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四十四章 交易
    傅三公子面如死灰,最有效的威胁在对方眼中便是个笑话,在大晋,一个士族被谋杀,是一个严重的事件,要上报朝廷,地方官会因受到极大压力而全力追凶,所以,不到万不得已,都不敢杀士族,久而久之,天下的士族便有了谁敢杀我的心态。

    可现在,柳寒告诉他,我敢杀你。

    但傅三公子不想死,他有精湛的音律才华和绘画技能,月旦评说他的绘画可入天下前十,最最重要的是,他还有兼济天下的雄心,出将入相,封侯拜帅。

    他,傅三公子终有一天会象先祖那样,执掌天下牛耳,成为大晋的柱石。

    可现在,他要死了。

    无边的恐惧让他浑身战栗。

    柳寒慢慢的走过来,傅三公子伸手阻拦,那双绘出了鲜艳牡丹的手,颤抖着,那张吹出美妙音乐的嘴慌张的叫着:

    “你..。不能.。。不能杀我,你要什么!钱,美女,什么都行,你说,你要什么?”

    柳寒摇摇头,傅三公子绝望了,面对步步进逼的柳寒,他绝望了,忽然之间,灵光一闪,他叫道:“你不会杀我!对,你不会杀我!”

    柳寒奇怪的看着他:“为什么?”

    “你要杀我,就不会说这么多话了。”傅三公子的语气很急促。

    柳寒心说你******还不算太蠢,从一开始,他便没有杀这家伙的打算,在察觉毕良背叛后,他便和老黄商议,按他的意思杀了算了,可老黄建议不要杀。

    不杀的理由有两个,第一,杀一个士族,引起的振动很大,长安城内还有位秦王,这位秦王向有贤名,这个贤名就是士族给的,在他的身边发生士族被杀事件,秦王就算为了维护自己的名声,也会严令追查,而他们一定会引起官府的注意,对柳寒将要作的事不利。

    第二,雁过留痕,就算官府找不到证据证明柳寒杀人,可种能找到一些疑点,傅家是雍州士族,朝廷内外都有大量门生好友,这些人势必盯着柳寒,这对柳寒非常不利。

    简单的说,杀傅三,可以泄愤,可对要作的事情非常不利。

    柳寒在最初并没有答应老黄的提议,他想的是杀人立威,他不能允许背叛,这一路上他都在想,到底该怎么处理这位傅三公子,最后他决定见到这位三公子后再作决定。

    “你要杀我,还要夺我的产业,还是那句话,你给我个理由,不杀你的理由。”

    傅三公子一下抓住对方的心思,对方可以不杀他,但要看他开的条件,想到这些,他稍稍松口气,可随即,他又紧张起来,什么条件才能让对方不杀他呢?

    “我将我的人全部从你的商社退出来。”傅三公子试探着,边说边观察对方的脸色,可对方很聪明的背对灯光,躲在阴影里,看不清他的神情。

    “我是傅家人,傅家在朝中和商场上都有很大力量,我可以调动这些力量帮助你。”傅三公子又急忙加价。

    柳寒还是不动声色,傅三公子有些着急了,他实在拿不准这个人的想法,深吸口气说:“我马上要到京里任职,家族说动尚书台魏大人,魏大人征辟我到尚书台任郎官。”

    老黄向柳寒介绍过大晋的朝廷体制,大晋朝廷分内朝和外朝。外朝以宰相、太傅、大司马等三公为首;内朝则是尚书台,这尚书台乃武帝所创,雄才大略的武帝对外朝大臣很烦,可又不便贬斥他们,于是撇开外朝,创建尚书台。

    尚书台最高长官为尚书令,下为尚书仆射,尚书台分六个部门,部门负责人为曹官,每个曹官下有数名郎官,郎官按品级算不过六品,算得上是小官,但他是在内朝,靠近皇帝,所以也极受重视。

    但此刻,傅三公子拿来作条件却有些信心不足,这毕竟是个小官,只能说是宦途的起点。

    柳寒却露出了一丝笑意,不过这丝笑意隐藏在面纱之下,傅三公子看不见,可他看到的眼睛却变得稍稍温和了些。

    “无论你提什么条件,如何保证你不反悔?”柳寒问道。

    傅三公子感到有希望了,可又为难了,怎么才能让对方相信呢?他试探着问:“要不要我给你写个保证书?”

    “保证书?”柳寒沉凝下摇摇头:“这个不可信,”说着冲外面叫道:“带进来。”

    傅三公子扭头看,从外面进来一个同样的黑衣人,这人手上还提着另外一人,黑衣人进来后,将手上之人扔到傅三公子面前,这人穿着白色内衣,头发散乱遮住了面容。他弯腰将那人的头发拂开,那人双眼圆睁,惊恐不一。

    “毕掌柜!?”傅三公子有些惊讶。

    “这个背主之奴,”柳寒语气冰冷,傅三公子有些惊讶,好像不明白他的意思,柳寒冷冷的说:“我在西域买下他,救了他一条命,又委以重用,可这奴才为了个女人便背叛了主子,三公子认为这样的东西该如何处置?”

    傅三公子瞠目结舌,他完全没想到毕良居然是奴隶身份,按大晋律,奴隶背主,要处以极刑,而勾连奴隶背主之人,也要处以重罚,对于士族来说,这是大忌讳,每个士族家族都有拥有大批奴隶,唆使奴隶背叛主人,等于威胁到整个士族阶层。

    如果这事传出去,傅三公子,甚至连带傅家都会被整个士族阶层唾弃,别说征辟入朝为官,恐怕从此不能再在士族中立足,傅家为了表示清白,对他的处置也肯定极重。

    “你写个保证书,内容便是,你唆使我的奴隶毕良卖主求荣,现恳请我原谅,保证不再犯了。”

    傅三公子正恐惧着,没成想柳寒的条件如此简单,既没要求用傅家的东西赔偿,也没要求用傅家的势力,简简单单保证不再犯就行,这让他松了口气,连忙答应下来。

    很快傅三公子便拟好保证书,柳寒看了看满意的点下头:“三公子文采不错,书法漂亮,到帝都后一定大有前途,到时候要多关照小弟。”

    傅三公子开始还有点骄傲,可随即便有些尴尬,他弱弱的看着柳寒,心里期盼着对方赶紧走,好尽快结束这难受的夜晚。

    “这家伙怎么处置呢?”柳寒示意委顿在地的毕良,傅三公子愣了下才明白对方是在问自己,他赶紧答道:“自然是柳先生带回去处置。”

    柳寒摇摇头:“这样的家伙没得浪费我粮食,还麻烦三公子替我处理了。”

    傅三公子愣住了,他完全明白柳寒的意思,这个要求太出乎他意料了,他是士人,是高贵的士人,怎么能亲手杀人呢?

    “三公子,杀了他,然后将他的尸体扔到庄外的大道上,务必要让长安城内的衙役知道,你做到这些,我就当今天的事没发生过。”柳寒的语气很平静也很冷。

    傅三公子明白了,对面这个人实在太狡诈了,他完全落入了陷阱之中。

    从一开始对方便没有打算或者说还没下决心杀自己,但对方一步一步逼迫,让自己认为他是想杀自己,这也符合处理这类事的惯例,所以自己一再提高价码,完全陷入被动。

    现在对方手里拿着自己的保证书,这便等于有了书证,再逼自己杀掉毕良,让毕良的尸体被官府发现,而且还是在自己的庄园外被官府发现,这等于是自己将一个重大把柄送到对方手上,对方不是不想要刚才自己提到的那些东西,而是全部想要,有了这两件事,自己就落入了对方的掌控之中。

    可不答应行吗?

    答案显然是不能,不说对方是不是立刻下手杀了自己,更可怕的是,对方翻过手来,带着毕良上长安府告状,有自己派出去的杀手,有自己亲笔写的书证,更何况,对方手里很可能还有活口,这些人送到长安府去,再揭开大漠和雍凉商道上的劫案,恐怕就算傅家也大义灭亲了。

    摆在他面前的就一条路。

    傅三公子什么话都没说,抄起刀便捅进毕良的肚子。

    柳寒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这家伙还不算太蠢,手段还算果决,将来可以用一用。

    “商社里有你的人,明天我要收到他们的辞呈。”柳寒说完便朝外走,走到中途又停下来,转身看着他说:“记住,如果明天长安府没有发现他的尸体,我们达成的所有协议都作废。”

    傅三公子没有回答,只是仇恨的目光盯着柳寒,柳寒却摘下面纱冲他笑了笑,转身走进黑暗中。

    到了庄外,在小树林里找到黥甲,黥甲心里正惶恐不安,看到俩人出来,身上却没有血腥味,心中疑云大起。

    “你打算去那?”柳寒解开黥甲的穴道问道。

    黥甲有些惶恐,他忽然觉着天下之大,却无处可去,迟疑会才苦笑道:“不知道,或者去江南吧,那边离傅家远点。”

    “你是傅家的奴隶?”柳寒又问。

    黥甲摇摇头:“不是,我在傅家算客卿。”

    “傅家有多少客卿?”

    黥甲叹口气,神情有些沮丧:“大约三十多人,分散在傅家各子嗣手下,修为最高的几个都在傅家家主傅恺手中。”

    “修为大约多少?有几个宗师?”

    黥甲摇摇头:“傅家虽然是士族,还没有能力招揽到宗师,修为最高的大约也就是七品左右,和这位老兄差不多吧。”

    黥甲示意下默不作声的柳铁,这傅家虽说是士族,可也比不上马家卢家这样的大士族,否则这傅三公子也不会等到三十来岁才被征辟,更不会为开拓财源而走上杀人劫货的路。

    “你要去江南?那边有朋友?”柳寒又问。

    黥甲摇摇头:“不瞒先生,我在雍凉二州还有小有薄名,江湖朋友都知道我为傅家效力,现在..,这雍凉二州我是混不下去了,只有远走他乡。”

    现在的黥甲非常老实,柳寒问什么说什么,没有一点隐瞒,柳寒轻轻叹口气,这个时代就这样,武人的地位本就不高,黥甲这样出身庶民的武人地位就更低了,他们除了投军外,便只有被士人招募,成为士人手中的刀。

    柳寒拿出几张银票交给黥甲,让黥甲到帝都再换成银两,黥甲也没推辞收下后转身便走。

    “这家伙一点礼貌都没有。”柳铁看着他的背影有些不满的嘀咕道,这个结果让他很不痛快,按照他的意思,干脆将这些人都杀了得了,免除后患。

    “杀人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方式,你跟了我这么久,见过我随便杀人吗?”柳寒的语气有教训也有开导,柳铁嘿嘿笑了两声,跟了柳寒这么久,对自己这位主子的习性也了解。

    可柳铁总觉着不爽,心里嘀咕着,这肯定是那老东西的主意,这老东西心眼多,可主子还挺信他。柳铁不喜欢老黄,小时候,部落长辈便告诉他,不要相信晋人,晋人诡计多端擅长骗人,他觉着老黄便象部落长辈说的那种晋人。

    不过,今晚,让主子下决心的却是老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