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四十三章 月黑杀人夜 下
    “我第一次觉着,你若入朝为官,当是不错的选择。”

    “哦,那得当个大点的,小官我可不想干,没得受气。”

    “拉倒吧,给你根稻草,你还真顺着爬。”

    “这大晋的官又不难当,你看看那些门阀世家子弟,顶多识几个字,经济之策懂什么?什么都不懂,不一样当官,我怎么也比他们强吧。”

    “还别不服气,人家一句话便能办成的事,你跑断腿还不一定能干成。”

    “这我倒是相信,唉,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掉。”

    黥甲听着他们互相调侃,心中暗喜,加紧调集内息,冲击被封住的穴道,就盼着他们多说几句,他们还真如他希望那样,聊起来没完。

    院外不时传来几声惨叫,黥甲顾不得伤感愤怒,全神贯注冲击被封的穴道。

    对他,对手下的所有人而言,杀人,或被杀,就是生活。

    肩井穴通了,中府通了,天枢摇摇欲坠,眼看着就要通了。

    这时,他感受到一道目光停在他身上,抬头看,却是那公子哥似的人物正看着他,老黄正直摇头。

    “你就不能不装吗?”

    “我可没装,如果他能冲开穴道,我就放他回去,可惜啊可惜。”柳寒叹息着摇头,看着黥甲认真的说:“本来我的打算是,你若冲开穴道,就让你走,然后跟着你,找到那个幕后主使人。

    可你太让我失望了,柳铁是八品巅峰,你的修为已经达到三品,眼看着就要突破四品,可,冲破这几处穴道需要这么长时间吗?你听听,外面的声音都没了,他们马上就要回来了,等他们回来,你再走...”

    柳寒很惋惜,还有点生气,似乎在恨铁不成钢,老黄在边上直摇头,黥甲浑身发冷,他忽然发现自己就象只猴子,人家耍着自己玩呢。

    “行了,别麻烦了,说吧,说出是谁指使你的,现在他们在那,我放你走。”柳寒那语气就像和朋友聊天似的,很随意的抬头在他肩上拍了下,一股宏大的劲头透体而入,刚刚重开穴道悉数被封,这股力道直冲丹田,黥甲魂飞魄散,修行之人若丹田被破,那就彻底成为废柴,力量比普通人还不如。

    好在那股力道在丹田转了一圈便出来了,可就这一下,黥甲浑身冒汗,就像死过一次似的,心神巨创。

    几句话间,柳铁回来报告:“贼子死亡一百三十一人,活捉二十七人,我们伤七人,无死亡。”

    “就这几个货,还伤了七个?”柳寒有些不悦,这些伙计都是他在西域精心训练的,这次随他回来的,最差的也有武士六品,为了培养这些伙计,他耗费了大量心血,仅仅丹药便花了数万银子,损失一个都让他心疼。

    柳铁没有回答,一场激战下来,难免有几个伤亡,况且这还是在激战中。

    “看来还得练。”柳寒叹口气,他对自己设计的攻防阵形很有信心,这个阵形在西域经受了无数次考验。

    所有俘虏都集中在山庄前院,俘虏们无不带伤,全都跪在地上,柳寒看了看,扭头问黥甲:“说吧,说了,我就放了你。”

    黥甲看看稀稀落落的手下,咬牙说:“你把我穴道解开。”

    柳寒淡淡一笑,挥挥手,那股力道再度袭来,这次黥甲却感到浑身一松,试着调动丹田内息,内息沿着经脉流动,他轻轻舒口气,身形闪动,抢过一把刀冲进俘虏群中,刀光闪动,俘虏惨叫着倒下。

    杀光了俘虏,黥甲浑身是血,抬头瞪着柳寒,眼珠血红血红的,凄厉若鬼,手一扬,长刀脱手而出,直奔柳寒,柳寒神色不变,长刀将临之际,忽然下沉,直直插在柳寒面前。

    “关中士族傅家三老爷,距此三十里的秋苑。”黥甲带着丝挑衅,那意思很明显,你知道了又怎样,傅家是关中有名的世家。

    “行,这黑灯瞎火的,我又是刚到长安,你给我带带路,也验证下你有没有说谎。”柳寒不紧不慢的说道。

    “你要反悔?”黥甲寒声问。

    “我说了,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说谎。”柳寒说着扭头,天娜三女捧件黑色外套出来,柳寒双臂一展,天娜三女给他换上黑衣,另外两个伙计也给柳铁换上黑衣。

    换上以后,柳寒冲老黄说:“一级警戒,这里天亮之前处理干净。”

    说完之后也不管黥甲,跃上墙头,再一跃,便消失在茫茫黑夜中,柳铁瞪着黥甲,黥甲慌忙纵身而起,杀了那些同伴后,他已经没有退路,只有跟着,杀了傅三老爷后,再开始逃亡。

    傅三老爷,其实他不喜欢别人叫他老爷,而喜欢别人叫他公子,傅三公子。

    今晚三公子的心情很好,晚上和歌姬们合歌弹唱,闹了半宿,依旧不想睡,兴致勃勃的在书房挥毫,鲜艳的牡丹怒放,金黄色的蝴蝶正俯身在花蕊上,吮吸着甜美的汁液。

    长长吐口气,抬眼看看浓墨的夜色,满足的伸个懒腰。

    “来人。”

    门开了,有人进来。

    “明天拿去裱糊好,挂在中堂。”

    “这叫彩蝶戏牡丹吧。”

    声音很陌生,傅三公子猛然回头,房间里面多了个蒙面汉子,汉子的目光敏锐,神情自若。

    “你是谁?”傅三公子正要大声叫,蒙面人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傅三公子连忙收声,看着蒙面人:“还请问先生何人?连夜来此有何贵干?”

    蒙面人随意的走到书案边,拿起那幅画,就着灯光端详。

    “好画!三公子,技艺不凡!”

    “你是谁?你要做什么?”傅三公子更加紧张,他有些糊涂了,这蒙面人好像进来就是来和他谈画的。

    “三公子是不是忘记了,晚饭前,你才派人去找我,”蒙面人笑道:“来而不往非礼也,我这是来回访。”

    “你!你是柳寒!”三公子大惊失色,有些慌张:“你要作什么?”

    “不是说了吗?来而不往非礼也,你派人来杀我,我自然是来杀你的。”柳寒轻笑道。

    “来.。。”傅三公子正要叫,柳寒摇头说:“别叫了,我向你保证,没人能听见,唉,你的手下若有你作画的水平,我可能还要多费点心思,太遗憾了。”

    “来人啊!”傅三公子冲出房间大叫,叫声在空旷的院子里显得那样无助凄凉,没有人理会他,只有寂寞的月光。

    身后传来关门的声音,傅三公子稳定下情绪,转过身看着柳寒,柳寒的神情依旧那样轻松,微笑着看着他。

    这股笑在傅三公子眼里是那样邪恶,他深吸几口气,稳定下情绪。

    “你不能杀我。”

    “说个理由,让我不杀你的理由。”柳寒说。

    “我是傅家三公子,你不过是个商人,杀了我会受到傅家的严厉报复。”

    柳寒摇摇头:“你要杀我,我自然可以杀你,况且现在没人知道是谁杀了你。”

    傅三公子心中一寒,这家伙的手不是一般的黑,杀光了整个山庄的人,那些美丽的舞姬,歌姬,还有那些下人,还有自己美丽的小妾。

    “不,你不能杀我,我是士族,庶民不能杀士族。”

    “没那么复杂,”柳寒有些好奇:“你怎么会有这样愚蠢的想法?不是说了,你要杀我,我自然可以杀你,这只是杀和被杀的关系,与是士族还是庶族没有半个铜钱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