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四十五章 接管 上
    从店里到山庄,柳铁察觉了一些不对劲,最大的疑点便是店里的老面孔都不见了,二掌柜是个从未见过的人,但这些都只是疑点,而且都不是致命疑点。

    这些疑点并没有让柳寒想到背叛,在他看来,这有可能是店里的内部矛盾,或者他们之间有矛盾,这不足为奇,自己调和下就行。

    可接下来的事情让柳寒有些意外,晚饭过后,毕良派人送来了酒,数量不是十坛而是两车,来的人没一个认识,老黄过去和他们聊了会,他们说是店里的人。

    等他们走后,老黄立刻下令暂时不准动这些酒,找到柳寒,告诉柳寒,毕良有问题。

    老黄提出了三个疑点,第一,店里的熟人都不见了,这些人是都到塞外了,还是被杀了?长安店属于凉州王老掌柜管辖,他们在凉州时,王老掌柜并没有提及长安店内部出现问题;第二,他们从凉州出来时,已经向毕良通报过商队的规模,为什么他没有为他们准备好足够的住宿和仓库?第三个疑点是从第二个疑点引申而来,毕良既然准备了足够的酒,说明他是有准备的,可为什么他将住宿地点放在这里,这里前无村后无店,距城内还有二十多里?

    老黄更进一步提醒,如果出现什么意外,那么这里无疑是最好的地方。

    柳寒开始依旧没在意,可老黄坚持,他在辅佐邵阳郡王时,经历过无数次暗杀,这些年,他一直在总结。

    “别以为你救过他,当初王爷救过的,提携的,比你这恩重多了,最后不是一样背叛他。”老黄对柳寒的信心嗤之以鼻:“财帛动人心,仅凭这一点,毕良便有理由背叛你。”

    “他是你的奴隶不假,可要是你死了呢?傻瓜,笨蛋,还要作大事,我看你干脆回西域算了,就这警觉性,还做什么大事,能保住性命就算运气。”

    “宁可小心一万次,也不大意一次,这是你经常念叨的,怎么到自己就不行了!”

    老黄的坚持,让柳寒决定派人盯着毕良留下的那几个人,若有异动立时拿下,同时派人出去隐藏在小树林里,他是暗杀的行家,在周围转一圈便明白,若是袭击山庄,这里是最好的集结点。

    子时之前,毕良留下的人开始行动了,立刻便被抓住了,柳寒马上审问,这些人和盘托出了毕良的计划,毕良让他们在子时之前,首先在茶水中下药,若不能,便放蒙香,然后打开侧门,放庄外人进来。

    得悉毕良背叛,袭击在即,柳寒立刻在全庄布置防守,这时,小树林的监视哨赶回来,报告说小树林里来了数百人,柳寒决定采取引蛇入洞,关门打狗的策略,让柳铁去引对方进来,下面的事便顺理成章。

    回到山庄,天色已经蒙蒙发白,遍布山庄的尸体已经清理,柳铜正指挥伙计们清理血迹,老黄则悠闲的在院子里喝茶,天娜三女在房间里,暗暗担心,看到柳寒回来,三女这才轻松下来,忙着为他准备洗澡更衣。

    柳寒没让三女伺候,自己很快便洗了出来,换上一身休闲蓝色布袍便出来了,径直坐到老黄身边。

    “你去休息下,上午和柳铁跟我去店里,这里交给柳铜。”

    “毕良死了?”老黄放下茶杯随口问道。

    柳寒点点,老黄又问:“那个傅三公子呢?”

    柳寒将傅三公子的保证书放在老黄面前,老黄随意的扫了眼,略微想了想,露出了淡淡的笑意,柳寒又补充道:“毕良是他亲手杀死,尸体将在今天上午在他的庄外发现。”

    “完美!”老黄慨叹道,这下便将傅三公子套死了,当年邵阳郡王要有这样的手段,也不至于一下便败亡了。

    “看来咱们得在长安多待一段时间了,帮我想想,长安店的人事安排。”柳寒端起茶杯说道。

    “人事安排可以缓缓,现在要作的是立刻将山庄的痕迹彻底消除。”老黄的语气忽然严肃起来,一扫刚才的悠闲:“这傅三公子要反击的话,很快便会有衙役上门。”

    柳寒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想到这点:“那些尸体弄那去了?”

    “埋了。”老黄眯找眼,望着天边冒出来的红色弧线,那一丝红色如同火球,将半个天染成红色,落在草丛中,在绿色的叶片上蒙上一层红光。

    柳寒没问埋在那,将杯中茶一饮而尽,起身去巡查,老黄这家伙在经过邵阳郡王事件后,这家伙做事非常谨慎,可以说滴水不漏。

    柳铜指挥众伙计分片清洗,当初谁负责的部分,现在就负责清洗,好的是大部分人都是中箭身亡,流的血并不多,唯独在前院有大规模厮杀,血液比较多,老黄很聪明的让人宰了两匹骡子,故意让血流得到处都是。

    山庄里面忙碌的准备,连早饭都很匆忙,可等待中的官府却始终没有上门,柳寒不等了,还是让柳铜留下,他带着老黄柳铁和几个伙计进城,直奔长安店。

    到了店里,已经有衙役在店里,毕良的尸体已经被发现,就在柳寒规定的地方发现的。

    柳寒毫不客气的宣布由他接管长安店,衙役班头有些纳闷的看着他:“你是谁?”

    “这是我们瀚海商社的主人,”柳铁上前宣布:“毕掌柜是我家主人的奴才,我们昨天傍晚前分手,怎么今天便遇害了?他是在那被害的,是谁害他的?还请大人详查,给我家主人一个交代。”

    店里所有人都惊呆了,班头惊讶得嘴都合不拢,瀚海商社的毕良毕大掌柜居然是奴隶身份,这消息要传出去,恐怕要震惊长安商界。

    柳寒随手抖出毕良的卖身契,交给班头,班头有些迟疑的接过来看了一遍,又仔细看那指印,确认无误后还给柳寒。

    “我不管毕良是不是你的奴隶,你刚到长安,毕大掌柜的便遇害,我要看你的身牒。”

    班头的反应让柳寒稍稍有些意外,稍稍迟疑下扭头示意柳铁,柳铁面无表情掏出身牒递过去,班头毫不客气的抓过来,柳寒淡淡的笑笑:“长安毕竟是长安,连一个班头都有七品武士的修为。”

    班头就像没听见,可身牒上却让他很惊讶,这是护羌大将军府发出的,按照道理,身牒由地方政府发,要发也该是凉州府,而不是护羌大将军府,这人能让护羌大将军府发,说明其与护羌大将军秋云有关系。

    班头后背冒出冷汗,暗自埋怨大管家,这样的主可是他这小班头惹得起的,秋云大将军,威震雍凉两州,让塞外胡族不敢轻举妄动的大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