘而不宣的暗杀让他安静下来?不,绝对不是,以他对方达的了解,他绝不是退缩的人。
  
      如果有时间,秋云可以慢慢观察,可现在他没有时间了,众将散去后,秋云将端木正留下,他没有将心中疑惑告诉他,这些都只能让他自己去观察,但还是提醒他,要保住凉州稳定的关键是马竞和方达,对内,则要与卢家搞好关系。
  
      秋云在向端木正移交大将军之职责时,柳寒也同样在叮嘱老王掌柜,柳铁回来了,带回来三百匹好马,老王掌柜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筹备出两百辆大车,他又从市场上买了一百多匹骡马,如此上帝都的准备工作便完成。
  
      “一定要记住,我们不出面,不管买粮还是其他的,我们只管送粮,我把柳青给你留下,你再挑两个人,由他们去大漠接收战利品.”
  
      老王连连点头称是,神情中满是惋惜,他好不容易收集到的五万石粮食,这位主子一句话,连钱都没收到,便送给了拓跋鹰,商社损失惨重,草原上说有战利品,实际哪有那么多战利品,草原部落都是些穷鬼,能有什么好东西,这笔生意看来是亏定了。
  
      拓跋鹰虽然同样要处理诸多事务,但这几天的事情让他有些兴奋,柳寒不但转交给他五万石粮食,还借给他五万两银子,渡鸟带来部落的消息,父汗同意出兵北方,让他将此决定通报大将军府,同时敦促大将军府尽快送来粮食,粮食一到便立刻出兵,另外鉴于他的随身护卫伤亡惨重,部落又派来七个高手,他们将护卫他前往帝都。
  
      部落的消息让拓跋鹰很高兴,这次到帝都为质,是父汗给他的一个机会,让他到大晋来看看,看看大晋的广饶,见识下大晋的风土人物。
  
      草原上讲究强者为尊以力服人,对诗书礼仪不感兴趣,但拓跋风认为大晋的强大恰恰是因为他的文字礼仪,而并非强者频出,横扫雄霸西凉的秋云,马踏漠北的方回,其实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就是横扫辽东的段昌,修为也不过区区武师二品,可就是这几个人指挥了数万大军将无数草原英雄斩落马下,让草原上的英雄血染荒野。
  
      柳寒准备去帝都,拓跋鹰想和他一块,但他必须等待部落的来人和将第一批粮食送到草原,柳寒已经等不及了,柳铁回来之后,便开始召集振远镖局韩安商议启程时间,这让拓跋鹰有些郁闷,他觉着柳寒还是个可交的朋友,可以让他告诉自己更多大晋的东西,比如文字和礼仪。
  
      大将军秋云正式宣布即将返朝,凉州百姓很激动,不断有人到大将军府请愿,希望大将军能留下,姑臧乡绅们准备了万民伞,准备在大将军离开姑臧时送上。
  
      与底层百姓不同,凉州门阀士族却很平静,在他们看来,这是理所当然的,朝廷早就下诏让秋云回朝,秋云早就该走了,只是考虑到塞外胡族的动向,秋云才停了这几个月,现在是时候回去了。
  
      让凉州门阀很满意的是,暂时代理大将军的不是那个暴躁的方达而是平和的端木正,虽然这俩人都是出身庶族,端木正毕竟向有文名,不像方达只是一介武夫,况且,卢家也不希望马家接任大将军之职,卢家自己也不可能接任大将军,所以各方对秋云的这个选择都还满意。
  
      四大门阀家主先后来访,送给秋云不少礼物,秋云也不推辞,一一收下,与他们相谈甚欢,将自己安定凉州的计划隐约向他们透露部分,恳请他们支持端木正,稳定凉州。
  
      “塞外胡族接连遭遇雪灾旱灾,圣上担忧凉州稳定,一再下旨询问,我定下此策,若能成功,至少可以稳定凉州三年,诸君皆是凉州名士豪杰,还请多多支持。。”
  
      秋云很是担心这些门阀大族暗地里破坏驱虎吞狼之策,毕竟在过去数十年中,特别是秃发树机能叛乱中,四大门阀损失惨重,都有不少子弟死于叛乱,因而一再解释,甚至暗示,这个计划已经得到皇上同意,四大家主那还会违扭,一体称是,坚决支持端木正,稳定凉州。
  
      带着重重忧虑,泰定十六年七月,凉州大都督、护羌大将军秋云踏上返朝的路途,随他一同返朝的仅仅只有二十个家丁,其余八百家丁家将全数留在凉州。尽管秋戈一再恳求留在凉州,陪同大哥秋歌镇守凉州,秋云不为所动,严令他随同返朝,秋戈无可奈何,满腹惆怅的在花溪河上大醉一场。
  
      在秋云启程前两天,柳寒已经带着他的庞大商队启程往西都长安出发了,大将军秋云返朝,凉州军早早开始清剿沿途盗贼流民,道路上前所未有的干净清爽,宵小遁迹野岭。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