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六十六章 建设 下
    柳寒微微摇头,迈步进来,先冲私塾先生施礼:“先生辛苦了,这些孩子让您多费心了。”

    “东主说的哪里话,客气了,客气了。”私塾先生赶紧答礼,这家东家挺大方,给的钱是别家的一倍,虽然孩子多了点,可一个是教,十个也同样是教。

    送走先生,屋里的孩子们都静静的看着他,虎哥紧走两步就要开口,柳寒瞪了他一眼,虎哥自己知道自己的事,不敢再动,柳寒开口说:“知道为什么要读书吗?”

    孩子们左右看看不明白,柳寒说:“读书的目的在明理,简单的说,就是明白道理,只有明白了道理,才能懂得如何做事,如何作人。所以,你们一定要认真读书,明白了吗?”

    “明白!”小屁孩们的声音并不洪亮,一张张小脸带着迷惑的望着他。

    柳寒见状也不再说了,径直点明:“虎哥,上一个私塾先生是你赶跑的?”

    虎哥站起来耷拉着脑袋称是,柳寒脸色一沉:“好大的胆子,天地君亲师,师排第五,不敬师长,你作什么?”

    众小孩见柳寒发怒,个个脸色发白,紧张的望着虎哥,虎哥低着头,柳寒喝令道:“抬起头!看着我!”

    虎哥抬起头两眼平视,柳寒的目光很冷,就象冬天的雪一样,让他浑身上下都凉透了,凉到骨子里去了。

    “我,我,”虎哥哆嗦着,柳寒再度厉声道:“说清楚点!”

    “是,我,.。,知错了!”

    知错了,三个字从虎哥嘴里吐出来,无比艰难,汗珠子顺着面颊往下淌。

    “知道错了,那还有救,”柳寒神情稍缓,踱步走到他面前:“你是他们当中年龄最大的,你要象大哥哥那样,督促他们学习,你自己都不好好作,怎么去督促他们?明白了吗?”

    虎哥点点头,柳寒抬头对柳山说:“我定个规矩,凡是上课调皮捣蛋,没有完成作业的,一律不准习武练功。”

    “明白。”柳山大声称是。

    柳寒拍拍虎哥脑袋:“最近这段时间不要上太大的量,你看这些小家伙,一个个瘦得皮包骨头,对了,找大夫看过没有,有没有病?”

    “看过了,没什么大问题。”柳山说:“就是长期吃不饱,体虚,要先补强。”

    “那就先让他们吃好,把身体养好再加大训练量。”柳寒说着又低头对虎哥说:“有什么事,你们就找他,叫他山哥,过段时间,我要去帝都,你们要好好念书,好好练功,长大才会有出息。”

    虎哥被训斥了一顿,可柳寒语气一缓,他立刻缓过劲来,舔着脸问:“老爷,我听说过帝都,比长安城还大,老爷,干脆你带上我,我给你跑跑腿。”

    “给我跑腿?”柳寒笑着摇头:“就你这点本事能干什么?你以为帝都还是长安啊,帝都可是我大晋的中心,人才济济,你肩不能扛,手不能抬,连字都不认,就凭那几手,不知那偷学的东西,能干什么?”

    “这蛇有蛇道,鼠有鼠路,我跟老爷去帝都,总有用处的。”虎哥觉着自己受到轻视,有些不满的叫起来,柳寒在他屁股拍了巴掌:“不管你是蛇还是老鼠,现阶段都先给我老老实实的念书习武,等学业有成了,再来帮我。”

    “老爷,你们大人有大人的事,我们人小目标小,有些事情我们出面更方便,您就带上我们吧。”大脑袋也在边上递话。

    柳寒眉头却皱起来,这两小子进庄才多久,便闻到味了,难道庄子里就一点秘密都没有了,他的目光盯住了柳山。柳山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柳寒脸色怎么忽然阴下来。

    “你什么都对他们说吗?”柳寒问道,柳山这才恍然大悟,他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在虎哥屁股上拍了巴掌:“你这小家伙,小兔子她们和内宅的天娜姑娘在一起,你有什么好担心。”

    柳寒这才明白,原来这虎哥和大脑袋想跟着去帝都是因为小兔子她们,小兔子她们是女孩,天娜看上了小兔子,将小兔子调到内宅,顺带着将其他小女孩也都要过去了。

    柳寒不在家,天娜她们没多少事,每天教小兔子一些东西,闲暇之时,小兔子出来看他们,他们从小兔子口中知道了,天娜她们要上帝都,天娜也要带她们上帝都,小兔子舍不得和他们分开,想让俩人都上帝都。

    今天借着柳寒过来,虎哥便借机打浑,要跟着上帝都。

    柳寒气得不知道说什么,这次上帝危机四伏,带上几个孩子算什么,可天娜却说什么也不听,在床上撒娇发嗲,美姬和米娅也在边上配合,柳寒只得答应。

    正要拒绝,可转念一想,以这两个家伙的性子,在他们走后,说不定会偷偷跟上来,再说了,他还有点喜欢这两家伙,说不定到帝都还有点用。

    “行啊,你们俩就跟我上帝都,不过,话我可要说在前面,到帝都若不听话,还要胡作非为,那就别怪我赶你们回来。”

    柳山愣住了,这主子怎么忽然开通了,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好说话了,在西域时,这位主一向说一不二,决定了的事,绝没有讨价还价的理,三十六铁卫人人都知道,今儿是怎么啦?

    没等柳山反应过来,一群小屁孩全朝柳寒围过去:

    “我也要去!”

    “老爷,我也要去!”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这群孩子抱腿的抱腿,嚷嚷的嚷嚷,屋里闹成一团,柳寒顿时有种陷入马蜂窝的感觉,低头看看孩子们期望的眼神,打也打不下去,骂又不知道该骂谁。

    柳山很聪明的低下头,抱起个孩子,挡住柳寒的目光,转身便朝外走,那孩子在柳山怀里还在叫着,“我也要去!”

    “都是你们两惹的事,你们负责!”柳寒说着转身要走,大脑袋朝孩子一递眼色,那群孩子一窝蜂扑上来,再度将柳寒抱住,柳寒简直哭笑不得。

    “行,都去!都去!别闹了,都去!”

    柳寒抬头看却是天娜三女,三女一人提了个食盒,天娜笑吟吟将食盒放在桌上,美姬和米娅也将食盒放下,小屁孩们呼啦一下又围过去了。

    “等会,等会!”门口传来个细细的声音,小兔子费劲的拎着个食盒出现在门口,两个黑瘦的小子赶紧过去接过食盒,小兔子抹了把额头的汗珠,笑嘻嘻的正要开口,抬头看见柳寒,小脸吓得白了下,迅速窜到天娜身后藏起来。

    天娜白了柳寒一眼,那意思很明白,瞧你把小孩子给吓得,天娜将食盒打开,拿出里面的点心,是离师国的传统点心葱油饼,这种饼子不大,大慨有前世月饼的大小,用面粉合上葱油,放在炉子上蒸,不复杂,很简单。

    “买一处大点的宅子,再雇几个老妈子不就解决了。”天娜神情轻松,丝毫没觉着有什么难的。

    柳寒在心里苦笑,此去帝都危机四伏,带上一群孩子算什么?万一有问题,不把这群孩子全害了。

    “爷,就带上他们吧,没事的,大不了,我们多费点心。”米娅也娇憨的求情。

    柳寒有些头痛了,没好气的说道:“看来我是把你们宠坏了..”

    正说着,一个护卫从外面跑进来,向柳山报告,柳山转身过来:“老爷,外面有人求见。”

    柳寒精神一振:“什么样的人?”

    “说不清楚,有点象个道士,可没穿道袍。”那个护卫答道。

    柳寒愣住了,道士,忽然想起一事,皱起眉头:“道士?道士来做什么?”

    “该不是静真道长的朋友吧?”柳山插话问道。

    “他的朋友?找我做什么?我又不认识。”柳寒依旧眉头紧皱,他心里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就像压上了一块石头,沉甸甸的直想吐。

    “还是见见,万一是静真道长托朋友找老爷有事呢。”天娜说道。

    “我和那老杂毛交往十年了,没见他有什么朋友,”柳寒笑道:“该不是这家伙想通了,要回来了吧,老实说,静真老道在山离混得挺惨的,回来也挺好。我早就劝他回来,这时候才回来,大好青春耽误了。”

    柳寒摇头长叹,朝外面走去:“西域人不信道教,信的是拜月教,这静真老道在西域几十年也没发展出几个信徒,日子过得苦哈哈的,要不是我念着当初的情意,时不时的捐些东西,恐怕他们早饿死了。”

    这静真道长是山离国清灵观主,柳寒初到山离国受过他的帮助,柳寒后来发家了,为道观捐了些钱,可山离国人几乎没人信道,清灵观除了静真师徒四人,没有其他信徒,偶尔来几个晋人,烧香敬神,但晋人也不多,在商道上搏命的大晋人没有几个真信道的。

    所以,静真师徒的日子过得挺惨。柳寒见他们过得太惨了,便将这清灵观作为定点捐助对象,每月给些粮米,这次回大晋,还特意到清灵观与静真辞行,他在山离国的店依旧将清灵观作为资助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