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六十五章 建设 上
    这个山庄是瀚海商社的山庄,毕良买下来,同样在城东,不过距离长安城更远点,偏东南,在灞水和泾河交汇处,这庄子比常家的庄子要大,正好位于两河交界处,庄外不远处便有个小码头,上下货物十分方便。

    看得出来,毕良买这庄子是很费了份心的,无论是位置还是庄内的规制,都非常合适,在庄外,毕良还搭建了个小作坊,柳寒一看便知道这是处理皮货的作坊,他忍不住再度长叹。

    柳山这次招了五十个人,有三十个是从奴隶市场买的,二十个是从流民中招的,不过,这些人看上去都不怎么样,精瘦,看不见肌肉,精神,萎靡不振。

    “他们是饿的,”柳山解释道,柳寒微微叹气:“奴隶也不给吃饱?”

    奴隶是商品,如果没吃饱,没精神就卖不出好价钱,所以,货主一般不会在食物上节省。

    “这批奴隶,有些是从塞外过来的,恐怕是边军掳掠的,另外有些是几个豪门卖出来的,估计是得罪了什么人,您看看那个,有点黑的那家伙,据说原来是延州古家的庄户头,不知怎么得罪了古家的小主子,这才被卖的。”

    柳寒顺着柳山的目光看过去,那边排头是个黑大汉,年龄看上去也就二十多岁,身高在一米八十以上,膀阔腰圆,往那一站,便令人生畏。

    “有修为基础吗?”柳寒问道,柳山摇头,无论是流民还是奴隶都没有修为基础,但凡有点修为都不肯作流民,早就落草为寇,那会这样饥一顿饱一顿的;而奴隶呢,若有修为,这主人家绝不会卖,早就提去当家丁了。

    “你打算怎么训练他们?”柳寒又问。

    “按照老爷当初训练我们的法子,训练他们。”柳山答道。

    当年他被柳寒买下时,也同样没有修为,柳寒悉心栽培下,这些年也突破武士进入武师二品的境界。

    不曾想,柳寒摇摇头:“你当初只有十二岁,他们多大了,骨骼都已经成型了,可塑性差,而且,你用了多少丹药?现在我可没那么多丹药,嗯,这样,你传点入门的东西给他们。”

    “是,老爷。”

    “还记得我教你们的那种战阵之术吗?”柳寒问道,柳山眼前一亮,有些兴奋的点点头,当年他们在修为未成之前,柳寒便教了他们一种战阵之术,这种战阵之术需要五个人配合,一个弓箭手,两个长枪手,两个盾牌手。

    两个盾牌手负责掩护,长枪手负责刺杀近处之敌,弓箭手则负责对付远处之敌。这个战阵可以根据需要调整,比如,可以增加刀手,增加弓箭手,增加枪手,弓箭手还可以换成弩手,人数最多可以扩张到三十六人。

    这个战阵的威力极大,特别是,若由柳山这样有修为的人组成的话,可以跨境界杀死比他们高几个境界的对手,柳寒在突破宗师境界后,曾经试验过,他可以轻易击破一个五人武士战阵,可战阵若增加到八人武师组成,便非常困难;若是十二人,他便只有落荒而逃。

    设计这个战阵不是为了征战疆场,而是为了对付那个修为高深莫测的总教头,当年柳寒的修为不过武士,柳寒估计总教头的修为在宗师六七品上,过了这十多年,柳寒感觉那总教头的修为最低也在宗师顶峰,突破宗师境界跨入大宗师也不是没有可能。

    柳寒要报仇,每个细节都考虑到了,特别是这个总教头,这是横在他面前的巨大障碍,此人不除,他报不了仇。

    柳寒又去看那群孩子们,这群孩子都在偏院,柳寒过去时,孩子们正在上课,现在这群孩子完全变样了,每个人都干干净净的,穿着新作的衣服,坐在教室里,听着老夫子讲课,两个中年妇女正在打扫院子。

    “这帮小家伙不闹腾吧?”柳寒问道。

    柳山苦笑下,没有答话,那十来个小的还算好,安静,听话,可以虎哥大脑袋为首的大的,性子完全野了,每天都要闹出点动静来,虎哥回来没几天,便被关了两次禁闭,禁食一次,好容易才把他们给镇住。

    “这已经是第二个老师了,前一个前两天被气走了。”柳山没好气的说道,柳寒朝里面看,虎哥个头最高,坐在最后面,那张小脸就跟吃过黄连似的,不时扭动下,扭头看见窗外的柳寒,赶紧坐好,一本正经的拿起书本。

    “他们开始修习了吗?”

    “已经开始传入门功夫了。”柳山答道,柳寒眉头微蹙,收养这些孩子不过是一时慈悲,究竟怎么安置他们,他还没想好,老黄倒是隐约提起过,建议学学他的那位仇人,买一批这样的小孩,分别调教,将来可是瀚海商社的顶梁柱。

    可他不愿这样,杀手营的血腥残忍,让他刻骨铭心,他绝不愿意再去复制一个这样的东西,甚至不愿去想。

    “怎么啦?老爷。”柳山察觉有异,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柳寒思索着说:“走之前我给你一批培气丹,如果两年之内他们没有进入武徒境界,就让他们改学别样,并不是非要走修行这条路。”

    “是,老爷。”柳山恭敬的答道,柳寒看着虎哥问:“这家伙怎么样?”

    “这家伙是他们的头,不知道在那偷学了点东西,全是花架子,”柳山露出了微笑:“这小子念书坐不住,习武就欢蹦乱跳,前一个私塾先生被赶走就是他干的,习武是块料,可惜的是,年龄大了点,将来恐怕成就有限。”

    习武最好的时期是五到八岁的时候,这时候的孩子可塑性最强,也最能静下来,去洞悉天地之间的奥秘,引天地元气入体;再大点,心性难定,骨骼发育,经脉接近成型,再要尽兴拓展,则事倍功半,所以,一般收徒都是从五六岁开始,过了十二岁,就不愿意再收了,虎哥已经十四岁了,大脑袋也十二岁了,都过了习武的黄金年龄。

    “那家伙呢?”柳寒又示意了下大脑袋,大脑袋聚精会神的看着书本,摇头晃脑的跟着先生念着。

    “这家伙,完全是另一个样子,很安静,坐得主,鬼主意还多,那虎哥,.。”柳山说道这里改口道:“对了,老爷,得给他们取个名字,这帮小家伙都没名,好些连姓什么都忘记了,就说这大脑袋吧,都叫他大脑袋,姓什么都不记得了。”

    柳寒无声叹气,这些孩子在外流浪太久,在这个世道能活下来已经大不易了,就说这个长安城,这不过沧海一栗,还不知道有多少小乞丐,出了长安城,还不知道有多少流民,在荒郊野外流徙,忍饥受饿,期待遇上一个好点的东家,让他们成为荫户,得到一点活下去的机会。

    “问一下吧,还记得姓的,就用他的本姓,不记得的,就姓柳。”

    正说着私塾先生站起来,对孩子们说了几句,然后宣布休息,孩子们很高兴的叫起来,虎哥急忙制止,他早就看见柳寒和柳山在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