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六十八章 警告
    河风吹来,柳寒感到背心发凉,受伤的经脉隐隐发痛,连忙从怀里掏出药瓶,连服两丸,柳山这才发现柳寒已经负伤了,连忙过来问要不要紧。

    柳寒摇摇头,这才发觉自己已经汗透衣衫,他没有调用常用的内息,而是调用那股奇怪内息,游走全身,滋养经脉。

    过了片刻,他才收束内气,长长叹口气,转身对柳山说:“立刻给山离传讯,问一下静真道长的情况。”

    “老爷离开之前有吩咐,若静真道长出事,那边应该有书信传来。”柳山提醒道。

    “哼,我有吩咐,我吩咐的是什么?每月送些粮食,哼,”柳寒没好气的说:“恐怕他们也就是应付差使,其他的都不管了。”

    “是!”柳山答应道,却没有动,柳寒望着那老头消失的方向:“柳山,你知道清虚宗和神农谷吗?”

    柳山愣了下,困惑的摇头说:“老爷,我对大晋的江湖门派了解不多,要不您问问黄先生。”

    “他也不知道。”柳寒叹口气。

    这老头是什么来历?柳寒现在深刻感觉到自己缺一个引路人,他对大晋江湖几乎一无所知,在杀手营时,出任务时遇见过几个江湖门派的弟子,但也仅限于此,每次出手后,便要赶紧回去,晚了,凝元丹的毒性发作,一条小命便呜呼哀哉了。

    他能逃出来,还是药老,药老研制出了凝元丹的解药,这个秘密整个山庄只有他知道。

    可让他迷惑不解的是,连这一点,那幕后主使人居然也算到了。

    清虚宗,神农谷?这是两个什么地方?

    或许就在静真交给他的那件东西上。

    那不是一本书,也不是竹简,而是龟甲,龟甲并不大,两个巴掌大小,上面密密麻麻刻满字,但那字,他不认识,一个都不认识,静真曾经告诉他,这是上古字体,是全本《大道洞天真经》,道家的无上秘籍,让他带回大晋。

    他没把这事当作什么大事,拓本打算先到帝都安顿下来,然后再去送这东西,现在看来,静真没说实话,这玩意肯定有问题,要不然也不会有一个这样的高手,从西域追到长安来。

    “让大家伙收了吧,查一下有没有受伤的,晚上.。,算了,就这样吧。”

    柳寒本想说晚上加强警戒,可话到嘴边又想到,以这些护卫的修为,遇上这老头,还不是白给,倒不如干脆照旧。

    大晋真是人才济济,这不知道从那冒出来个乡下老农似的家伙,居然就有如此恐怖的实力,柳寒心中有些揣揣不安,从踏入大晋那一天起,虽然有些波折,都还算顺利。原本让他有些顾忌的门阀士族,在经过花溪河上花舫,前些日子芷兰院,特别是傅家三公子事件之后,他对士族产生了一丝轻蔑,觉着没什么大不了,可今天,他感到自己还是太小看这些士族了。

    没有剑招,没有刀光,甚至没有出拳出掌,却经历了人生最凶险一战,柳寒想不明白,那老头是真相信了自己的解释,还是有其他原因,他相信,如果老头动手,他不是对手,别说玉石俱焚之类的蠢话,他恐怕连轻伤对手的机会都没有,就算加上柳山他们,恐怕也就能阻挡对方一会。

    这老头的练的是什么?这还是人吗?

    柳寒有种无力感,如果大宗师都是这种修为,他怎么才能杀掉总教头呢?

    柳山看着柳寒在沉思,他不敢打搅,悄悄指挥护卫们撤下,忠诚的他没有完全按照柳寒的命令办,依旧加强了警戒,他的目的不是阻挡来敌,而是提前示警,为柳寒逃离赢得时间。

    回到后院,天娜三女脸色煞白的在院子里等着他,孩子们则聚在她们身边,孩子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感觉到了整个山庄的紧张,一个个小脸上都挂着不知所措的惶恐。

    看到柳寒进来,天娜赶紧迎上来,柳寒给她个眼色,天娜将涌到唇边的话咽回去,柳寒微微一笑,轻松的告诉天娜,将孩子们送回到偏院,到帝都还有段时间,这之前,依旧要上课,他宣布,如果谁不好好念书,就不带他上帝都,说话时,他的目光就停留在虎哥身上,虎哥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美姬米娅带着孩子们去了偏院,待孩子们的身影消失,天娜正要开口,柳寒微微摇头,径直进入房间,天娜默不作声的跟着进来。

    “天娜,你知道清虚宗和神农谷吗?”

    天娜淡蓝色的眼睛露出困惑:“爷,这是什么地方?”

    柳寒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刚才来人在问,听他那口气,静真道长是那个什么清虚宗的人,他好像在找一样东西。”

    “找一样东西?”天娜疑惑不解的正要问,柳寒目光严厉的瞪着她,她立刻改口说道:“什么东西?静真道长托你带东西了?”

    “唉,哪有,要有,你还不知道吗,我的东西都是你在收拾。”柳寒叹口气:“看来,静真这老杂毛没把他的真实身份告诉我们,咱们这么多年了,怎么就没瞧出来?这清虚宗神农谷究竟是两什么地方?江湖帮派?西域没听说过,大晋的?”

    “老黄知道吗?”天娜问道,柳寒摇摇头:“他一介文人,那知道江湖中事,咱们都不知道的,他从何而知,要是韩安在就好了。”

    柳寒说着脱去外衣,天娜上前帮忙:“爷,算了,将来遇上人再问,这清虚宗和神农谷,总会有人知道的,不过,爷,我倒担心静真道长那边,该不会出事吧?”

    “恐怕已经出事了,唉,那边也没报告,唉,我一走,就松懈了,这样的事都没报告,哼!”

    这一声哼,很严厉,天娜轻轻叹口气,手抚柳寒的胸膛,担忧的望着他:“算了,那边已经交给他们了,你不是说了,不在管了吗?唉,那边还能安静几年啊,你不是说最多五年吗?五年过后,西域大乱..”

    就在这时,柳寒的神情忽然变轻松了,天娜轻轻松口气,忽然身子一歪,倒在柳寒的臂里,俩人跌坐在椅子上,都没再开口,只有胸膛砰砰直跳,背心直冒冷汗。

    院子里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柳山在外面叫道:“老爷!老爷!”

    “砰!”

    门被推开,柳山闯进来,抬眼看见搂抱在一起的柳寒天娜,急忙后退,柳寒松开天娜,对柳山说:“不用,进来吧。”

    柳山站在门边,柳寒抹去一把冷汗:“他走了?”

    柳山点点头:“警戒只看到一道灰影,闪了两下便不见了。”

    “他是故意的,这是警告。”

    “警告?”柳山不解。

    “以他的实力,完全可以在不被我们察觉的情况下离开,但他实在拿不准我们究竟有没有他要的东西,所以,故意露出形迹,警告我们不要骗他,否则,全庄的人都得死。”柳寒思索着说。

    他有点琢磨不透这老头的目的,不过,现在他有些安心了,刚才老头隐匿在旁,他没有看见,可体内的那股怪异内气却察觉了,内气自动运转,所以他也就察觉了,才故意和天娜了说半天话。

    如果,内气能察觉老头的行踪,那么说明,老头的实力仅比他强上一些,如此说来,再结合一些条件,还是可以对付。

    柳山这下明白过来,不过,他还是很困惑,究竟是什么东西,让老头从西域追到大晋。

    “去吧,让大家伙安心,这次是真走了。”柳山转身出去,柳寒又补充道:“这个事,所有人都不许再说,违令者,斩!”

    柳寒语气非常严厉,柳山躬身答应。

    天娜秀眉微蹙,她本能的感觉到,这个神秘莫测的老头的出现,让这次大晋之行变得更加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