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三十八章 天下兄弟会
    长安巍峨高大的灰色城墙出现在眼前,韩安才长长吁口气,他扭头看看柳寒,柳寒正眯着眼睛看着这闻名已久的城市,这个城市闻名已久,可他从未到过,十多年前逃出大晋时,他没有踏足长安,而是避开了长安,从南面的山区穿过,企图避开那个恐怖的追杀者,他在山区躲了十多天,可惜即便这样也被识破了。

    看着城门处严密的检查,柳寒轻轻叹口气,当年他还是该入长安,至少那个追杀者,到现在他还不知道他叫什么,但至少他不敢轻易在长安动手。

    这个城市既然冠以西都之名,城内安防自然非常严密。从前朝大周开始,长安便是都城,本朝立国亦是以长安为都,但到了太宗时期,为了避开胡人的威胁,同时,因为立国时期的战乱,长安损毁严重,于是下令迁都洛阳,以洛阳为都,以长安为西都。

    大晋从立国开始,便与胡族征战不休,长安成为支持凉州和并州的重要据点,因此大晋常年有重臣坐镇长安,从武帝开始,坐镇长安的便是皇族成员,现在坐镇长安的便是秦王燕辙。

    秦王燕辙为当今皇帝第三子,今年三十二岁,朝野间向有贤名,自三年前坐镇长安后,将长安及雍州治理得井井有条,向西支持凉州,向东支持并州,使雍州成为两大主力战场的坚强后盾。

    站在小山丘上,看着这座雄城,柳寒默默无语,商队中的伙计和镖师却很兴奋,特别是镖师们,这趟镖的目的地便是长安,到了长安,这趟镖便算结束了,便可以带着丰厚的报酬回家了。

    不但镖师趟子手们很兴奋,就连韩安黝黑的面庞上也泛出一丝轻松的喜色,这趟镖是镖局开业以来最大的一趟镖,看看这一长溜马车,他心中就像放下一块巨石一样轻松。

    凉州从来没有这么大的商队,甚至在他几十年保镖过程中,这都是最大的商队,这么大的商队,很难不引起人的眼红,所以,他和柳寒的意见相同,借住秋云返朝之势上路,而且一定要赶在秋云之前到西都,他们要提防的不仅仅有沿途的山贼和流民,还有那些红了眼的官府,沿途任何一个官府都可能借口将他们扣下。

    大将军返朝的威势不可挡,不但山贼宵小遁迹,连官府都廉洁起来,他们沿途没有受到任何刁难便到了西都长安城下。

    “关防挺严,咱们进城吧。”

    城门处不但有衙役,还有不少穿着红色铠甲的士兵,城门口处排着两列长长的队伍,城门上下,士兵紧握刀枪警惕的注视着,城门楼上,城防弩大张箭矢上弦,一副如临大敌之势。

    韩安摇摇头:“平时没这么严,秦王近卫都出动了,看来城里是出了大事。”

    红色铠甲的士兵来自秦王卫队,柳寒眉头微蹙随即展开笑了笑,说道进城。长长的车队向城门处走来,他们在远处的停顿已经引起注意,还没到城门处,便有个军官带着人上来拦住他们,在前面的柳铜连忙上前交涉。

    军官检查了他们的身牒和官文,有些疑惑的看看车队,官道上一溜两百多辆大车,看车辙的痕迹,大车颇为沉重,车上蒙着雨布,雨布下的樟木箱子上满是泥迹,显然走了很长的路。

    “军爷,城里是有什么事吗?”韩安讨好的笑问道。

    军官打量他一下,瞧瞧车上的镖旗,振远镖局,总算知道这个镖局,韩安悄悄递过去一张银票,军官瞟了眼,十两银子,这才轻轻哼了声:“昨晚,有天道会的贼子作乱,秦王殿下令,今日全城大索,务必不让贼子脱逃。”

    韩安大吃一惊,军官看着他,韩安连忙说:“这天下会的贼子可真是胆大包天。”

    天道会,这个会究竟什么时候成立的不知道,但从百年前便出现在大晋的朝野,其名字便取自《道典枢密》所言:“天之道,损有余补不足。”

    天道会从成立之初便与豪门大户作对,孝宗年间,天道会在青州叛乱,宣称“天道不公,吾为天下公之”,旗帜所向,百姓蚁从,很快聚集了数十万,青冀二州豪门损失惨重,几个有名的上品门阀被诛屠一空。

    官府匆忙调动边军进剿,历经十余年时间,才将天道会镇压下去。可因为镇压天道会,抽调了大漠边军,导致对大漠的压制放松,鲜卑人趁势而起,与大晋争夺大漠草原,引发一场持续二十年的战争。

    天道会被镇压后并没有消亡,而是潜入民间,在民间秘密传道。各地官府对天道会的搜捕也不遗余力,因此这些年天道会几乎销声匿迹,今天居然在长安城内做出事情来,这让韩安感到很突然。

    军官挥手让他们过去,韩安回到柳寒身边,上马时瞟了眼柳寒的神情,发现柳寒依旧看着高大的城墙,嘴角有股若有若无的笑意,可眉头却紧锁着,这幅神情让韩安感到有点怪诞。

    殊不知柳寒听说天道会后,心里忍不住在感慨,久违了。

    当年还在杀手营时,他便听说过天道会,还出手干掉过天道会的一个重要人物,不知道是左护法还是右护法,就听见那些会众叫着护法快走,说不定这个会与那个人有什么仇怨,以至于让他们出手杀掉对方这么重要的一个人物。

    或许是看到军官已经查验过了,入城没有再受到任何刁难,交了入城税,商队便入了长安城,这么多车队入城,走过城内的街道,引得长安百姓驻足观看,顺带骑在乌锥上的柳寒也风光了一把。

    顺便说说乌锥,这匹马是从月支过来的,柳寒得到这匹马之后,很无耻的抄袭了别人的版权。

    “老兄,这槐树街不陌生吧。”柳寒基本无视周围的目光,随口和韩安开着玩笑。

    韩安也笑了笑,这长安他来过不知道多少次,不敢说每条小巷都熟悉,可这槐树街倒是去过多次。长安城同样象姑臧一样,有规划好的坊市,不过在管理上却与姑臧完全不一样,每天辰时两刻坊市开门,申时关门,东西两个坊市皆如此。

    长安毕竟西都,无论是街道还是房屋都远远超过姑臧,远远的看见一遍朱红色的屋顶,韩安告诉柳寒那是皇宫。

    “这长安城啊,原来在大周时便是京都,我朝立国之时,长安遍地瓦砾,宫殿残破,太祖皇帝下令重修兴庆宫和未央宫,这兴庆宫刚修好,太祖皇帝蓖了,太宗皇帝登基,太宗皇帝体恤咱老百姓,说剩下的不修了,迁都洛阳,.。。”

    韩安很兴奋边走边介绍,这长安皇宫实际是在武帝时重建的,目前主要有三座宫殿群,兴庆宫、未央宫和大明宫,除了这三大宫殿外,另外还有两个王府,目前坐镇长安的秦王府和侯府,秦王自不待言,这侯府原来便是分封在这里的潞王,潞王的祖上是太宗皇帝的三儿子,按照大晋爵位制,如无朝廷封赏,每过一代便降一爵,潞王府便从亲王下降到侯爵。

    听到这里,柳寒禁不住有些好奇:“这主意是谁出的?够英明的。”

    “那是自然,这规矩是咱太祖皇帝定的,”韩安摇头晃脑的说道:“太祖皇帝说了,没有为国家立下新功,凭什么享受天下百姓的奉养,过一代降一等,很公平。”

    柳寒闻言暗暗点头,难怪这太祖皇帝能夺得江山,就凭这份眼光,这天下就该是他的。别看只是除爵一等,这却可以逼着这些龙子龙孙们努力,而不是成为纨绔子弟。

    韩安接着又介绍了些长安美食和青楼,沿途他是口若悬河,走了一路讲了一路,看着便到了坊市。长安的坊市规模比姑臧要大多了,就是坊市内便分了好几条街道,这槐树街便在坊市内。

    “老韩啊,这趟镖完了,打算是留在长安还是返回姑臧?”

    柳寒说着,忽然感到有人在暗中打量自己,他不动声色的将功力提起来,六识全力展开,开始探查是谁在暗中窥视。

    车队有两辆马车,这两辆马车在车队中很是引人注意,天娜三女毫不顾忌的打开车窗,好奇的打量着两边的街道和行人,大晋的富庶早已闻名西域,西域的智者摩智大师早就说过,要求学便一定要上大晋来,摩智大师是西域最有学问的人,连他都这样说,大晋的文化早已名扬西域各国。

    另一辆车的纱窗却始终没有打开,老黄端坐在车内,默不作声的透过纱窗看着两边的街道行人,神情无悲无喜,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这里没有多少变化,还是以前的老样子。

    暖香阁,香风阵阵,丝竹不绝于耳,公子王孙把酒酣歌;

    三步倒,酒浓长街,布衣汉子往来不觉,酒娘当庐提盏,喧嚣不断;

    董家老铺,香味浓郁,这里的驴肉是长安一绝,有数百年历史,到了长安没吃董家老铺的驴肉,等于没到过长安;

    ..。

    一切都是老样子,老黄轻轻长叹,这声叹息,无愁无悲无喜,连他自己都说不上,只有一种淡淡的怅然,回想这二十多年,恍若昨日,当年被虏西域,压根就没想过还能回到中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