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四十六章 接管 中
    柳寒却不管他怎么想的,径直对着二掌柜说:“从现在开始,长安店由我负责,把所有账册都拿出来,我先核对账目,另外所有交易暂停。”

    二掌柜面如死灰,他在这里已经一年多了,当初傅三公子答应他,在拿到长安店后,就换掉毕良,让他当大掌柜,可一夜之间,事情全变了,黎民时,大管家来通知,让他和他们的人都在今天辞工。

    “东主,这是我的辞呈。”二掌柜面无表情的拿出辞呈,放在柜台上,接着又几个伙计拿出辞呈。

    柳寒扫了眼:“行,不过,你们暂时还不能走,必须等账目核对清楚之后再走。”说到这里,停顿下:“诸位为瀚海商社效力多年,商社为了感谢大家,决定给每人发一百两银子作遣散费,如果还有其他人想要走,也照此办理,不过,我希望我们好合好散,不要弄出什么不愉快的事来。”

    二掌柜和众伙计很是意外,二掌柜心里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柳寒要查账,这在他意料之中,柳寒还没到,毕良便让他准备好所有账目,柳寒一定会查账的。

    一百两银子,这可是个大数目,普通平民之家一年的收入也不过二三十两银子,这一百两银子是普通人家的几年的收入,就算二掌柜,每年的收入也不过七八十两银子,柳寒此言一出,不但二掌柜和众伙计动容,就连边上的衙役们也惊讶不已。

    “掌柜的好大的手笔,”班头将身牒看了半天,也没看出半点破绽,把身牒还给柳寒:“这长安城,身份尊贵,又有钱的人多了,掌柜的在长安要留多久?”

    柳寒耸耸肩:“本来只打算待几天,可毕掌柜遇害,看来我不得不多留几天,多谢大人费心。”

    班头再度打量下他,转身向外走,几个衙役垂头丧气的跟在他身后,老黄在门口叫住他们,送上五百两银票:“诸位兄弟辛苦了,这是我家东主给诸位兄弟的脚力钱,还请诸位兄弟笑纳。”

    几个衙役愁容顿消,齐刷刷的看着班头,班头沉凝下接过来:“多谢贵东家,不过,.”

    “毕掌柜的事,还诸位兄弟多多费心,查出真凶,我家东主还另有酬谢。”老黄笑眯眯的说道,他的眼睛本就小,这下就更小,几乎看不见。

    班头看着老黄,微微一笑:“长安贵人多,还请贵东主小心行事。”

    说完头也不回的便走了,老黄看着他们的背影,心说这班头还有点意思。

    衙役们边走边议论,五百两银子,这可是笔巨款,平时办事,遇上大方的,打赏也不过一二十两,这次一下便给了五百两,让众衙役们兴奋异常。

    议论了一会,终于有人想起今天来干什么了,有个衙役紧走两步靠近班头问:“头,这接下来怎么办?”

    班头面无表情,摇摇头说:“这案子难办了。”

    众衙役连忙围上去,那人继续问:“怎么啦?”

    “从现在看来,这姓柳的,肯定不是杀毕掌柜的凶手,”班头神情凝重思索着,慢慢说道:“可,我感觉他一点不意外,而那二掌柜的辞呈也是事先准备好的,还有,他一进门便宣布接管全店,说明他很可能知道这姓毕的已经死了,他是怎么知道的?这案子有蹊跷。”

    “为啥这毕良不是被姓柳的杀的?”

    “毕良是他的奴隶,他要杀了毕良,最多也就交二十两银子,根本用不着躲躲藏藏。”

    众衙役闻言频频点头,班头叹口气,将银票弹了弹:“这银子就算兄弟们养伤的费用吧。”

    破案是有破案时限的,一般破案时间为七天,超过时限,班头便要挨板子。

    班头已经察觉这案子中有蹊跷,长安城内贵人多,有些人,别说他们了,就算是刺史和府台大人都惹不起,若案子涉及这些贵人,他们也无可奈何。

    这下麻烦了,班头回头看看瀚海商社的店门,店门现在已经关了,他有种直觉,这案子不一般,里面蹊跷大了。

    “咱们再去现场看看。”班头断然说道,摸摸怀里的五百两银票,银子虽好,可案子还得有交代,能不能破另说,但至少上下都有交代,他忽然想去提醒那姓柳的,最好出点钱,安抚下毕良的家人,可回头一想,这姓柳的这样精明,出手这样大方,应该不会这样蠢。

    长安店的交接很顺利,傅三公子的人没有设置丝毫障碍,老黄组织了一个接收小组,清点账目,清查库房,柳寒盘问了二掌柜,让他放心的是,他放在长安店的人还真去了大漠和并州,他最担心的是,这些人被傅家给害了。去大漠的商队还有大半个月才回来,但去并州的商队四天以后回来,这也难怪傅三公子这么快动手,若等他的人回来,他暴露的可能性极大。

    柳寒看二掌柜好像还有些不安,便安慰了他几句,告诉他这事与他们无关,只要做好交接,他们便可以走了,二掌柜感激的道谢。

    瀚海商社主人到店,商社掌柜毕良乃奴隶身份,在长安城外为人所害,这个消息在半天时间里便传遍了整个长安,与商社有业务联系的商家纷纷找上门。柳寒告诉他们,毕良与他们签订的协议或合同,将继续执行,瀚海商社重信守诺,而且商社有实力兑现所有合同。

    在所有上门的商家中,柳寒最重视的则是通汇钱庄,通汇钱庄上门的是钱庄外掌柜,钱庄外掌柜是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他带着两个伙计,毕良曾经以瀚海商社的名义向通汇钱庄借款两万两银子,很显然,他担心这笔钱。

    “您请放心,瀚海商社有足够的实力支付这笔钱,”柳寒很客气,这相当于前世的银行,经商的人得罪谁也不能得罪银行:“我们瀚海商社将来希望能与贵钱庄进行更多更深入的合作。”

    “我一直有些纳闷,以贵号的实力,完全不需要贷款,毕掌柜找我们贷款时,我可是大吃一惊。”外掌柜心里很高兴,同时也提出了自己的疑惑,通汇钱庄长安店开业后,他曾经数次想借款给瀚海商社,可都被毕良拒绝了,没成想前段时间,毕良上门提出借款两万,这让他大喜过望,同时又心存疑虑,因为据他了解,瀚海商社的财务状况良好,完全不需要借款,当然借钱给还得起的人,那是钱庄最愿意的。

    柳寒当然清楚,九个月前,老储去帝都开展业务,从凉州店调了三万银子,又从长安店调了七万银子,造成长安店周转一时不灵,所以才会向钱庄借了两万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