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四十章 背叛 中
    毕良笑了下,没再和柳铁说什么了,引着柳寒朝后院去,柳寒叫上老黄,俩人边走边打量这院子,天娜三女也好奇的打量着这院子,她们不敢打搅柳寒,只是偶尔悄悄的低声说两句。
  
      不得不说,这院子比老王准备的那院子漂亮多了,老王的那院子,大气粗狂,有边塞的豪迈,可这院子却是精致,无论是院子里的花草,还是回廊的雕琢,无一不是精心所为。
  
      “这沙木尔还真会享受,啧啧,我说老黄,咱们到帝都也弄一这样的院子怎么样。”柳寒边看边交口称赞。
  
      “行啊,你不是庶族了吗,买个这样的院子没问题。”老黄不咸不淡的答道。
  
      听出老黄口中的揶揄,柳寒扭头笑道:“那是,这要是可以买士族,咱就买个士族身份,对了,老毕,这样的院子多少钱?”
  
      毕良呵呵笑起来:“以主子的财富,买这样的院子轻而易举,主子这次上帝都,老储应该已经准备好了。”
  
      “难说,这老储办事可没你牢靠。”柳寒说着语气一转:“老毕,家里人这几年还好吧?”
  
      毕良迟疑下笑着说:“托主子福,都还好。”
  
      毕良也是走西域被马贼劫掠,他比较幸运的是,马贼没有杀他,而是将他卖了,辗转被柳寒买下,他之前没有成亲,被派回来后才成的亲。
  
      显然毕良来过多次,对这里很熟悉,带着柳寒将房间转了一圈,卧室书房洗浴洗浴间,房间里的东西一应俱全,柳寒非常满意,毕良轻轻舒口气。
  
      “天娜,烧点水,泡茶。”柳寒吩咐道,毕良连忙说:“主子,我不知道您是不是带了厨子,我安排了两个厨子,您要不要见见?”
  
      “让柳铁见见就行了,老毕,你也坐下,咱们一块喝喝茶,有些事我要和你说说。”
  
      毕良闻言先施礼再坐到柳寒的对面,天娜从行囊中拿出茶具,美姬则拿出炉子,就在边上开始烧水。
  
      “今后商社的中心要向帝都方面转变,老王那我让他收缩,你这边却不能收缩,要扩大,过段时间,我让老王给你调两个商队过来,这两个商队,一个走并州,一个走帝都。”
  
      “回主子,这到帝都主要经营范围是.。。?”毕良有些惊喜的问。
  
      “原来是打算作皮货,既然你要作,我就换一个吧,”柳寒沉凝下,忽然感到不知道该作什么,这个时候经营的商品不算多,除了土特产外,剩下的就是珠宝粮食皮货丝绸茶叶,凉州丝绸虽然有名,但比起江南来,又要差点,从掌握的信息来看,帝都最流行的还是江南丝绸,凉州丝绸的市场不大。
  
      珠宝和茶叶,长安本地不产这两样东西,剩下的便是皮货,现在毕良要作皮货,他在帝都再作皮货,等于抢了长安店的原材料。
  
      “到了帝都看看再说吧。”老黄慢悠悠的说道,柳寒嗯了声:“行,就这样吧,我到了帝都再给你来信。”
  
      “是,主子。”
  
      在座三人谁也在意毕良称呼的前后变化,在城里店里时,毕良绝口不提主子二字,都是称呼东翁东主,可到了山庄便改口称主子,这点与姑臧老王不同。
  
      “这长安城内的富翁不少,得想点办法赚他们的钱,”柳寒思索着说:“老毕,在长安开个酒楼有问题吗?”
  
      “开酒楼?”毕良先是愣了,随后有些纳闷,这些年,瀚海商社多是长途贩卖,从未想过开酒楼旅店,今儿刚进长安怎么就想起开酒楼来了?
  
      “对,”柳寒点头肯定的说:“一直以来,咱们都是商队走西域大漠,这实际上是一条腿走路,走西域的获利最丰,可这条道越来越难了,马贼越来越多,一次损失,恐怕我们要好几次才能弥补,所以,我想咱们干点实体,别老弄这些虚的。”
  
      “可是主子,”毕良小心的说:“长安城内的酒楼不少,可都在门阀世家手中把持,我们要买很难。”
  
      柳寒眉头微蹙,他的想法是开个有特色的酒楼,让那些门阀世家到此来聚会,可以从中打探到消息,当然另外还有个行业,比这个更好,那就是妓院,可开妓院就彻底落到下九流中了,大晋不禁娼妓,好些名妓的地位还颇高,但若开妓院,那又另当别论,按大晋律,妓院为贱业,凡妓院经营者均为贱民,而贱民则三代不能进学不能任官不能为吏。
  
      在大晋,官与吏是不一样的,官是朝廷委任,吏则是地方招募,比如县官为官,主薄也勉强可称官,但衙役班头等则为吏,这等小吏不需要上级任命,县官直接招募。
  
      这些妓院经营者都不能干,而且,妓院经营者的家也有严格规定,家里的大门必须是黑色的,家里再有钱,也不能有两进以上的房子。
  
      简单的说,妓院老板是比商人还低的贱民,稍微有点身份的人都不屑与之交往。
  
      所以柳寒否决了开妓院的设想。
  
      “凡事不要太急,”老黄开口道:“这边先按老毕的想法干干,到帝都再看,东翁看看再说吧。”
  
      柳寒轻轻叹口气,老黄微微摇头,俩人都知道对方说的什么,老黄觉着柳寒动作太快,太急于找出那个人,可那个人到底躲在那?根本不知道,现在所有的线索都很模糊,甚至称不上线索。
  
      由于大漠旱灾,现在的皮货行情很好,再加上前期囤积的粮食,他们可以低价购进一批皮货,比别的皮货行占得先机,经过这一轮,至少可以在皮货这个行业立住脚,这样好的机会要放弃了实在太可惜。
  
      “黄先生说得好,这事急不得,”毕良小心的说,可一迎上柳寒的目光,他立刻改口说:“如果主子要作,我马上去找地点。”
  
      “还是不要急,再等等。”老黄说道,柳寒望着翠绿的柳树叶想了想说:“就这样吧,老毕,你记住这个就行,留心下,至于是不是马上作,我再想想,对了,店里还有多少资金?”
  
      老毕立刻答道:“店里的资金还充足,主子要的话,我现在就可以提供八万两银子。”
  
      柳寒点下头:“全抽走也不行,调给我五万银子吧。”
  
      毕良连声答应,柳寒此时手中的现银不多,在姑臧给拓跋鹰五万银子,到帝都后还不知道有多大开销,带货能卖出多少银子,现在都还是个未知数,柳寒的目的又是要尽快接触朝廷高层官员,这样需要的银子便少不了。
  
      天娜泡好茶,给三人送上来,三人喝了会茶,聊起长安的风土人情,柳寒问了下秦王的情况,可毕良始终没能接近上层,提供的情况也就是大路货。
  
      说了会话,柳铁进来报告说都安置好了,柳寒见时间不早了便让毕良回去,让他明天再来,给他们当向导,他要逛逛长安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