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六十章 旧友
    虎哥和大脑袋已经将犀锋的情况探查得一清二楚,他住在那,家里有什么人,平时喜好,与同僚的关系,也不知道这两个家伙是怎么探查的,居然十来天便查清楚了。
  
      犀锋现在是秦王帐下的振武校尉,让柳寒有点意外的是犀锋居然还是单身,虎哥的情报中有,六年以前,犀锋曾经成过一次亲,可在他一次到帝都办差时,妻子难产死亡,从那以后,犀锋便再没结婚。
  
      犀锋颇受秦王重视,在秦王之前,他不过一队正,秦王到后,将他从队正升为校尉,进入秦王的幕府,成为秦王的军事幕僚,是秦王直属的鹰翎卫副统领。
  
      长安为西都,军事重镇,除了城卫军外,还有宫卫队和藩王直属的鹰翎卫。宫卫队,顾名思义,守卫内城和皇宫的卫队,但秦王治雍后,扩大了宫卫队的职权范围,将城卫军的职权范围缩小,只剩下守卫城门以及长安四周,城内则全部交给宫卫队。而鹰翎卫则是秦王的卫队,由秦王直接统帅指挥。
  
      根据虎哥和大脑袋的搜集的情报,犀锋每过段时间便要到这芷兰院来一次,至于是迷上了琴烟还是舞雨,他们就不知道了,以他们的身份,根本进了这芷兰院。
  
      阳光渐渐西斜,楼上的客人渐渐多起来,人声渐渐鼎沸,垂鬓小丫头不时穿梭,送茶送点心,席间客人欢笑嫣然,不时有目光在柳寒身上萦绕,这个厅里,只有他这一桌没有姑娘相陪。
  
      柳寒没有在意,壶里的水已经添过两次水,茶味变得有点淡,他没有在意,依旧随意的斜靠在窗户上,懒散的听着中间的一位姑娘的弹琴,在他听来,这姑娘的琴声已经很好了,可显然,厅里的那些客人并不认可,没有多少人注意,依旧在与身边的姑娘调笑。
  
      从楼梯口上来几个穿着彩衣的公子,这几个公子神情倨傲,上来之后,旁若无人的径直走进隔断,不一会,几个高挑秀丽的姑娘进去了。
  
      边上伺候的小丫头不时斜瞟柳寒,她很少见这样的人,在这坐了半天却不叫姑娘,看他的出手并非穷酸书生,怎么不叫姑娘陪呢?就算有什么心事,有姑娘陪着还不好?
  
      正胡思乱想,柳寒已经示意她过去,小丫头连忙过去,柳寒指指茶壶,让她给换壶茶,小丫头更加纳闷了,这茶可不便宜,一壶茶可要好几两银子,于是便好心的提醒。
  
      “公子,这茶是刚才泡的。”
  
      “我知道,你们这狮峰茶是冲泡法,一般也就三开,最多不过五开,其后便淡如水,需换茶再饮。”
  
      小丫头很是好奇:“公子,奴婢愚钝,这茶还有其他泡法?”
  
      “当然,”柳寒正色道:“还有两种泡法,一种是投茶法;这冲泡法,是先将茶叶放入杯中,再冲以开水,此为冲泡法;而投泡法则相反,先倒入开水,然后再投入茶叶,此为投茶法;第三种则在两种之间,茶杯中稍加开水,约为茶杯三成,然后再投入茶叶,待茶叶舒展开后,再添加开水,此为中投法。”
  
      小丫头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秀美微蹙带羞的问:“那,公子,为什么要这样泡茶呢?”
  
      “问得好,”柳寒依旧是懒洋洋的,这种派头是大晋世家公子的常见状态,脑中却在回想药老得意的神情,当时他也这样问:“这狮峰茶产自江南,于谷雨之前的清晨采摘,采摘只摘取树尖最嫩之幼芽,上好的狮峰茶,芽片大小颜色均相同。
  
      摘下的茶叶再经过晾晒,培制,芽中水分干枯,茶叶经开水泡制后,吸收了水之精华,芽叶舒展,粒粒如花蕾绽放,投泡法,就象将一片一片茶叶投入其中,茶叶在开水中渐渐舒展,就像舞雨姑娘的舞姿,优雅迷人,散发着浸人的芳香。”
  
      小丫头听得心神皆动,不但她,就连旁边的两个中年客人神情微动,小丫头好奇的问:“那,公子,您这次是要冲泡法呢,还是投泡法?”
  
      柳寒轻轻叹口气:“这投泡法需要琉璃杯,可惜啊!可惜!”
  
      小丫头目光落在柳寒面前的茶杯上,这是来自司州的汝瓷,价比黄金,而那琉璃杯则更是贵重,上品琉璃杯其色纯净透明,她根本没见过,院里就妈妈有一对杂色的琉璃杯,非常珍贵,妈妈只有在来了贵客时才拿出来,平时都是锁在柜子里的。
  
      “这倒有趣,公子这样泡过?”
  
      柳寒扭头看,却是边上的一位中年人,中年人穿着白色棉布长袍,颌下长须,形态俊朗从容。
  
      柳寒微微点头:“当然,琉璃杯虽然难寻,可晚生恰好有那么两对,虽然算不上上品,可也称得上中上品,尽可观看叶片舒展的曼妙。如花之开蕊,如婴儿初展眉头,如少女的娇羞;妙之极也。”
  
      小丫头脸蛋微红,中年人手捋胡须露出向往之色,边上另一位穿着皂色长袍,头戴平纹冠的中年人拍掌笑道:“有趣,有趣,方至兄,小弟藏有两对上品琉璃,得闲到寒舍一饮。”
  
      “如此,那就骚扰了。”方至兄微微翕首,俩人随即也不再理会柳寒,这让他好生郁闷,正要借机搭讪,神情忽然一动,朝楼梯口望着,又有两个客人上来,这俩人在楼梯口站住,目光很自然的先扫视了下大厅的人,而后才随着小姐朝一张有预留标志的桌子走去。
  
      柳寒眯眼打量着这俩人,这俩人与其他人明显不同,脚步轻盈,显然轻身功夫高明,举手投足干净利落,没有丝毫拖泥带水,腰间挂着宝剑朴实无华,唯一的装饰便是宝剑边上腰牌,这块腰牌上有个图案,柳寒眼尖,看清那上面是一只展翅欲飞的飞鹰,这是鹰翎卫的标志。
  
      柳寒端起茶杯轻轻抿了口,眼睛眯成一条线,盯着走在前面的那个壮汉,眉宇间还有几分当年的模样,他端正坐姿,始终盯着他,那人似乎有所察觉,朝这边看了眼,而后微微皱眉。
  
      柳寒没有移开视线依旧盯着他,这下连边上的那位鹰翎卫也察觉了,那鹰翎卫顿了下就要向这边来,前面那位一把拉住他,微微摇头。在这种场合,盯着人看不是失礼,而过去质问才是失礼。
  
      柳寒微微有些失望,如果俩人因此过来,他便安心了,可现在,他还是无法做出判断。
  
      杀手营全军覆灭,但总教头还活着,追杀他的那个家伙还活着,他们都是见过他的,这些年他可以改变了很多,从容貌到气质,都有了很大变化,但他们是不是还能认出他来呢?
  
      今天便是试金石。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