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七十章 故人 上
    正说着,柳铁在院子里大声说道:“老爷!”
  
      山庄遭受神秘强者造访的消息很快传到城里,老黄立刻让柳铁返回山庄,城里就留下柳水,柳铁回来便接管了整个山庄,重新设定了山庄的防御方案。
  
      柳寒轻轻拍了下米娅,米娅赶紧起身,匆忙整理衣裙,天娜抿嘴一笑示意米娅赶紧到内间,米娅没好气的冲外面瞪了眼,嘀咕道讨厌,逃也似的躲进内间。
  
      “进来吧。”
  
      柳铁进来,先打量下柳寒的神情才说:“老爷没事了吧。”
  
      “能有什么事,说吧,外面是不是又有事了?”
  
      “有人送来封信。”柳铁说着掏出封拜帖,天娜接过来交给柳寒,柳寒撕开封口,抽出信纸,上面只有一行刚劲有力的字迹:“大胆相邀,浅水湾略备薄酒,请君共品。”下面落款是,犀锋。
  
      “谁送来的?”柳寒将拜帖翻来覆去看,笔迹刚劲有力,架构却有些潦草,不像是文人所书,倒是有可能是犀锋亲笔。
  
      “是个小厮,看年龄不过十四五。”
  
      “小厮。”柳寒沉凝下,扭头看看沙漏,已经是未时两刻,他立刻吩咐换衣备马,迟疑又补充道:“柳铁,你和我一块去。”
  
      柳铁答应着转身出去准备,天娜连忙端来水,让柳寒简单洗漱下,美姬和米娅则取来衣服给他换上。一切准备停当后,天娜迟疑下拿出个小圆桶,柳寒愣了下,冲她摇摇头,天娜神情坚定,示意让他伸出手臂。
  
      “不用吧。”
  
      “爷不是常说有备无患吗。”天娜说着将小圆筒套在柳寒的左臂上,放下衣袖,看了看,没有破绽,柳寒苦笑下,他不相信这是一次鸿门宴,可他也拿不准犀锋究竟是不是认出他来,从请帖上的语气看,犀锋好像还没认出来。
  
      浅水湾在长安城外五里,也叫五里湾,沫水在这里拐了个弯,江水冲击江岸,水流湍急,岸边芦苇丛生,水鸟栖息在芦苇丛中,江岸上有长排柳林,柳条随风飘摆,煞是动人。
  
      柳寒和柳铁跨马奔到柳林边上,林边早已系有一马,马旁有个灰衣小厮正无聊的守在那,看到柳寒柳铁,赶紧过来,柳寒瞧了柳铁一眼,跳下马将缰绳扔给柳铁。
  
      “请问,是瀚海商社柳先生吗?”小厮恭敬的问道。
  
      “正是,不知犀锋将军可在?”
  
      “我家校尉已经在里面等候先生。”小厮抬头看着柳寒,
  
      “好,前面带路。”柳寒象变戏法似的不知从那拿出把折扇,边说边四下打量,折扇不住扇动,神态好不潇洒。
  
      “我家校尉说了,请柳先生一个人过去,这条路只有一个方向,没有岔路,先生顺着路走便行。”
  
      “哦,”柳寒扭头吩咐柳铁:“那你就留在这里吧,和这位小兄弟作个伴。”
  
      柳铁瞟了眼小厮,小厮显然没有任何修为,他沉默了下,柳寒笑了笑,转身朝柳林深处走去,柳铁站在林外,看着柳寒的背影消失在林中,他这才将两匹马系在树上,也不跟小厮聊天,径自在树下盘膝而坐。
  
      柳林很安静,河风吹拂,柳枝轻轻摆动,看不清林深处的情境,柳寒步态缓慢,精神状态很放松,神识却已经外放,周围的情景全都在他控制之下。
  
      柳寒穿过柳林,迎面宽阔的河面,沫水在这里画出一道弧线,裹着泥沙,翻着浪花,迤逦向东南而去,河面上有小渔舟随波飘荡,鱼鹰振翅高飞,箭一般的扎进浪花中。
  
      柳树下,早已准备停当,犀锋盘膝坐于席上,正极目远望,似乎正陶醉在这河光山色之中。
  
      “将军好雅致。”柳寒在犀锋身后停下,含笑说道。
  
      “呵呵,你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行踪飘渺。”犀锋没有回头,依旧在远眺河面,河风吹拂着他的衣襟,头巾随风飘荡,瘦削的面颊如刀削,透着几分刚毅。
  
      柳寒绕到他对面,撩袍跪坐,犀锋收回目光,注视着柳寒,渐渐的露出笑容,柳寒也同样报以笑容,俩人没有说话,一切尽在不言中。
  
      “那一年,我在周南山找你数月没找到,以为你已经死了,没想到..”犀锋轻轻叹口气,略有些感慨,当年他刚出师门,到长安的路上,遇见受伤的柳寒,俩人并肩作战,几历生死,后来,俩人被打散了,犀锋没有找到柳寒,这才赴长安入伍,原以为对方还会来找他,可等了很久,都等到他的消息,这才渐渐放弃。
  
      “一言难尽啊,侥幸逃生,不敢再留在大晋,便出塞走了西域,这一去便走了十多年,唉。”柳寒也感慨道,此刻回想当年,俩人都别有一番滋味,那时的他们,年轻,热血,无所畏惧。
  
      “你,”犀锋看着柳寒的面容,斟酌着措辞,也有几分纳闷:“你与当年大不相同,若非你特意所为,我还真不敢认。”
  
      “呵呵,连你都认不出,看来,这帝都我大可去得了。”柳寒高兴的笑了。
  
      “你这是作了易容?”犀锋依旧好奇,柳寒摇摇头:“西域,塞外苦寒之地,大晋才是我故乡,我始终是要回来的。”
  
      犀锋沉默的点点头,刚才他便注意到了,柳寒出现在他身后,十数尺之外,他根本没听见,当进入十尺之内,才故意露出形迹。所以,他知道柳寒修为大进,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负伤半死不活的毛头小子。
  
      犀锋嘴角露出微笑:“没想到,你居然是瀚海商社的主人。”
  
      “总得吃饭吧,我又不想去干保镖。”柳寒好像有些不好意思,呵呵笑道:“再说了,行军作战需要军饷粮草,治国救灾需要钱粮,干什么不要钱呢,钱是一切的基础。”
  
      犀锋微微一笑:“所以,你就经商挣钱,不过,我没想到,你还能写一手好诗,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好诗,连我这个不懂诗的人念起来都心潮澎湃,秦王念了这首诗,连喝三大杯。”
  
      “我倒没想到你居然进了秦王卫队,不是说去边军吗。”
  
      “在边军干了几年,秦王督雍后,决定从军中选拔壮士组建鹰翎卫,小弟侥幸入选。”
  
      说到这个的时候,柳寒注意到犀锋的神情有几分骄傲,略想一想,雍州边军数万,他能从中脱颖而出,得秦王青睐,确实值得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