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四十一章 背叛 下
    毕良出了院子轻轻吁口气,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回头看了看院子,眼中闪过一道莫名的兴奋,回过头来却看见柳铜正奇怪的望着他。
  
      “柳铜兄弟,忙完了?”毕良亲热的打着招呼,柳铜点点头:“老毕,你这是怎么啦?要回去了?”
  
      “没事,就是热的,”毕良笑呵呵的说:“主子开恩,让我先回家,对了,待会我让人送些柳林酒过来,让大家伙好好歇息下。”
  
      “哦,行啊!老毕,够朋友,没忘了咱们兄弟。”柳铜一听便乐了,满脸都笑开了花。柳铜喜欢喝酒,特别是烈酒,当年被派回来实习时,便爱上了大晋的烈酒,这柳林酒是雍州名酒,从前朝开始便被皇家定为贡酒,每年最好的酒都送进宫里,剩下的被各地门阀士族瓜分,市面上极少见到。
  
      “伙计们都安排好了吗?”毕良又关切的问。
  
      “都好了,”柳铜说:“不过,老毕,这庄子小了点,咱们这次回来的人多,两百多人,好些兄弟只能挤挤了。”
  
      “怪我,怪我,怪我。”毕良满是歉意:“我没想到主子带这么多人回来,告诉弟兄们先挤挤,回去我再找找,一定让弟兄们吃好住好。”
  
      柳铜更加高兴了,大手在毕良肩上拍了几下,毕良疼得直咧嘴,柳铜却象没察觉:“老毕,赶紧回去,把酒送来,晚饭时你再过来,咱们一醉方休,咱们有几年没在一块喝酒了。”
  
      “行了,行了,”毕良不满的叫着躲开他的手:“我说你怎么还这样,没轻没重的,我这身子骨可比不上你。”
  
      柳铜呵呵大笑,俩人边走边聊,神情很是亲密,一直出了山庄,俩人才分手告辞。
  
      毕良没有坐进车厢,就坐在马辕上,马车沿着河岸向城里跑去,看看到了城边,马车却转了弯向东边而去,跑了没多远,就看见绿树丛中有座红装碧瓦的庄园,马车在庄园的后门停下。
  
      “掌柜的,到了。”伙计拉住马车扭头低声说道。
  
      毕良睁开眼,看看四周的绿树,又抬头看看庄园,犹豫片刻跳下马车。站在门前再度抬头看看天空,神情阴晴不定。
  
      门开了,一个壮汉从门里出来,看到毕良便侧身站在一边,毕良轻轻叹口气,迈步走进大门,俩人之间没说一句话,显然,毕良不是第一次到这里来。
  
      进门之后,毕良便不再有半点迟疑,绕过花坛,看见台阶下的青衣管家,低声问少主在吗?
  
      青衣管家点点头:“少主等你好久了,怎么才来?”
  
      “我这不是刚脱身吗。”毕良的语气有些不耐烦,管家也没说什么领着他向庄园深处走去。
  
      庄园很大,比起刚刚离开的庄园大上数倍,花坛回廊,幽静雅致,过了两个小院,便遇上几个侍女,管家上去问了几句,便将毕良交给侍女,自己隐退到绿荫中。
  
      毕良又跟着侍女继续向里面走,又过了一道月亮门,便听见里面有女人的笑声,侍女示意毕良在外面侯着,自己先进去禀报,过了一会,女人的声音消失了,里面安静下来,忽然传出一道欢快的乐曲,侍女又出来,示意毕良进去。
  
      碧水边,树荫下,草坪上,一个绿衣中年人口噙柳叶正聚精会神的吹奏着乐曲,身边寂寞无人,只有空气中淡淡的余香表示,刚才这里的热闹。
  
      毕良恭恭敬敬的站在那,神情没有丝毫不耐,凝神注目的听着这悠扬的曲调,他深知这个看上去淡雅脱俗的中年人是怎样的狠辣。
  
      一曲终了,中年人睁眼长叹一声,毕良依旧没有开口,依旧保持着毕恭毕敬的神情,过了一会,中年人才开口问道:“都安排好了?”
  
      “回老爷,安排好了,都住在常家的别院。”毕良没有抬头,相反脑袋更低了一点。
  
      “他们有多少人?”
  
      “回老爷,两百多人。”
  
      “黥甲。”
  
      随着中年人的声音,从树荫中闪出个灰衣壮汉,壮汉看上去不高,敦实厚重,额头有一块暗红色的印记又为他平添三分凶悍。
  
      “两百多人,能行吗?”
  
      “但凭主子吩咐。”壮汉神情不屑,毫不在意。
  
      “那今晚就去,记住,两百多车货,要一件不落拉回来,尸体要全部处理干净。”
  
      “明白。”壮汉粗声称是,而后悄无声息的离去,就像悄无声息出现一样。
  
      中年人又拿起柳叶,凄凉哀婉的曲调响起,犹如一股寒风刮来,毕良忍不住一阵战栗,禁不住缩了缩脖子,将锦袍紧了紧,曲声哀婉绵长,犹如深闺女子在暗夜中低声悲戚。
  
      “唉,争来夺去,我们都是俗人。”中年人低声叹息,抬眼看着毕良:“你做得很好,明天我就可以将幽草的卖身契给你,你可以领她回家。”
  
      “多谢大人!”毕良面露喜色长施一礼,中年人面露不屑,随口叹道:“为了这批货,咱们费多大精力,要不是秋大将军返朝,那用这么费事,路上便可解决。可恨。”
  
      毕良不敢接口,这位大人的曲声清雅,待人高洁,世人多有好评,可暗地里,这位大人却是杀人越货,手段毒辣,这些年,塞外大漠商道,凉雍商道上,多少商队被劫,货物被抢,人员被全数被杀,都是这位大人干的。
  
      瀚海商社的生意越做越大,这位大人也盯上了瀚海商社,自己有所察觉,可没成想,在大人府上遇上了幽草,幽草是大人府上的舞姬,千娇百媚,舞姿妙曼迷人,让他一下便迷上了。
  
      幽草对他似乎也另眼相看,数次陪伴,大人趁机以将幽草许给他为妾相诱,让他暗中通知瀚海商队的行踪,到此,他意识到自己上当了,可他却已经陷进去了,但他又不忍朝夕相处的商社伙计被被害,同时也恐惧柳寒的报复,于是便向他建议,将整个瀚海商社整体夺占,随后便提出了方案。
  
      大人接受了他的建议,他抓着机会,陆续将店里从西域和姑臧来的人陆续外派,他们的职位由大人派来的人取代,这样很快,大人的人便掌握了整个商社的账务,就在大人准备最后一击时,姑臧传来消息,柳寒要过来,而且随身携带大批货物和银两,大人得知后决定待柳寒到了后再下手,一次彻底解决。
  
      最初大人是准备在路上扮作劫匪下手,可没想到大将军秋云返朝,凉州和雍州军方同时清剿道路,路上下手成为泡影,于是大人一不做二不休,决定在长安下手。
  
      长安官防严密,下手的风险很大,可也有得天独厚的条件。首先负责保镖的振远镖局离开了,振远镖局局主韩安有八品的修为,是个非常厉害的对手;其次,到了长安,柳寒的警惕有所降低;第三,为了保证事后推卸责任,大人又制造了天道会事件,所以,长安下手,看似不可能,实际却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中年人说完后拍拍手,两个翠衣女子婀娜到前,盈盈下拜,中年人吩咐道:“带毕掌柜去见幽草,让幽草好好伺候。”
  
      “是!”女子娇声答道,毕良满脑子都是幽草美丽的面容和妙曼的舞姿,向中年人道谢便急急随女子而去。
  
      中年人看着他的背影,嘴角再度露出轻蔑的嘲笑,拍拍手,彩衣舞女踏歌而来,他端起酒杯,轻松的欣赏起歌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