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五十二章 私情 上
    柳寒也见识了小巷的危险,在出来的路上,他便遇上两起挑衅的人,不过,对方在他展露了一点修为后,立刻便消失了,而后再也没人来妨碍他了。

    到东坊市转了一圈,东坊的东西明显带着东方的气息,大气秀美的青州绸缎,醇香的禹州独峰茶叶,扬州绣房的绣品,珠州大而圆的珍珠,堪比天价的池州檀香木,还有,帝都荣宝斋的珠宝。

    东西两个坊市的商品风格明显差异,东市精巧,西坊粗矿,即便同样是珠宝,东市的珠宝也要精致巧妙得多,哪怕是柳寒带来的西域最好的珠宝也比不上。

    但西坊的东西充满异域风格,对于见惯了东方风情的长安贵族来说,倒有了很大吸引力。

    出了小巷,整个长安的治安状况倒是不错,沿途再没有难为挑衅的人,柳寒在闭市后才施施然回到包下的客栈,晚饭后,老黄柳铁分别向他报告了查账的情况,除了那两笔去向不名的资金外,账目还都对,不过库房的存货少了两成,柳寒盘问二掌柜,二掌柜也不隐瞒,这两成货被傅家拿走了,货款还没回来,属于赊账销售。

    这种销售是允许的,不过,得针对信誉好的,这是柳寒在讲课时教过他们的。

    柳寒没有追究,告诉二掌柜,回去让三公子尽快将货款送来,既然查账没查出大问题,明天他可以带他们的人走了。

    现在留给柳寒的问题是长安店的人事安排,原先他安排的二掌柜被毕良贬为商队主事,现在还在大漠上,还要等半个月才能回来,这还是在没有意外的情况下,若有意外,那就不知道。

    “还是让杨秋来吧,他熟悉长安。”老黄提议道,对于柳寒选人的眼光,特别是商业上,他算是服了,无论是毕良还是老王,都是出类拔萃的,开拓出了长安和凉州的市场,让瀚海商社成为这两州首屈一指的商社,即便毕良背叛,可也不能否认柳寒择人上的眼光。

    “他为什么没报告?”柳寒象是在和老黄讨论又象在质问:“他是有报告权的。”

    柳寒在每个店都至少安插两个人,这个人事安排既为互相监督,也是互相牵制,但他的问题是人手不足,没有足够的人才,他在西域十多年,西域晋人本就不多,他还要花大量时间在修为和炼丹上,好容易调教出一些人来,他的事业本就大,西域再留些人,还有些人派去作秘密工作,剩下的就那么多,不可能面面俱到。

    老王经过长期考验,足够信任,但柳寒依旧在他店里留了个人,这个人是商队主事,他到姑臧时,他还在大漠上,长安店也有两个人,除了毕良,另一个便是这杨秋。

    杨秋也是汉夷混血,柳寒培养了他三年才派到毕良身边担任二掌柜,二掌柜是有单独报告权的,所以,毕良免去他的二掌柜,而他却没报告,这其中便耐人寻味了。

    老黄沉默了,他当然清楚这其中的关键,不但柳寒,就算他也在怀疑,这杨秋是不是与毕良合谋了。

    现在一切都不好解释,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没有发现杨秋与毕良合谋,可底下的伙计那知道掌柜和二掌柜的事。

    “那就得多作点准备。”老黄沉凝片刻提议道:“让老王派人来,你看如何?”

    柳寒沉默了会微微点头,现在必须从老王那抽调人手了,好在凉州已经决定收缩了,那里可以抽出人手来。

    这时柳铁进来报告了一个情况。

    “有个伙计说,杨秋和毕良的老婆有私情。”

    柳寒有些惊讶,这倒是个意外情况,毕良老婆?他脑海回想起今天看见的那个浑身素服,哀哀悲戚的小妇人,人家都说要说俏一身孝,可他没觉着那女人有多漂亮,怎么就吸引了他的两个掌柜?

    “有证据吗?”老黄皱眉问道。

    “他说是他亲眼所见,”柳铁也知道此事非同小可,所以问得很详细,毕良有几次外出,那女人便悄悄到杨秋那去幽会,他撞上过两次。

    “柳铁,毕良家有个小厮,叫.。。”柳寒忽然想起,自己忘记问那小厮的名字了:“叫什么我忘记了,你明天去把他带来。”

    柳铁答应下来,柳寒想了想,又吩咐:“叫钱明过来。”

    钱明是柳寒从西域带回来的,柳寒的这些下属中,只有三十六个姓柳,这三十六个是柳寒的卫士,其他的都不姓柳,原来叫什么就叫什么,可有些早就忘记原来的名字,这家伙也懒得动脑筋,分别按赵钱孙李四姓给他们取名,这钱明便是这样。

    钱明很快过来,这钱明有三十来岁,跟柳寒时便已经二十多了,在柳寒身边已经七八年了,没到姑臧实习过,但在其他地方实习过,表现让柳寒比较满意,但一直没放他出去,因为总觉着他缺少点果断,因而不能独当一面。

    “在杨秋回来之前,你先担起长安店的担子,能行吗?”

    钱明没有立刻回答,在柳寒身边久了,明白他的做事方式,你的回答可以不合他的设想,甚至可以和他争辩,但前提是必须就事论事,不可虚妄欺骗,相反,若是说服了他,而会更赏识你。

    “我对长安不熟,若老爷将长安交给我,我要求留下杨秋,另外,还有,请老爷从近卫中抽调一人,担任商队主事。”

    柳寒皱眉望着院子,从临近院子传来隐约的喧闹声,看来二掌柜出去传达了明天便可以离开后,那些伙计高兴得有些失态。柳寒的嘴角流露出一丝冷笑,他不觉着给傅家当奴才有什么好,至少他对手下要好得多。

    “为什么?”老黄问道。

    “杨秋熟悉长安,可以协助我接收市场,让交接中的损失降到最低,”钱明说:“其次,我不明白毕掌柜出了什么事,但长安不安,我需要有实力支持。”

    说完之后,钱明低身再拜:“老爷,我认为还是应该让杨秋主掌长安,我可以当二掌柜,另外,还需要配个账房。”

    老黄没有开口,静静的看着门口的柳寒,柳寒双手倒背,望着黝黑的夜空,心里却很复杂,钱明的要求合理,一旦他们离开,傅家会采取那些行动,会不会狗急跳墙,在塞外袭击他们的商队,所以加强长安店的实力,是必要的。

    最让柳寒生气的是,毕良搞了这一出,整个长安店的人都要重新审查,这要花去大量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