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六十九章 探究
    柳寒转身进了静室,他必须抓紧时间疗伤,然后再看看,那股怪异的内气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他的身体里有两种内息,这个秘密除了他以外,谁也不知道,他也不知道这种情况是如何造成的,也不知道该如何解决。
  
      当年静真道长传他这段口诀,曾经要他保证,不将口诀外传,甚至不能传给子孙,那时,他正处于武士巅峰,数次冲击武士武师那道鸿沟都失败,晚上做梦都在想怎么才能冲过鸿沟。
  
      就在这个时候静真道长告诉他,修炼这个歌诀,可以帮助他冲过鸿沟,而且不但武士武师,将来冲击宗师和大宗师都有巨大的帮助,于是他毫不犹豫便答应了。
  
      静真道长没有骗他,在仅仅有了一点小成之后,便顺利冲上武师境界,再以后,再修炼时,他发觉进展快多了,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这股内息的帮助,他绝不可能在十多年里,便由武士冲上宗师。
  
      象今天这种情况,以前也多次出现,在冲击宗师天堑时,由于准备不足,他强行冲击,结果内息崩散,也是膻中内息主动出来,一面保护丹田经脉,一面将散布在经脉的内息收拢在一起,然后推动他们再次冲击,最终得以成功。
  
      在最初拿到这段歌诀时,柳寒便发现,这段歌诀修炼极慢,内息增长极慢,如果说丹田内息循环三十六周天,可以得到一盆水的话,那么膻中内息循环三十六周天,只能得到一滴水。
  
      如此缓慢,让他不得不放弃,只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西域圣山的一个无名山谷中打坐修炼时,发现在那修炼膻中内息,内息的增长比较快,三十六周天可以得到酒杯大的一杯水,于是,在过去数年中,只要有空,他便上那修炼,好容易才练出这么点内息。
  
      在发现这股内息存于膻中穴后,他曾经想将其存于丹田,可惜的是,每次内息到丹田,另一股内息则躲到一边去了,于是在丹田形成两个气团,即便如此,还是不行,过一段时间后,这股内息会自动运行到膻中。
  
      这个问题曾经困扰了他好久,内息都存于丹田,但这股怪异内气死活都缩在膻中穴附近,就像孤傲的帝王,巡视了自己的领地后,回到属于他的宫殿。
  
      柳寒没有立刻疗伤,而是先审视那段口诀,口诀毫不出奇,与普通的修炼歌诀没什么两样。
  
      “八脉开,气血舒,以意领气下功夫。一吸督脉升泥丸,二呼任脉降海根。三吸带脉至肩窝,四呼阳维到手心。五吸阴维胸前定,六呼至带归一根。七吸冲脉至降宫,八呼阳蹻到涌泉。九吸阴蹻升炁穴,十呼归根入窍中。吸呼深长凭意领,水到渠成赖气行。”
  
      想了半天,感觉与普通内息修炼歌诀没什么两样,目的都是引外气入体,柳寒回想三归堂看过的典籍,没有那种典籍上有这样的歌诀记载。
  
      “可惜了三归堂。”柳寒在心里叹息,三归堂是他见过的藏书最多的图书馆,此后到过西域藏书最多的圣宫,那里面的书也没有三归堂多,可惜被一把火给烧了。
  
      试着推动内息,歌诀在心中一起,内息便从膻中穴中出动,沿着一段特殊的路径运转,一个循环后,柳寒将内息纳入膻中穴,闭目思索。
  
      这内息的运转路径也与普通修炼方式不同,普通修炼方式是要么从任脉,要么沿督脉运转,打通任督二脉后,便形成一个大循环,可这股内息的路径却有些怪异,既不是完全的任脉,也不是完全的督脉,而是走奇经八脉中的冲脉和带脉,然后再入任脉,再过督脉,一直到百会,最后归于膻中。
  
      柳寒细细品味,感觉内息运转一周后,并没有什么动静,他再调出丹田内息,这股内息粗壮得多,如果说,藏于膻中穴的内息只是小溪,那丹田内息则为大河,粗壮有力。
  
      这股内息自丹田始,经任督二脉,完成一个大循环,再返回丹田。
  
      两种内息,两个循环,伤势尽复。
  
      想着,试着,这个法子不行,又换一个法子,整整一宿过去,柳寒不得不承认,他再次失败了,就像过去多次那样,膻中穴的还是在膻中,丹田的还是在丹田,泾渭分明。
  
      “******妈的,”柳寒愤愤不平的骂道:“静真,你这老杂毛,到底教的是个啥玩意。”
  
      发现这个问题后,他找到静真,向静真讨教,静真研究了半天,也不知道,现在看来,这静真不真啊,肯定知道是怎么回事,可现在距离山离国十万八千里,这静真还死活不知,想问也没辙了。
  
      “早知道有这么大威力,就该在那鬼地方多待会。唉,这世上没有后悔药!操,静真老杂毛,你要没死,再让老子遇上,老子跟你没完。”
  
      柳寒骂骂咧咧的出了静室,天娜在门外瞌睡,听见门响,迷迷糊糊的起身,迎上来。
  
      “爷,饿了没?”天娜无精打采的问。
  
      不说还不要紧,天娜这一提,柳寒突然就有了种饥饿感,强烈的饥饿感,好长时间没有这种感觉了,他忍不住皱眉问道:“我在里面待了多长时间?”
  
      天娜竖起四根白生生的手指,柳寒惊讶之极,他感到没这么久,怎么就过去了四天,难怪这么饿。
  
      饭食早就准备好,葱油饼、闷牛肉,烤鸡,羊肉汤,还有两盘翠绿的炒青菜。
  
      柳寒狼吞虎咽,眨眼间,桌上的东西便消灭了一半,感到了有五分饱了,才抬头问:“这几天有没有事?”
  
      “有人送来一张请帖,美姬,拿给爷看看。”
  
      美姬回去很快拿来一张红色的帖子,柳寒将油腻腻的手擦干净,拿起帖子,居然是芷兰院下的帖子,请他参加芷兰院的花会,时间就在明天晚上。
  
      “花会?”天娜显然看过这帖子:“是赏花吗?”
  
      柳寒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明天去看看吧。”
  
      “这芷兰院是什么地方?有很多花吗?”米娅好奇的问道:“爷,要不带我们去瞧瞧。”
  
      “说什么呢?这芷兰院是青楼。”柳寒说道,米娅不明白,这青楼是什么?柳寒只好给她们解释了,米娅一听居然是妓院,神情有些不高兴,柳寒在她脸上轻轻拧了一把:“小丫头,这就吃醋了。”
  
      米娅顺势倒进他怀里,撒娇的说:“爷,带我们去看看吧,听说这长安城是大晋繁华之所,我们都到了十多天了,还没去看过,爷,就带我们去见识见识吧。”
  
      “爷说的是那儿话,”天娜也嗔怪道:“原来房中姐妹也不少,姐妹们可曾吃醋,就是整天在山庄里待着,闷得慌,爷,让我们也出去看看,在西域便老听说大晋繁花似锦,总想着来见见到底是什么样,你就让我们到城里看看吧。”
  
      柳寒轻轻叹口气,轻轻拧了下米娅粉嫩的脸蛋:“这段时间太忙,等过几天,事情安稳了,我陪你们好好逛逛这长安城,长安可比安平繁华多了。”
  
      安平是山离国的都城,也是瀚海商社最重要的分店所在地,同时还是西域最繁华的城市,号称西域明珠。
  
      可安平与长安比起来,就像一座小镇,简陋,寒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