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五十一章 长安小贼 下
    这个虎哥居然说他有修为,柳寒倒是有点好奇了,注意观察了下,也没看出他的修为到底有多深,看他挨了几下板子,现在还没好完,这个修为估计也没几分。
  
      “你还要去道场学艺,这么多天没去了,人家可能早就变了。”大脑袋有些着急,忍不住揭了虎哥的底:“你的修为上不去,怎么收拾那郭蝎子!”
  
      柳寒不仅哑然失笑,这小子胆子大,居然敢去偷艺,这要被抓住了,轻者挑断经脉,重者当场斩杀;更主要的是,这偷艺是不可能学到真正的功夫的,那内气怎么流转,拳法刀法的要点,这些都是秘传,谁会在大庭广众下教。
  
      看看破败的院子里摆着几个石碾,还有几根捆着粗大草绳的木桩,柳寒忍不住摇摇头。
  
      在院子里放哨的两个小孩,看着柳寒施施然从倒塌的墙后进来,两个小孩显然没有料到他居然会追到这里来,呆了几秒钟,同时发一声喊,转身跑进屋里。
  
      柳寒不动声色跟着进去,屋里的孩子们呼啦一下散开,操棍的操棍,拿砖的拿砖,又呼啦一下围在虎哥身边,神情紧张的望着柳寒。
  
      小兔子悄悄在虎哥耳边说了几句,虎哥目光闪闪望着柳寒问:“我说你这人,你的钱也拿回去了,还这样不依不饶。”
  
      柳寒看着这张稚嫩年轻,竭力装着老成的脸,微微摇头,故意调侃道:“我听说这里有个虎哥,长安城里小有名气。”
  
      虎哥闻言胸膛挺起来,脑袋扬着,有了几分骄傲:“小爷就是,你找我?”
  
      周围几个小孩面露兴奋,想着自己的老大居然有这样的威风,连这个外乡人都知道他的名气,小腰杆立着,小胸膛挺起来,小脸扬着。
  
      “我想请你帮忙找个人。”
  
      “没有问题,”虎哥大包大揽,双手叉腰:“他是做什么的?叫什么?”
  
      “你行吗?”柳寒决定打击下他的小信心。
  
      虎哥信心满满毫不犹如:“小爷在长安城十年了,无论内城外城,没有小爷不知道的!”
  
      柳寒笑了,边打量屋里边说:“你多大了,就在长安十年了。”
  
      屋里显然是他们的住处,地面上铺着稻草,墙角堆着灶,墙面被熏得黑乎乎的,边上还有个火堆,火堆上面吊着个瓦罐,瓦罐还冒着热气。
  
      “小爷十七岁了,”虎哥梗着脖子,语气却暴露了他的虚弱:“我们这帮兄弟长安城都跑遍了,再说,我和结衣社的好汉.。。”
  
      “结衣社?”柳寒嘴角滑出一道笑意,打断了虎哥的自吹自擂,扫他身边的小屁孩们一眼:“我想和你作笔生意,这笔生意你能挣到一笔银子,可以补上要交给那个什么郭蝎子的钱。”
  
      虎哥知道自己吹的牛被看破,可依旧脸不红心不跳的口气依旧坚挺:“没有问题,你算找对了人,不管什么事,小爷都能办到,你出多少钱?”
  
      周围的小孩全都紧张的看着柳寒,那个大头小子更加紧张,悄悄拉了虎哥的衣襟,柳寒淡淡笑了笑:“那得看你能挣多少钱。”
  
      虎哥愣住了,显然没听明白,柳寒微微摇头,指了指那个大脑袋:“你和他留下,我们谈谈生意,我只和你们俩谈。”
  
      虎哥和大脑袋又愣住了,俩人对看一眼,围着他们的孩子则警惕的看着柳寒,柳寒不动声色,大脑袋站起来让其他孩子都出去,孩子们疑惑的离开,手里还抓着棍子或砖头。
  
      等孩子们都出去后,柳寒走到虎哥和大脑袋身边坐下,虎哥和大脑袋呆站在那,不知道柳寒要作什么。柳寒示意让他们坐下,俩人这才坐下。
  
      “你们帮我找个人。”柳寒没有看俩人,目光就看着门外的孩子们,那些孩子很紧张,生怕虎哥和大脑袋受到伤害。
  
      “找人?”虎哥有些纳闷,也有些好奇,大脑袋眼珠子直转。
  
      柳寒抽出两张银票:“这是二十两银子,事情完成后,你们还可以得到二十两,如果你们愿意,我还可以给你们找个吃饭的地方。”
  
      虎哥和大脑袋接过银票,翻来覆去,听到还有二十两,而且还可能有个吃饭的地方,不由大喜过望:“真的!”
  
      柳寒轻轻点头,这些孩子看上去挺可怜,但他不是慈善家,这个世界受苦的人多了,可看到他们,他忍不住就想起了当年的他,那时他也和他们差不多大,甚至更小,便被带进了杀手营,大慨六岁便开始杀人,他闯进去时,这具身体不过七岁。
  
      他打算给这些孩子一个机会,如果他们能帮他找到那个人,就收下他们,让他们留在长安店,教他们读书和练功,等长大了,再安排工作,至少,那个虎哥和大脑袋,看上去有培养价值。
  
      “我给你们五天时间,五天之内,你们要找到了,就到西坊的瀚海商社去找我,告诉伙计,找东家,他们会带你来找我。”柳寒说着站起来准备走。
  
      “唉,等等,”大脑袋叫道:“你要找谁?”
  
      “他叫犀锋,”柳寒沉凝下又补充说:“可能是镖师,也可能加入了军队或侍卫。”
  
      虎哥没有在意,大脑袋好奇的问:“老爷和他有仇?还是?”
  
      柳寒冷冽的的目光扫了他一下,大脑袋心中一寒,连忙低下头,柳寒冷冷的说:“不该知道的,不要乱打听。”
  
      虎哥连忙堆出个笑脸,点头哈腰的说:“老爷,您放心,五天内包找到。”
  
      柳寒走到院子里,小孩们早看见虎哥手里的那几张银票,小脸上都冒着热切快活的笑容,柳寒从怀里摸出个小瓷瓶,转身扔给虎哥。
  
      “这瓶里是伤药,抹在伤口上,一个时辰便好了。”
  
      虎哥拿着小瓷瓶看看,疑惑不已,再抬头看柳寒,柳寒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虎哥得意的冲众小孩弹弹银票,众小孩欢呼不已,叫嚷着要吃白面馒头,要吃烤煎饼,炸油果子,小兔子怯生生的说要买根红头绳。
  
      “别急,别急,大家别急,那位老爷还说了,只要找到那个人,还有二十两,嘿嘿,这可是四十两,四十两啊!大生意!”
  
      “虎哥,咱们上那去找那犀锋?”有人问道。
  
      “这还不简单,大脑袋,你说说!”虎哥拍了大脑袋下,大脑袋的脸上同样洋溢着喜气,这笔从天而降的银子不但解了他眼前之难,还给他们带来一条新路,他还记得这位老爷说过,可以给他们个吃饭的地方。
  
      “这事还不容易,咱们分成三路,小鹞子,你去宫城,找小滑子,让他打听下,宫城侍卫中有没有个叫犀锋的人,虎哥,你去找邱嫂,她表哥不是在大营当伍长吗?我去找校尉府的老菜头,小奎子,你带人去各个镖局跑跑,这长安城有三大镖局,先从长风镖局开始。”
  
      虎哥拍着大腿大笑起来:“哈哈,这不就完了吗,有大脑袋在,什么难题都没了!小兔子!”
  
      小兔子应声跑来,虎哥将银票拍在她手上,豪气的宣布:“去买点好吃的,再买两瓶酒,今晚咱们好好乐一乐,”说到这里,他嘿嘿的笑了两声,拍拍大脑袋:“等那二十两到手,咱们上小白鞋那去玩儿次。”
  
      一圈小屁孩们傻乎乎的嘿嘿笑起来,小兔子咬咬嘴唇,趁着虎哥不注意在他受伤的屁股上狠狠的拧了一把,虎哥哎哟哎哟的大叫起来,小兔子就像没听见拿着银票招呼几个人一块去了,拿着这样大额的银票,在这样的小巷子里是很危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