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兽世界之阿拉索帝国再起 > 1 穿越艾泽拉斯
    在暴风城阴暗十几哩之外,艾尔文森林和西部荒野的交界处,一片广阔的草地上,孤零零地搭建着几顶简陋的帐篷。
  
      帐篷外,数以百计的人们聚集在那里,他们之中,有老人,有青年,也有妇女和孩子,相同的是,尽管都沉默着,但是他们的脸上,都带着焦急而紧张的神情。
  
      过了一会儿,气氛的压抑达到了极点,一名胡子拉茬的中年男子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忧虑,他扯开了帐篷的帘布,大踏步地走了进去。
  
      帐篷中的光线很暗,不过因为设施太过简陋的原因,内部的物件一览无余。
  
      一副由衣物和小树枝干缠绕形成的临时担架上,正躺着一个黑色头发的年轻男人;一名同样黑发,穿着棕色亚麻布缝制的简陋长袍的中年男人,正单膝点地,跪在担架前。
  
      棕色长袍的男子手上泛起了带着一点金黄的白色光芒,这些光芒一点一滴地渗入担架上男人的身体内,渐渐地,他苍白的脸上,逐渐恢复了一点血红。
  
      “呼……”
  
      棕色长袍的男子长舒了一口气,他站起身来,这才发现那个胡子拉茬的汉子的存在。
  
      “理查,出了什么事?”
  
      男子一脸疑惑地问道。
  
      “没有什么事,艾尔罗……我只是想知道,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继续赶路。”
  
      叫做“理查”的胡子男直接地问道。
  
      “赶路?可是洛萨爵士的身体还没有恢复……”
  
      穿着棕色长袍的艾尔罗脸上带着为难的神情说道。
  
      “我知道,但是他……艾尔罗,如果洛萨爵士的伤治不好的话,我们总不能一直等在这里吧?”
  
      理查朝着担架上的男子看了一眼,然后着急地说道。
  
      “你说什么?理查叔叔,你难道忘了,在那支兽人小队出现的时候,是谁挺身而出,和他们殊死搏斗,救下了我们的性命么?难道你们要把自己的救命恩人,丢弃在这里吗?”
  
      艾尔罗还没有开口回答,旁边的角落里却冲出了一个穿着轻巧皮甲的黑发少女,她指着理查,毫不客气而又激动地说道。
  
      黑发少女看上去十六七岁,玲珑娇美的身段儿被紧紧包裹在皮甲之中,黑色的头发垂在肩膀上方,精致的五官因为激动的原因,有些失态,但却难掩她美丽的容颜。
  
      “当然不是,可是阿尔泰娅……难道我们要拿三百个人的性命来打赌吗?如果洛萨爵士他没有办法痊愈的话,我们也只能……”
  
      理查的脸上闪过一丝犹豫,他知道少女说的没错,他也为自己现在的行为而感到愧疚,可是……
  
      “你胡说!父亲,你不要听他的,我们不能就这样把洛萨爵士扔在这里!”
  
      被称作“阿尔泰娅”的少女愤恨地看了一眼理查,不再理会他,而是转身对艾尔罗焦急地说道。
  
      难怪两人有着相同的发色,原来是父女的关系。
  
      “艾尔罗,我知道我们欠洛萨爵士一条命,可是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才不能让他白白……做出这样的牺牲。如果我们继续逗留在这里,而被那些兽人找到的话,那洛萨爵士之前的所作所为,还有什么意义?”
  
      理查叹了一口气,也转向了艾尔罗,做着最后的努力。
  
      “你!”
  
      很显然,在此之前,阿尔泰娅一家和理查的关系应该并不差,不然她也不会叫他“理查叔叔”。
  
      不过现在,阿尔泰娅只恨自己当初没有看清楚这位长辈贪生怕死,忘恩负义的本质!
  
      “我们……”
  
      艾尔罗当然不想放弃躺在担架上的男子,正如他的女儿刚刚所说,这位洛萨爵士前不久救过他们的命。
  
      可是……理查说的当然也没有错,这里离暴风城并不算遥远,万一被那群凶神恶煞的兽人赶上了,这几百老弱,可没有一点抵抗的能力。
  
      就在艾尔罗为之两难的时候,一声轻微的低吟,打断了他的思绪。
  
      阿尔泰娅毕竟年轻,反应最为灵敏,在听到声音的那一刹那,她便猛地扑向了担架,跪倒在地面上,把脑袋轻轻地探到了那个男人的嘴边。
  
      “水……”
  
      阿尔泰娅听到了一个简单而含糊的词汇。
  
      然而这却让少女欣喜若狂,她期盼这一刻,已经期盼了足足一天一夜了。
  
      “父亲,洛萨爵士醒了,他说他想喝水!”
  
      阿尔泰娅直起了身子,惊喜地对艾尔罗说道。
  
      “好,那就好……”
  
      艾尔罗也显得非常激动,他连忙来到了担架前,尽管自己的动作已经有些颤颤巍巍,但他还是伸出了一只手,聚拢了淡淡的白色微光,再次对担架上的男子施放了之前的法术。
  
      “水……”
  
      理查低声重复了一遍那个男子的低吟,然后在帐篷中四下看了看,只看到一个空的瓦罐,于是他连忙转身走向了帐篷的门口。
  
      “洛萨爵士醒了,谁去弄点水来!”
  
      理查掀开了帐篷的帘布,大声对着帐篷外的人群说道。
  
      “我,我这里有!”
  
      人群后方,一个声音传来,一名老人,吃力地举起了自己的双手,把一个皮制的水囊高举过了人群。
  
      站在老人身边的人们纷纷帮忙,大家一起齐心协力,把水囊传到了理查的面前。
  
      “理查,洛萨大人会痊愈的吧?”
  
      人群的最前方,当一名中年妇女把水囊递给理查的时候,她的脸上露出了担忧的神情,紧张地问道。
  
      “放心吧,艾尔罗的圣术,你们还信不过吗?”
  
      理查咧开嘴笑了笑,然后抓过水囊,回到了帐篷之中。
  
      听了理查的话,尽管知道他们现在的处境需要安静,但是人群中还是忍不住爆发出了低声的欢呼。
  
      也许他们曾经为自己的安全而担忧,也许他们曾经像理查一样有过怀疑和动摇,但是在这一刻,他们都为救命恩人的痊愈而感到欣喜。
  
      回到帐篷中的理查,发现年轻的男子已经在艾尔罗和阿尔泰娅的搀扶下坐了起来,他连忙快跑了两步,把手中的水囊递给了阿尔泰娅。
  
      阿尔泰娅白了一眼理查,她到现在还在记恨这位长辈。
  
      不过阿尔泰娅当然不会为了这种事让洛萨爵士受苦,她轻轻地用肩膀顶着洛萨爵士健壮的身体,然后把水囊的塞子打开,递给了已经恢复了一些神志的洛萨爵士。
  
      没想到,这位年轻的男子,在接过水囊之后,却没有立刻送到嘴边,而是呆呆地看着面前的艾尔罗,阿尔泰娅和理查,眼睛都不眨一下。
  
      “洛萨爵士?你怎么了?”
  
      阿尔泰娅有些担心地问道,她很害怕,洛萨爵士是不是伤到了脑袋。
  
      “我的天啊,这里真的是艾泽拉斯?”
  
      过了很久,那位“洛萨爵士”有些浑浊的双目才变的逐渐清澈,瞳孔也渐渐恢复了正常的焦距,然后大声喊出了这样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