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六十七章 神秘来客
    照壁前有个麻衣短襟,白须白发的老头,老头很安静的站在那,给柳寒的感觉非常怪异,他感到这好象没有人,连影子都没有,心里的那块石头好像突然被人搬走了,可又变得空荡荡的,同样让他难受。

    老头低着头,就像守在菜摊前的老农,安静的等着客人,对身周的事不闻不问,就像与他毫无关系。

    柳寒微微皱眉,扭头问那护卫:“怎么不请老先生进去?”

    “回老爷,老先生不愿意。”

    柳寒皱眉,这老头给他极度危险的感觉,可老头身上没有一件兵器,双手笼在袖中,柳寒可以感觉到,袖中除了一双手,其他什么都没有。

    柳寒在老头前面五尺地方站住,停在这个位置是事先考虑好的,如果对方有什么动作,这个距离足够他做出反应。

    “不知先生找柳某有何事?”

    老头抬起头看着柳寒,就这一眼,柳寒就想拔腿就走,他下意识的就想腾身而起,内息刚一动,忽然气息乱作一团,化作数股在体内乱窜,柳寒大惊失色。

    柳寒轻轻闷哼一声,一边迅速梳理内息,一边发出信号,柳山同样巨震,他没有轻易上前,他知道如果柳寒搞不定,他上去没有丝毫作用,他向旁边踏出几步,与柳寒老头形成三角,如果老头有所动作,他便可以与柳寒夹击老头。

    老头好像没注意到山庄内的变化,依旧那样慢吞吞的,看着有些木呐,有些呆滞,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柳寒。

    柳寒竭尽全力梳理内息,他不敢再接老头的目光,院子里的护卫悄悄开是运动,占据前院各个高点,边上三个攻击战阵渐渐形成。

    这一切都在几分钟之内完成,可柳寒还是感到不安,强烈的不安,就象四周空旷无人,没有空气,没有阳光,没有声音,空寂无人,只有无边的压力,无法抗拒,如山般沉重,让他生出无法抗拒之感。

    内息渐渐稳定,柳寒再度迎上老头的目光,识海巨震,差一点便鲜血狂喷,胸口更加气闷,难受得直欲呕吐,内息崩乱,犹如脱缰野马在体内乱窜,比这之以前更加不堪,浑身就像万针攒刺般难受。

    柳寒惊恐万状,就在这时,从膻中穴涌出一股内气,迅速游走全身,将那种针刺般的感觉逐出体内,这股劲气微弱,却坚韧强悍。

    这股神秘劲气沿着任督二脉迅速流动,就像黏合剂,将散乱的内息搜集到一起,奇怪的是,两股内气并没有融合,而是后一股微弱坚韧的内气推动重新聚合在一起的内息沿着经脉流动,丹田渐渐平息,柳寒吐出一口浊气,不再动用丹田内息,而是只用那股微弱的劲气,并指成剑,全神贯注的盯着老头。

    说着挺长,实际上也就几个呼吸之间,老头的目光渐渐惊讶:“年纪轻轻便有炼体两层,真是难得,嗯,好像不对。”

    柳寒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正要问,老头却又开口道:“废话少说,我问你件事,在你离开山离国之前是不是去过清灵观?”

    柳寒有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了,在最初,这老头看他的目光就像在看,对,在看蝼蚁,微不足道的蝼蚁,无论是他的宗师境界,还是身后已经形成的战阵,似乎都没在这老头的眼中,只要他愿意,举手之间,便能将他们化为灰烬。

    但,当他将那股神秘内气调出来后,老头的目光变了,虽然还是很轻松,却没了那种蝼蚁的轻视。

    他再度给柳山发出信号,最危险信号,柳山神情微变,同时向外传出信号,战阵开始悄悄移动,三个战阵慢慢合并为一个,两侧制高点上,弓弩手就位,亮晃晃的箭头瞄准了老头。

    “不知老先生要问什么?”柳寒依旧高度戒备。

    “静真有没有给你一本书?”

    “一本书?”柳寒下意识反问道,此刻他心中有太多疑惑,太多疑团,可却不知道该从那开始问起。

    “对,一本书,”老头的神情语气都很平静,柳寒微微摇头,劲气在指尖流转,老头不死心又问:“那他有没有交代什么?比如让你到大晋后找什么人?或去什么地方?”

    “抱歉,没有,”柳寒冷声道:“不过,老先生,我想知道静真道长怎么啦?他是我方外挚友,如果他有什么不测,我不会放过你。”

    老头对他的威胁没有丝毫反应,低下头思索着,丝毫没有在意已经待机而发的柳寒柳山,也没在意遍布前院各处,闪闪发光的箭头。

    “你撒谎!”老头抬头盯着柳寒厉声喝道,柳山刷地拔出腰刀,身体前倾,山庄各处剑拔弩张,只等柳寒一声命令。

    “老先生,何以见得?”柳寒依旧不动声色,劲气却已经灌注全身,只是这股劲气太细弱,平时他根本没用,也不知道怎么用。

    这还是数年之前,他练功遇上瓶颈,静真道长便教了他一段口诀,在这段口诀的帮助下,他顺利越过瓶颈,后来他问静真道长,口诀是什么,静真道长说不知道,是从一卷残缺的道经上看来的,这些年他也练过,没练出什么来,只是身体强壮,没生过病。

    柳寒觉着静真道长没说真话,至少没完全真话,不过,人家既然不说,再去寻根究底就没意思了,没得讨人厌,再说了,人家能教他这样一段口诀,已经非常难得了,何必再去寻根究底。

    柳寒练了段时间,发现这股内气凝聚非常非常慢,唯独有一次比较快是在圣山附近的一处峡谷中,那次他在那里待了三个月,那个地方有点奇特,内气凝聚比外面快好几倍,他找了很长时间,也没找到原因。

    在这股内气增长起来后,他发现了问题,那就是,这股内气与他平常修炼的内气无法融合,简单的说,这股内气要纯净得多,也骄傲得多,不屑于融合另外的内气。

    他想了很多办法,也问了静真道长,静真道长询问之后,思索了几个月后告诉他,只有一种办法,废了现在修炼的内气,全力修炼这股内气。可要废了现在的内气,他又舍不得。于是他采纳了静真道长的另一个建议,停止修炼这个内气,只将这种内气作为补充。

    可今天,让他非常意外的是,居然是这股内气挡住了老头的攻击,至少没有被老头给击溃。

    “静真既然将清虚宗的不传之秘教给你,怎么可能不将那东西给你?”老头问道。

    柳寒奇道:“清虚宗?老先生,我还是称您为前辈吧,我再说一遍,我不知道什么清虚宗浊虚宗,静真道长也没给我任何东西。”

    老头瞪着柳寒,眉头紧皱,嘴里喃喃念道:“奇怪,奇怪,难道真没有?传闻有误?”

    这句话一出口,一股如山般压力再度罩住柳寒,柳寒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咬牙苦苦顶住。

    柳山非常紧张,握住刀柄的手湿漉漉的,始终保持随时出击的姿态,他没有正对着老头,没有正面感受到老头的压力,但柳寒的举措让他意识到这老头的可怕,在他的印象中,柳寒从来没这样紧张过。他在柳寒侧后,可以清楚看见,柳寒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浸透。

    “大宗师!?”

    这三个字在柳山脑海中反复出现,难道这就是大宗师实力?

    所有人都盯着柳寒,就等他发令,可柳寒不敢,不但不敢下令,就连多余的动作都不敢作。

    柳山没有正面面对老头,他正面面对老头,承受了老头的全部压力,他不得不集中全部力量与之对抗,每次当他的内息快要溃散时,那股怪异的内气便会突然窜出,帮助他撑住那山般压力。

    柳寒好像听见自己的骨头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骨头象要断了似的,空气象被抽走,呼吸不到,肺里空空如也,让他万分难受,那股怪异的内气游走全身,每当这股内气游走之后,那处便一阵清凉,让他感到阵阵舒爽。

    柳寒感到不能这样下去了,他必须反击,否则就是坐以待毙,他一咬牙就要下令动手,这一霎那,那股如山般的压力突然消失,劲气来不及收拾,差一点便奔涌而出,经脉爆裂。

    关键时刻,还是那股怪异劲气,迅速游走,将奔涌的劲气控制住。

    柳寒闷哼一声,知道自己已经负伤,他生生将一口鲜血咽下,神情不变,依旧紧盯着老头。

    老头从怀里拿出个小瓶扔给柳寒,说是扔给柳寒,在柳寒看来却不是,准确的说,一股内气托着小瓶,缓缓走到面前,他只需伸手拿下来便行。

    小瓶很眼熟,柳寒略微想想便猜到了,这是他给静真道长的,装着培气丹的药,可这小瓶怎么会到老头手上,难道.。

    没等他开口,老头便问:“这固灵丹是你炼的?”

    柳寒微微点头,却又皱眉道:“是晚辈所为,可.固灵丹,这丹药不是固灵丹,是培气丹。”

    老头干枯的脸上露出些许诧异,随后摇摇头:“不对,是固灵丹,只是里面的主药不对,效用只有三成。你和神农谷是什么关系?”

    柳寒更加迷惑了,眉头拧成一个川字,隐隐觉着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摇头说:“不知道,老前辈,这神农谷和清虚宗是什么?江湖上没听说过。”

    老头深深的看着柳寒,柳寒浑身每根毫毛都绷得笔直,老头皱眉摇头低声喃喃:“奇怪,奇怪,这神农谷和清虚宗怎么走到一块去了?奇怪,真是奇怪..”

    说着,便在影壁前消失,可怪异的是,他不是一下就消失了,而是渐渐虚化,从脚到头,一点一点的没了,非常怪异,等下一个瞬间,身形出现在院墙上,再下一个瞬间,消失不见。

    柳寒呆呆的望着他消失的背影,良久,四周传来一遍“嘡啷”,他回头一看,却是刀枪箭弩掉了一地,长时间保持高度紧张,竟让这些有武士修为的护卫耗尽心神,陡然松懈下来,竟然浑身无力,一下瘫倒近半。

    “这就是大宗师?”柳山失神的望着老头消失的方向,脱口问出。

    柳寒沉默不语,大宗师竟然如此恐怖,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以前他没见过大宗师,更别说和大宗师交手,在西域,他遇上的对手,修为最高的也不过宗师九品巅峰。

    九品巅峰,他还能勉力支持数十招,所以,他才设计了那战阵。九品巅峰,在由十二名武师组成的战阵中,完败。

    有了这个信心,柳寒才敢返回大晋,他的目的便是用战阵对付那总教头,围杀此人。

    可,没想到今天冒出来个宗师修为,居然还没动手,就把他的战阵给破了,这让他有了深深的挫败感。

    此行,前途莫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