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五十四章 保护费 上
    到店里巡视一遍,店里倒是很平静,似乎没有受到商社掌柜更迭的影响,钱明熟练老道的与顾客打交道,柳寒在边上看了会,便踱步回到后院,老黄已经不在后院了,他觉着在这没什么事,回客栈去了。

    柳寒决定让商队从城外常家的院子迁出来,毕良在城外买了个院子,以商社的名义买的,这院子比常家的院子大,但没那么精巧,多的是西北粗旷。

    商队迁出来后,为了安全,柳寒又布置了防御,整个院子的高处都放上了人,伙计们无事不得出庄。

    毕良的案子正如柳寒预料的那样,那个班头还是挺精明的,居然摸到傅三公子的庄子上,可很快,傅家发力,长安府知府感到压力,加上毕良又没什么背景,作为奴隶,他的主人好像并没有不着急,知府暗示班头不要查了,傅家又给班头送了银子,于是班头衙役们的积极性便没那么高了,没两天便栽赃给了兄弟会。

    让柳寒比较意外的是,店开门没两天,门外便来了几个大汉,这些大汉不吵不闹,进门便在边上坐下,瞪着双眼瞧着进门的客户,客户一看到他们,就像看见瘟疫似的,立马转身便走。

    “诸位好汉,不知道到小店有何事?”钱明小心翼翼的冲为首的大汉问道。

    为首的大汉毫不客气的开口道:“你是新来的掌柜?”

    “在下暂时代任长安店掌柜,不知壮士光临鄙店有何贵干。”钱明依旧小心。

    “我们与毕掌柜有协议,毕掌柜以前每月给我们五百两,我们保证没人敢到贵店撒野,没人敢欠贵店的账。”

    柳寒早就得到禀报,躲在一边看得清清楚楚,现在他明白,这帮家伙是来收保护费的,柳寒苦笑下微微摇头,一直留心的柳铁立刻拉下脸,推门便要出去会会这些混混,柳寒一把拉住他,冲他摇摇头。

    小鬼难缠,这些混混不过是些小鬼,只要数目不大,给他们就行了,柳寒不想在这上面招惹是非。

    钱明知道柳寒在后面盯着,听见门响又关上,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他迟疑了下问:“诸位壮士,我刚接手,好些事不清楚,如果你们和毕掌柜有协议,能不能把协议给我看看。”

    为首的大汉一阵冷笑,身边的人则放肆的大笑起来,钱明不动声色的给柳水使个眼色,柳水面不改色站在那没动,为首大汉将杯子往地上一砸,厉声喝道:

    “爷爷说的便是,你要不认账,我也不难为你,爷爷抬脚便走。”

    “壮士息怒,”钱明含笑道:“我今天才接手,原二掌柜在移交时没有移交这一块,商队主事还在外面,要过段时间才回来,本店交接还没完成,还请壮士不要着急,再等两天。另外,还请教壮士是那家堂口?”

    “盘道?”为首大汉冷笑两声,满不在乎的翘起二郎腿,靠在椅子上,他身边的一个壮汉踏前一步大声宣布道:“你听好了,我大哥震关中是铁拳会舵主,这西坊一片是我们铁拳会地盘,要在这做生意,得问我们铁拳会是不是同意!”

    “原来是铁拳会的好汉,”钱明依旧笑眯眯的,这是他的特点,无论什么时候,都是笑呵呵的,他信奉伸手不打笑脸人。钱明冲震关中作揖:“震壮士,这五百两是个大数目,我必须等主事回来才能定。”

    柳寒没有再听下去了,这震关中不过扯虎皮扛大旗,铁拳会是长安的帮会不假,可毕良在账册中清楚记着,每月交的保护费不过十两,这家伙想趁乱打劫,一下涨了几十倍。

    叫来一个伙计问了下,长安城内有四大帮派,分别是结衣社,八道盟、铁拳会、天风亭;长安城人人都知道这四大帮派,但这四大帮派不同,结衣社和八道盟有自己的生意,一般不干涉普通百姓的生活。

    结衣社主要是赌场妓院,另外也提供保镖服务,这个保镖可不是保护商队的保镖,而是人身安全的保镖服务;

    八道盟则是把持了长安四周八条水道的运输,码头和码头上的脚夫,全是八道盟的成员,在长安声势最隆,成员最多,得罪了八道盟,不但货走不出去,就连人也不可能离开长安。

    天风亭和铁拳会则在长安外城划分地盘,内城没人敢去那搞风搞雨,天风亭占了东城,铁拳会则占了西城,分别收保护费,但不管在东城还是西城,都不敢对地盘上赌场下手,那是结衣社的生意。

    “听说这震关中修为很深,去年来了几个刀客,就是他出手只用了一拳便将刀客打得半死,.。。”

    伙计神情有些焦虑,不时看看关着的门,可柳寒却没兴趣,这家伙要真有本事,门阀士族早就动手招揽了,这帮派毕竟是黑道,脑袋上顶了个贼的名声,而且他不过是个舵主,上面还有门主帮主,为门阀士族效力,远比这样挨家挨户收保护费风光。

    钱明推门进来,低声报告说这震关中非要五百两不可,柳寒冷笑下,对柳铁说:“去告诉他,我们已经查明,毕良每月给他的是十两,我们愿意依旧按每月十两缴费,五百两免谈。”

    柳铁嘿嘿笑了笑,推门出去,过了会,房间传来愤怒的叫声:“十两!爷爷亲自上你们店来就给十两!”

    “震壮士,震壮士,这毕掌柜刚走,您就提价,五百两,我们确实交不起。”钱明的语气依旧那么客气,柳寒可以想到,钱明满脸堆笑的模样。

    可柳寒心里却在想另一个问题,这震关中涨价,究竟是他的主意还是被人怂恿,如果是后者,那就有问题了。

    长安城的帮派势力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他也没打算去查,以他自身的经历,这些帮派后面还有没有人,有没有官府支持,有没有士族背景,都说不定。

    而且,他原定计划中,没有在长安停留这么久,也没有打算去探查这些帮会。

    但震关中打上门来了,这就不同了。

    房间里,震关中腾地站起来,抓起杯子便往地上砸,杯子刚已离手,柳铁还没动作,柳水闪电般的伸手接住了杯子,震关中愣了下,随即连连冷笑。

    “我说呢,原来有仗持,有了靠山了!”震关中呵呵笑着,侧脸对边上的汉子笑道:“咱们都是苦哈哈,最喜欢的便是与富贵人换命。”

    “换命?!”柳铁眼珠子睁得比铜铃还大,黑黝黝的脸上满是惊奇:“你和我换命?看你出手,你不过武徒八品的修为,凭什么和我换命!”

    震关中脸色瞬变,原来眼前这个黑大汉的修为更高,他强作镇定的叫道:“我的修为可能没你高,但我们铁拳会有三千弟兄,个个都是好汉!”

    钱明已经悄悄退到后面去了,现在已经轮不到他说话。

    柳铁再度干笑两声,柳水恰到好处的也同时摇摇头:“唉,这就怕了,还拉上三千兄弟作后台,没那本事就别上门要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