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五十八章 安抚
    到并州的商队回来了,带领并州商队的是主事公樵,公樵不是从西域回来的,而是老王掌柜培养的,柳寒也是第一次见他。公樵回来便被带到山庄,半路上钱明告诉他毕良死了的消息,公樵大为惊讶。

    见到柳寒,公樵心里忐忑不安,不知道这位主子想要问些什么。

    但柳寒却很温和,只是问了问路上的情况,还有并州的情况,他一一作了回答,随后,柳寒又问了问下他家里的情况,公樵的家在姑臧,他告诉柳寒他已经半年没回家了,也不知道家里现在怎么样。

    “等店里的事告一段落,你就回去,将家搬来,或者调回姑臧,到老王掌柜那去,你自己选择,这样可好?”

    可柳寒越是这样温和,公樵的心里越是忐忑不安,他壮起胆量问毕良出了什么事?

    “毕良的事是毕良的事,与你无关,别乱打听,该你知道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你,唉,这毕良可惜了。”

    公樵满头雾水,可柳寒最后一句话让他安心了,至少没自己什么事,他是老王掌柜买下的奴隶,属于商社的人,如果柳寒要怪罪他,那就是灭顶之灾,主子要处罚奴隶,那还不是随便。

    “安顿好伙计们,告诉大家,干好自己的事就行,别乱打听,也别乱传谣言。”柳寒最后这句话很严厉,公樵肃然答应。

    当晚,柳寒在醉枫楼宴请长安店的全部伙计,刚回来的商队伙计心事重重,这一趟他们很顺利,大家都很兴奋,可没想到家里却出了这么大的事,毕良身死,二掌柜和一大批平时熟悉的伙计不见了,整个店人事大变。

    看着满屋沉默的伙计,柳寒起身端起酒杯:“诸位,长安店有今天,是毕良毕掌柜和大家伙的功劳,我柳寒感谢大家伙!”

    说着柳寒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亮出杯底给大家看,众伙计依旧沉默着,公樵站起来:“诸位,毕掌柜遇害,官府已经在追查凶手了,东家亲自到长安店安排工作,是对我们大伙的信任,大家伙不要有什么顾虑,东家是信任大家伙的。”

    “诸位兄弟,”钱明也端起酒杯站起来:“长安店依旧是长安店,一些人走了,可我们大家伙还在,长安店还在,瀚海商社还在,商队还在,咱们照样走并州,走大漠,咱们长安店将来会更加兴旺。”

    说到这里,钱明停顿下大声补充道:“东家决定,这次回来的伙计,每个人赏十两银子!另外还有半个月假期!”

    饭店里安静了会,忽然就像来了一大群马蜂,嗡嗡嗡嗡的叫个不停,伙计们私下低声说着,声音越来越大,神情也越来越兴奋。

    “多谢东家老爷!”

    终于有伙计站起来,端起酒杯向柳寒行礼,接着伙计们呼啦啦的都站起来,向柳寒行礼,柳寒面带微笑频频点头,目光却是清冷的,不管毕良对他们多好,但他们毕竟是商社的人,多数人的卖身契还在他手上,他们还是他的人。

    大厅里终于热闹起来,柳寒在钱明和公樵的陪同下,挨桌给伙计们敬酒,伙计们战战兢兢,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哪有主人给奴隶敬酒的,这让他们有些慌张,好些连酒泼出来一半都不知道。

    “诸位兄弟,我知道好些人的卖身契都在店里,我柳寒承诺,从今天开始,凡是在店里干满五年的,一律归还卖身契,不要赎身银子,而后愿意留下的,依旧在店里干,不愿留下的,我给遣散费!”

    此言一出,大厅里顿时欢声雷动,伙计们再没顾虑,真心感谢,柳寒终于松口气,无论什么身份,长安店要正常运转,还得靠这些人,他们安心了,长安店就稳了。

    老黄没有参加今晚的宴会,在他看来这根本多此一举,但柳寒坚持,毕竟他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还无法完全成为视奴隶如草芥的程度,再说了,恩威并施才是驾驭下属之道,哪怕他们是群奴隶。

    过了这一晚,商队的伙计算是安静下来,第二天听说商队回来的消息,本地的客户陆续上门,柳寒不管他们,由钱明负责处理,他则开始对商队伙计进行排查。

    这个商队很简单,是长安店最早的商队,伙计的来历很清楚,绝大多数都有三年以上经历,只有两个是大半年前到的,公樵也说得清来历。

    “看来毕良还没对商队下手。”柳寒正这样想着,有个商队伙计便求见,进门便交上辞职书,书上的字迹很熟悉,显然是那二掌柜的笔迹。

    柳寒没说什么,给了他五两银子,打发他走了,回过头来,公樵已经目瞪口呆,眉宇间满是不解。

    “有些事现在还不好告诉你,毕良是晚节不保,将来你要谨慎从事。”柳寒轻叹道,这傅三公子可够狠的,布局居然如此严密,连商队都没放过:“回去告诉伙计们,非常时期,保持镇定,没事不要出去。”

    公樵心中大团疑惑,可柳寒不说,店里的伙计也不敢讲,柳寒又明确告诉他不要乱打听,即便疑惑再大,他也不敢再打听了。

    接下来几天,柳寒依旧在长安城内闲逛,老黄出城去坐镇山庄,虎哥那帮孩子到了山庄,在渡过了陌生期后,这帮孩子流浪太久,性子已经野了,在山庄生出不少事来,柳山向柳寒报告后,柳寒让老黄去处理。

    老黄到了山庄便定下十八条纪律以及相应的惩罚,收拾了几个小屁孩后,这群孩子才老实下来,老黄也不管这帮孩子原来叫什么,一律给他们重新取名,依旧以柳为姓。

    柳寒得知后也没说什么,只是开玩笑的告诉老黄,别取重了,让柳寒有点意外的是,天娜居然喜欢上小兔子,禀告柳寒后,将小兔子调到后院内宅。

    柳寒制定的计划推进很快,柳山买了五十个奴隶,又从流民中招了三十个壮小伙,这些人全部集中在山庄内,柳寒去看了下,柳山的眼光还不错,这些人虽然面黄肌瘦,可看得出来那是饿的,只要有粮食,调理几个月便会好,于是他便放心交给柳山,由他负责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