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六十一章 出题
    犀锋,当年的热血汉子,共同浴血的兄弟,如果他不能认出他来,那么帝都便大可去得,否则恐怕就要多作些准备。
  
      正想法怎么与他搭上,一个绿衣小丫头挑帘子出来,走到中间,先冲宾客施礼,然后才细声细气的说:“妈妈说了,今日琴烟姐姐身子有恙,不能给诸位老爷公子弹曲,舞雨姐姐画了幅画,可惜没有题跋,甚为苦恼,也没了精气神,还请诸位老爷公子原谅则个。”
  
      说着又冲宾客施礼,宾客安坐不动,这时,屏风里传出懒洋洋的声音:“不知舞雨姑娘所画何画,能不能让本公子看看,或许可以解她之忧。”
  
      小丫头高兴的冲屏风施礼:“如此就多谢公子了。”
  
      这一套是惯例,这意思很明显了,这舞雨姑娘出题了,如果今晚有人作出的题跋入了她眼,就出来跳舞,如果没有,那就拜拜了,谁也不能怪罪她,因为这是规矩。
  
      小丫头很快取来一幅画,就挂在中间供众宾客观看,画面上有个着胡服的窈窕的舞娘,裸臂裸足,正起舞盘旋,裙裾飘飘,蝴蝶环绕,恍若仙女下凡。
  
      屏风里的公子踱步出来,公子手拿折扇,轻轻晃动,走到画前,仔细端详,沉凝会露出笑容。
  
      “飘飘罗裙,美目盼兮凝脂媚。
  
      月色满,琴暗动,舞翩跹。
  
      蝴蝶翻飞,芳心羞兮唇欲语。
  
      钗头凤,云鬓乱,暗香动。”
  
      话声刚落,屏风中便响起一遍叫好,几个年轻公子慢步而出,边走还边赞道:“子贤兄,好诗,好诗,必中魁首!”
  
      子贤面露得色,柳寒还没品味出滋味来,边上那对中年人几乎同时摇头,但俩人都没开口,小丫头正要道谢,边上有人大声笑道:“好什么好,文不对题。”
  
      柳寒顺声看去,却是那两个鹰翎卫之一面带冷笑,子贤正得意洋洋,听着有人批驳,再抬头一看,居然是两个武人,禁不住大怒。
  
      没等子贤开口,旁边的同伴便呵斥起来:“不过一粗汉,只知舞枪弄棒,那知诗文之妙,怎敢品鉴二公子之文!”
  
      那军官冷笑两声:“我这粗鄙之人都能看出,这明明是胡旋舞,文不对题,狗屁不通,还好意思拿出来炫耀,请舞雨姑娘看,我看是丢人吧。”
  
      “世风日下,世风日下,这粗鄙之人也敢品诗。”子贤身边另一位公子叹道,大有悲叹斯文扫地,俗气满世之意。
  
      那军官依旧冷笑,正要继续进攻,犀锋一把拉住他,起身冲子贤抱拳:“二公子,我这位同伴不知公子文名,还请公子见谅,公子文名长安城皆知,我们兄弟孤陋寡闻,请公子恕罪。”
  
      柳寒一口茶差点喷出来,这话才是前后矛盾,文名满长安,自己却不知道,有趣,有趣。
  
      “噗嗤!”
  
      边上的两位已经笑出声来,声音很大,厅内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白衣中年人大笑起身,走过去,拿起小丫头誊写的诗文,毛笔字还墨汁淋漓。
  
      “那位将军说得不错,这诗的确偏题了,二公子的诗放在别处尚可,题在这画上.。。”
  
      白衣中年人摇摇头顺手将诗文撕了,二公子子贤脸色涨得通红,可看看那白衣中年人的气度,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毕竟是世家公子,见识广阔,见过诸多人物,一看这中年人的气度便感到不凡。
  
      边上的同伴却鼓噪起来,纷纷呵斥中年人,白衣中年人却没有开口,从小丫头手上接过笔,一挥而就。
  
      小丫头左右看看,小心的拿起来,稚嫩的念起来:
  
      “胡旋女,胡旋女。
  
      心应琴,手应弦。
  
      琴弦一声皓腕举,
  
      回雪飘飖转蓬舞。
  
      左旋右转不知疲,
  
      千匝万周无已时。
  
      人间物类无可比,
  
      奔车轮缓旋风迟。
  
      胡旋女,出山离,
  
      徒劳西来万里余。
  
      中原自有胡旋者,
  
      斗妙争能尔不如。
  
      胡旋女,莫空舞,
  
      数唱此歌娱宾主。”
  
      柳寒眉头稍皱,这诗词有些熟悉,白居易?这家伙这么也过来了?他背心冒出一层冷汗,转念一想不对,这白居易的《胡旋女》不是这样,有细微差别,再想想曾经见过的诗词,这个时代,也有诗杰。
  
      “好诗!好诗!”皂衣中年人起身鼓掌大笑:“巨木兄不愧文满天下,名不虚传,”说着起身走到那二公子面前:“你是司家的二公子吧。”
  
      司家二公子脑子极速转动,想着这两人是何许人,忽然想起一个人来,脸色一变,连忙整肃,深深施礼:“晚辈不知巨木先生仙踪驾临长安,晚辈无知冒犯,请先生原谅。”
  
      司家二公子身边的人齐齐躬身施礼,在座的除了柳寒,其他人全都起身,向巨木先生施礼,柳寒满头雾水,不知这家伙是什么人,这么大魔力,让这些纨绔二世祖闻名下拜,眼珠转了转,没有跟着起身,依旧懒洋洋的靠在桌上。
  
      巨木先生刘厚,曾著《玄都赋》《二都赋》,文辞华丽,气势磅礴,世人争相传抄,一时帝都纸贵;后与友人相携游江南,在丹阳梅林作梅花诗十二篇,读来篇篇口齿余香,令人神往。荆州襄阳五棵松与荆州名士卢济辩难三日,卢济甘拜下风,称其思敏捷,才高八斗,乃名满天下的玄学家。
  
      “无妨,”巨木先生含笑道:“令尊一向可好?”
  
      “家父身体尚安,前数日与王家叔父同去帝都。”司二公子恭谨答道,身边几个刚刚还在呵斥的年轻公子个个面色如土,这样的猛人是不能得罪的,也是不敢得罪的,他只需一句话,天下便再无进身之所。
  
      巨木先生微微叹道:“上帝都?这个时候上帝都去做什么,可惜,看来没机缘啊。”
  
      说着看了司家二公子一眼,这二公子额头冒起一层细汗,不说,这巨木先生与家族父辈的交往,今日之事传出去,恐怕便要受到家族长辈的责罚,而且可能大大影响自己的前途。
  
      巨木先生沉凝片刻含笑道:“钗头凤,云鬓乱,暗香动;颇有雅趣,二公子文有长进。”
  
      司家二公子如释重负,随即大喜,谦卑之极的再拜:“多谢先生指点,小子狂妄,大胆请先生到隔间指教。”
  
      指教,有时是挑战,可这时却是最诚心的邀请。
  
      可惜,巨木先生微微摇头:“你们年轻人去闹腾吧,听说这芷兰院琴舞双绝,老夫是来见识下,可惜啊可惜,这琴,是听不了了,这舞,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到。”
  
      环佩声响,一个高挑秀丽的女人,提着裙裾匆忙上楼,上来后略微整理,便直奔巨木先生,到了巨木先生面前先施一礼。
  
      “不知巨木先生驾临,芷兰院蓬荜生辉,琴烟和舞雨已经准备妥当,马上就来为先生献技。”
  
      巨木先生呵呵一笑:“如此多谢妈妈了!”
  
      从揭开身份,这巨木先生的举止风范,无不堪称完美,令人心生敬佩。
  
      柳寒心里叹道,这才是星光熠熠,前世的什么歌星明星,与他比起来,简直就是矫揉造作的浊物,看看人家这范这派,挥洒自若,浑若天成,不落痕迹,犹若游戏人间的游龙,不带半分烟尘。
  
      巨木回身又仔细观摩那副画,没做丝毫犹豫:“舞雨姑娘的画,不错,拿笔来。”
  
      妈妈顿时大喜,那情形比天上掉下金元宝还让她兴奋,连声催促小丫头,小丫头几乎是小跑着去将毛笔拿来,巨木先生提笔挥毫,所有人都静静的等候,巨木先生写完最后一笔,将笔轻轻放在小丫头捧着的砚台上。
  
      妈妈兴奋得差点失态,赶紧叫人将画收起来,随即又改口,让人立刻送去裱糊,以后便挂在大厅里。
  
      这幅画对芷兰院来说可是件了不得的大事,就凭这画,芷兰院在这北里的声望便高出同行一截,这北里有青楼三十六家,芷兰院也就只能进入前十,现在有了这幅画,芷兰院稳稳进入前三。
  
      而舞雨姑娘势必名声大振,以前只有舞,现在还有画,有了巨木先生的这一句话,一个才女的名,稳稳当当,今后这长安城的才子都得到芷兰院来拜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