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五十七章 收留
    让柳寒非常意外的是,第二天他到店里不久,钱明便带来两个小孩,柳寒看正是那孩子头虎哥和大脑袋,此刻站在院子里的俩人依旧象在破屋一样,毫无顾忌的打量着院子,目光中既有不羁也有羡慕。
  
      看到柳寒,虎哥没有丝毫顾忌,也不等招呼,抬脚便进来了,边上的大脑袋都没来得及阻止,只得跟着进来。
  
      钱明有些惊讶,皱眉便要喝斥,柳寒冲他微微摇头,钱明顿时住口,虎哥大模大样的便坐下,翘起二郎腿,张嘴便叫道:“来杯茶,小爷喜欢喝眉山雨前茶。”
  
      钱明两眼喷火,差点就炸了,这什么东西,在这拉架子,还眉山雨前茶,就你这样,喝过茶吗?正要发作,柳寒又丢过来一道眼色,钱明只好招呼伙计上茶,伙计端了两杯茶进来,放在虎哥和大脑袋面前。
  
      虎哥装模作样的喝了口,非常满足的闭上眼,似乎是在回味茶的清香,又似乎陶醉了。
  
      “你是在那学的这套?”
  
      虎哥睁开眼,碰上柳寒饶有兴趣的目光,知道自己这做派被看破了,小脸微微一红,随即又恢复正常,依旧口气满满的叫道:“学?上那学,小爷我每天都要喝茶,什么茶都喝过?”
  
      “那你说说你都喝过什么茶?”柳寒调侃的问道,示意钱明出去,钱明施礼出去,临走还关上了门。
  
      “小爷喝过的茶多,”虎哥口气满满:“眉山雨前,汤山毛尖,还有..,还有..,”
  
      柳寒噗嗤一笑,这眉山雨前和汤山毛尖都是本地产的茶叶,属于最普通的茶叶,平常茶店都卖这种茶,柳寒端起茶杯:“天下名茶有十种,余杭狮峰,五湖千里香,淮南毛峰,五峰玉露,白马香片,团山毛尖,匡山闻林,徽州红茶,湖山银毫,银生普茶,此十种名茶,你喝过几种?”
  
      虎哥大脑袋面面相窥,这还是第一次听说十种名茶,这什么眉山雨前,汤山毛尖,还是在道场听人说的,总以为这就是好茶了,没成想,居然不过是不入流的角色。
  
      “这个,这个,小爷还是喝过几种的,今儿,我们来不是喝茶,上次咱们的生意有了。”虎哥反应极快,嘿嘿干笑两声,迅速将话题转移到今天来的目的上,说完之后,两眼就热切的盯着柳寒。
  
      柳寒大奇,这么大个长安,就这么几条模糊不清的线索,他都没信心,这几个小家伙居然这么快便找到了,这不由让他不惊讶。
  
      “是他吗?”柳寒惊奇过后,有些怀疑的问道。
  
      “犀锋,秦王帐下振武校尉,住在内城华台街。”虎哥见柳寒不信,有些着急了,犀锋的信息脱口而出,大脑袋急忙拉了他一下,虎哥这才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担忧的望着柳寒。
  
      柳寒笑了,毕竟是孩子,沉不住气,虎哥有些着急了:“你可不能说话不算数,咱们江湖好汉,信义为先.。”
  
      柳寒又笑了:“放心,该你们的一定会给你们,”虎哥和大脑袋稍稍松口气,柳寒又问:“他平时都在那?”
  
      虎哥和大脑袋一时不明白,柳寒解释道:“比如,他平时都爱上那?有没有相好?”
  
      虎哥和大脑袋有些傻了,这两天他们全体动员,四下找人,刚找到便急忙过来,二十两银子,这可是他们从没有过的大生意。虎哥有些不甘心,觉着柳寒有毁约的企图。
  
      “你只让我们找人,我们找着了。”
  
      柳寒微微摇头,虎哥更加着急了,刚要跳起来,柳寒已经将一张二十两的银票拍在他面前:“说得不错,这二十两是你的了,我再出二十两,你们帮我查查他的行踪。”
  
      虎哥兴奋的抢去银票,深怕柳寒反悔似的,死死攥在手里,大脑袋却开口说:“我们不想要钱。”
  
      “哦,那你们要什么?”
  
      大脑袋看看外面的院子,院子里比较安静,今天来取货的人很少,阳光毒辣的烧烤大地,石板白晃晃的有些刺目,大脑袋小心的说:“老爷答应给我们一个吃饭的地方,我,我们想过来给老爷干活。”
  
      柳寒想了想笑了:“行啊,咱们不是江湖好汉吗,信义为先。”
  
      虎哥和大脑袋顿时大喜,这个要求是他们商量好的,特别是大脑袋,大脑袋坚持认为,二十两银票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那个吃饭的地方,有了吃饭的地方,他们便不会再受郭蝎子的欺负,要不然,小兔子她们迟早会被郭蝎子卖到窑子里去。
  
      可他们的人太多,几十号人,有些还小,没有劳动力,他们拿不准柳寒会不会收,所以决定先把二十两银票拿到手再提这个要求,就算柳寒不答应,至少也可以收获二十两银票。
  
      眼下柳寒一口答应,这让俩人不由大喜,禁不住跳起来。
  
      没等俩人欢呼,柳寒笑眯眯的开口道:“不过,咱们话要说在前头,你们作什么活,得由我安排。”
  
      “没问题,老爷.。。”虎哥开口便要应承,大脑袋一把抓住他,虎哥有些奇怪,大脑袋已经开口:“老爷家大业大,不会把我们卖给别人吧,我们,我们可不作别人的奴隶。”
  
      柳寒哈哈一笑站起来,站起来走到俩人身前蹲下,将俩人的衣服整理下,温和的说:“你们还太小卖不出好价钱,所以,你们要先读书识字,再习武,骑马射箭,这可不是你东一点西一点去偷学,我会安排老师教你们的。”
  
      傻子也知道这后面是什么,虎哥和大脑袋有些傻了,不知道该说什么,柳寒拍拍虎哥的脑袋:“回去吧,把孩子们都带来,哦,不,柳铁。”
  
      柳铁应声从外面进来,柳寒吩咐道:“派两个弟兄,随他们去,将孩子们接到城外庄园,还有,问问,那有先生,请个先生教他们念书识字。”
  
      柳铁什么都没问,答应后便转身出去。
  
      虎哥和大脑袋交换下眼色,俩人一块跪在柳寒面前磕头道:“多谢老爷收留,今后老爷担有差使,水里水去,火里火去,若有半点犹豫,叫我不得好死。”
  
      “行了,上那学的这些,”柳寒将俩人拉起来:“以后,你们就算商社的人了,咱们商社的规矩很简单,认认真真做事,规规矩矩作人,江湖好汉讲究信义为先,经商更讲究信义为先,这些东西以后再慢慢教你们,现在你们先随他们俩人去,把孩子们都带出来,别再窝在那,有一顿没一顿的。”
  
      几句话让大脑袋眼眶都红了,俩人拼命点头,他们这群孤儿,流浪在街头,早早明白生活的艰难,柳寒长叹一声:“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俩人迷惑的抬头,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柳寒在俩人背后拍了下,看着柳铁带来的两个伙计说:“去吧,把孩子们带到城外的庄子里,记住,要给他们洗澡,换上干净的衣服,他们身上恐怕满是虱子,找个大夫给他们看看,有病的先治病,安置好了,给我报告。”
  
      两个伙计躬身答应,虎哥和大脑袋跟着出去,到了院子里,大脑袋忽然转身跑回来,到他面前压低声音问:“那个人的事还办吗?”
  
      柳寒迟疑下点头:“剩下的事,你们俩去办就行了,其他人就去庄子里。”
  
      大脑袋点点头,柳寒有叮嘱道:“小心点。”
  
      站在门口看着虎哥和大脑袋随伙计出去,这俩伙计穿的是伙计服装,实际是他精心训练的武士,他的近身侍卫是三十六铁卫,这三十六铁卫下面还有上百武士,三十六铁卫的修为全都有武师修为,这在任何地方都是一股强大的力量。
  
      转身要进屋,猛地看见老黄站在院门口,正含笑看着他,柳寒莫名苦笑,他知道老黄会错意了,这不是为了培养私兵,而是发善心,当然从孩子抓起,他们必定忠诚于商社。
  
      接下来几天,柳寒没有再上店里,而是到了城外,他没有急于去找犀锋,十多年过去了,他变了,他肯定也变了,既然都变了,这交情还存不存在,只有见面后才知道,所以在见面之前,要做好准备。
  
      孩子们被接来了,全都住在庄园里,这群孩子最大的是虎哥,十三岁,最小的只有五岁,小于七岁的孩子有九个之多,柳寒又让老黄上人市买了几个女人,专门照顾这些孩子,原来他是想雇的,可老黄反对,认为雇的有可能混入奸细,倒不如买,这简单不说,将来还可以嫁给店里的伙计,如此一家子全捆在商社的车上,谁也不会背叛,再不会出现毕良那样的事。
  
      此外,老黄认为长安是个重要的位置,若将来姑臧有事,长安店还要担负起支援姑臧的任务,长安店只留下柳水和十二个武士,实力不足,应该还要加强。
  
      柳寒想过后认为老黄的判断是对的,于是,在柳水之外,又让三十六铁卫中的柳山带二十四个人留下,告诉柳山,他不属于长安店,长安店的日常事务不用管,他在长安的目的便是训练新人。
  
      “如果,眉山附近有坞堡出售,一定要买下来,这个庄园离长安太近,”柳寒思索着:“除了坞堡外,如果有土地出售,也要尽可能买下来,需要多少钱,你找钱明,如果他拿不出,就给我通信。”
  
      “明白。”柳山就像他的名字一样,象山一样敦实厚重,在三十六铁卫中,他的修为不算最深的,机智谋略也不算最好的,但却是最稳重细致的一个,话少,却言出必中。
  
      “钱的事,我会交代给钱明,每个月他会把日常费用送来。”
  
      柳山站在那没有开口,柳寒问他:“你有什么问题没有?”
  
      “回老爷,有,这私兵用什么名义?”
  
      “就叫家丁。”
  
      “再问老爷,人数多少?”
  
      “先定一百吧,你要把战阵之道交给他们。”
  
      “明白,”柳山再问:“武器如何解决?”
  
      “你只管人,让钱明负责解决。”
  
      柳山挺直了身躯,这个动作表明,他已经没有问题了,柳寒沉默了会,他隐约觉着这一步很冒险,这是回到大晋以来,他作的最没把握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