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四十九章 安抚 下
    小妇人给柳寒还礼,依旧抽抽泣泣的,柳寒叹口气:“唉,死者已矣,你也别伤心了,好好想想怎么带大这两个孩子,这点银子你拿着,作点小生意。”

    小妇人拿着五百两银票频频称谢,柳寒又告诉她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到店里来,他会告诉店里,每月给她送五两银子过来,一直到孩子长大,满十八岁。

    “另外,毕良拿了些东西回家,这是属于店里的东西,原来他是掌柜,将这些保存在家,也不算错,现在他不在了,我自然要收回来。”

    这才是他今天来的目的,妇人闻言又露出悲戚的之色,柳寒眉头皱起来,妇人抽抽搭搭的告诉他,毕良有个小木箱,木箱里装的东西她也不知道。

    柳寒让她把木箱拿来,妇人很快去把木箱拿来,小木箱不大,比普通首饰盒大不了多少,外面有把小锁,妇人解释说钥匙在毕良手上,柳寒也不客气,轻轻一下便将锁拧断,妇人吓了一跳,看着柳寒的目光多了几分恐惧。

    小木箱正是柳寒想要的,官府给出的开店证明,店里伙计的卖身契,房契,包括这套前后两进的小院的房契,另外,柳寒还发现毕良居然在城外买了十几亩地和一个庄园。

    “这家伙还是很会经营的。”柳寒在心里更加惋惜了,毕良曾经向王掌柜报告,说要买点地,一是准备盖库房,另外便是准备建一个皮货作坊。

    看来他是有准备的,柳寒在心里说,昨天毕良告诉他要在城内建作坊,不过是为了搪塞,好让他丧失警惕。

    柳寒想了想,将这个院子的房契抽出来给了妇人,他抬眼打量下这房子,房子还不错,至少眼前这个院子很不错,有花有草,还有个大鱼缸,养着几尾金鱼。

    “这套房子就过户给你,丧事办完之后,你到店里来,我让人给你办过户。”柳寒又抖了抖那些单据:“这些就是店里的。”

    边上的两个老年夫妇有些不满,那老头涨红脖子好像准备过来,旁边的老妇人紧紧抓着他,不让他开口,柳寒凶狠的看了他一眼,老头顿时畏缩下去。

    “人要知足,别太贪心,不是你的,争也没用,只会失去更多。”柳寒警告道,顺手又将小木箱递给小妇人:“你看看,有没有错?”

    小妇人明显被吓着了,手里紧紧攥着银票,连连摇头:“老爷自然明白,小妇人什么都不知道。”

    柳寒心说算你识趣,你要纠缠,说不得将刚才的承诺全收回来,最后倒霉还是你自己。小妇人今天得到不少,除了五百两银子,更主要是的每月五两生活费,五两银子在这个时候已经很不错,普通人家一月三四两银子便能衣食无忧,她们母子三人有五两,自己再作点小生意,日子倒是过得下去。

    柳寒也没急着走,一直等到舅老爷将毕良的尸身拉回来,他果然没有算错,金钱开道,无往不利。不过,舅老爷听说小妇人将小木箱交出去后,神色就有些不正常,想要闹可又被他妈给死死拦住,柳寒看着冷笑不止。

    看到小厮,柳寒心里一动,在小木箱里找了找,果然找到他的卖身契,他把小厮叫过来问他是愿意留下还是回店里。

    小厮低着头,沉默了会说:“小的差点饿死,是掌柜的救了我,掌柜的对我有恩,我先送掌柜的,再回店里,”停顿下又补充说:“小的不过是下人,何去何从还听老爷安排。”

    “行,就按你的想法办,等回店里,你的差事再安排。”柳寒点头答应,小厮抬起头来有些奇怪的看了看柳寒,然后深施一礼,不言声的退到一边。

    柳寒让人打开棺材,他看了看毕良,毕良紧闭双目,脸上已经变色,他长叹口气转身离去,文娃紧跟在他身后,那个舅老爷站在门边,忿忿然的看着他。

    柳寒在他身边停了下来,想了想说:“你别不服气,我已经够大方了,另外,你要真可怜你姐姐,就不要打她手上那点钱的主意。”

    说完之后,也不管舅老爷怎么想,径直走了,远远的还听见舅老爷狠狠的呸了口痰,他没有回头,只是淡淡一笑。

    到了大街上,柳寒让文娃自己回去,他想随便逛逛,文娃自然不敢问他要上哪去,自己转身走,走了不远,回头再看,柳寒依旧站在那四下张望,似乎拿不准到底该往何处去。

    过了一会,柳寒决定径直向前走,他确定这是长安城的主干道,这条道是青石铺成,道路很宽,可以并行四辆马车,两边多是酒楼饭店,现在还不是吃饭的时间,饭店里只有少数几个人在吃饭,这些人大概是从周围乡下甚至更远的县城过来的,很早便等在坊市门口,到现在才吃早饭。

    柳寒没有什么目的,随意的在街上走动,不时看看周围的店铺,渐渐的他明白过来了,这长安的坊市有点象前世的批发市场,长安城的其他街区也不禁止经商,只是那些商店多是杂货铺,沿街甚至还有进城农民卖菜。

    转过一个街角,一道高大的城墙,柳寒愣了会才反应过来,这长安城分内城和外城,其实是分三层,内城还有个宫城,内城是门阀士族和官吏的住所,外城则是庶族和平民百姓,以及大量商业区。

    内城同样有城门,也有兵丁把守,但没有检查行人,也没有税丁,几个穿着蓝色军装的兵丁在城楼上随意走动,神态看上去很安详。

    柳寒站了一会,决定不进内城,先在外城逛逛,参观下这个长安城和曾经的十三朝古都有什么不一样。这个地名也曾经让他燃起过希望,在三归堂看过的典籍中,有长安,有洛阳,有江南,有黄河,有长江,可不一样的是,前世的古代号称九州,可这里的典籍却说有十八洲,多出来的九州让他迷惑不解,从来没听说过名字。

    比如凉州,雍州,并州,荆州,这些名字如雷贯耳,喜爱历史的他早就知道,可三归堂典籍中还有,瀛州、戎洲、长洲,等等,这让他迷惑不解。

    见过前世的西安,没见过前世的长安,可眼前这座长安让他有些震撼,他沿着青石铺就的主干道走了半个多时辰,前面依旧看不到头,周围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路上经过了一座道观,道观里香火旺盛,老远便闻到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