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五十三章 私情 下
    “让柳水来。”
  
      柳铁转身出去,一会儿时间,柳水过来了,柳水二十三四岁,谁也不知道他是二十三还是二十四,甚至可能是二十五,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十四岁开始跟着柳寒,属于比较早便跟着柳寒的下属,现在已经有武士九品修为。
  
      从外表上看,柳水有些木讷,偶尔冒出的精光却表明这外表具有欺骗性。
  
      “长安店出了些事,钱明要留在长安店,从现在起,你听他的,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从现在起,我听钱明的。”柳水重复了一遍,柳寒转头对钱明说:“两年后,柳水要调走,你有信心在两年内将长安店整顿好吗?”
  
      “回老爷,如果查明杨秋没有问题呢?”钱明问道。
  
      “如果杨秋没有问题,我会调你去江南或荆州。”
  
      “明白。”钱明迟疑下还是说道:“我还是认为长安店交给杨秋最好。”
  
      “如果他没有问题,可以,但必须是一点问题都没有,无论是背叛,还是与毕良的老婆有染,都要没问题。”柳寒的神情很严肃。
  
      钱明转身要走,老黄悠然开口:“怎么,你不想留在长安?”
  
      钱明转身,不敢怠慢郑重答道:“不是,我是从商社角度考虑,杨秋熟悉长安,熟悉店里的伙计,若他在,我们的客户便不至于流失,供应商也能保持。”
  
      商社的人都知道,老黄别看是个老头,举止有些狷狂,可他是柳寒最信任的人,可以代表柳寒处理很多事,连柳铁都还在他之下,更可怕的是,这老头目光如炬,洞察纤毫,没有人能瞒得过他。
  
      等钱明和柳水出去后,老黄才慢悠悠的说道:“他说得有道理,杨秋是目前最佳人选。”
  
      柳寒没有回答,他不赞成这个人选,不错,从商业角度看,杨秋是最佳人选,可杨秋若真勾引了毕良老婆,那么这人的品性就值得考虑。
  
      勾引女人没什么,可不能什么人的老婆都勾引,没有一点自制力,这样的人不能用。
  
      第二天,二掌柜带人走了,钱明正式接收长安店,封闭了几天的店门打开,早就等得焦急的客户,柳寒亲自坐镇店内,观望的客户店家纷纷安心,钱明以临时主事的身份掌握店里的一切,柳寒重新任命了账房,原账房被降职,负责协助新账房主管工作,新账房主管有单独报告权。
  
      柳铁带人将毕良家的小厮带带过来,小厮腰上依旧捆着孝带,柳寒在后店盘问他,小厮告诉柳寒,杨秋与毕良的老婆是勾搭成奸,可究竟是毕良老婆勾引杨秋,还是杨秋勾引毕良老婆,他也不知道,毕良对此有所察觉,所以才派他到家,名义上是照顾家里,实际上是限制老婆的行动。
  
      “老爷,老掌柜苦啊,他也是没办法,他心里苦,所以才为人所趁。”小厮红着眼睛:“有次老掌柜喝多了,我在边上伺候,我大着胆子问他,为何不处理了姓杨的,老掌柜说他处理不了,这姓杨的背后有东家。”
  
      小厮说着跪下来,冲着柳寒砰砰砰连磕三个响头,额头血红一遍。
  
      “老掌柜固然不对,可始做蛹者却是杨秋,请老爷做为老掌柜作主。”
  
      小厮睁着血红的眼睛祈求的望着柳寒,柳寒面沉似水,心里气恼不已,这女人有什么好,居然将一个好生生的长安店给闹得鸡犬不宁,上下反目。
  
      真tmd红颜祸水!
  
      “女人!一个女人就闹成这样!两个不成器的东西!”
  
      “你叫什么?”老黄却饶有兴趣的看着小厮问道,小厮低下头,随即又抬首答道:“小的没有姓,身为奴仆,没的辱没了先人姓氏。”
  
      “呵呵,辱没先人姓氏的肯定不是你,”老黄眯眼瞧着小厮:“你念过书?”
  
      小厮点点头,老黄又说:“瀚海商社不收来历不明的人,如果你不肯,待会拿上你的卖身契,走吧。”
  
      小厮愣住了,原以为会受到斥责,没想到结果居然是这样,老黄依旧平静的看着他,柳寒坐在椅子上,浓眉紧皱,不知道在想什么,柳铁面无表情,好像根本不关心这里在发生什么。
  
      小厮重重磕了头,起身准备离开。
  
      “柳铁,给他包扎一下,再给他十两银子。”
  
      “多谢老爷。”小厮准备再次磕头,柳铁一把拉住他,小厮扭头看着他,神情有些奇怪,柳铁摇摇头,带着他转身要走,刚走到门口,身后传来柳寒的声音。
  
      “头七做完之后,你不准再留在毕家。”
  
      小厮回头看着柳寒,还有些稚嫩的脸写满不解:“为什么?老爷。”
  
      “这是为你好,小子,别不知道好歹。”柳铁伸手将他提出来,小厮还是不解,眉宇间全是疑团。
  
      等小厮和柳铁出去后,柳寒才重重叹口气,老黄淡淡一笑,伸手拿起本书看起来,过了一会,柳寒才开口:“这孩子你认识?”
  
      “不认识。”很平静很平淡。
  
      “不认识怎么会帮他?”
  
      “我只是觉着他有趣。”依旧平静依旧平淡,就像在说别人的事。
  
      “我了解你,就如同你了解我。”
  
      老黄将书收起来,扭头看着柳寒问:“你觉着什么样的人在刚才那种情况下依旧不肯透露自己的姓氏?”
  
      柳寒没有回答,老黄叹口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孩子姓杜,是兴阳杜家的人。”
  
      “兴阳杜家?”
  
      “对,属于上品士族,家族最早的记载可以追溯到大夏,历三朝而不败,千年以来出过十几位丞相十几个皇后,但五年前,这个家族成年男丁全部抄斩,幼儿女子全部变卖。唉,又少了一个千年家族。”
  
      柳寒听得暗惊,这杜家这么厉害,老黄接着又说:“看到他,我倒想起件事来,这泰定皇帝登基后,灭了几个门阀士族,这杜家算一个,还中岭齐家,绍山马家,河东胜家,他这是要作什么?”
  
      “谁知道呢?”柳寒皱眉:“这些家有什么共同点没有?”
  
      老黄思索着摇头:“没看出来,咱们的情报还是少了点。”
  
      “说句实话,我倒是在想一个问题,”柳寒说道:“这泰定的病是真好了,还是用药强撑着。”
  
      “用药强撑?有这样的药?”老黄有些惊讶神情满是疑惑。
  
      “有,”柳寒肯定的答道:“我就知道三种之多,不过,这种药配置很困难,而且后患很大。”
  
      “后患?多大?”老黄显然不怀疑泰定皇帝能找到药材,他是皇帝,天下都是他的,什么天材地宝找不到。
  
      “让他死得更快点。”柳寒说着起身站起来,停顿下忽然问道:“他卖身契上是啥名?”
  
      老黄奇怪的看着他,心说我都没见过卖身契,怎么会知道,柳寒反应过来,摇头自嘲的笑了笑,他也忽视了这个问题,卖身契上是有名字的,可柳铁带回来个消息,这小厮的卖身契上居然没有姓,只有个名字,叫少邦。
  
      柳寒听后直摇头,苦笑着看着老黄,老黄也禁不住微微摇头,俩人相对无言,从内心来说,柳寒倒是挺喜欢这孩子的,知恩图报,坚韧有信念,调教一番,倒是有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