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兽世界之阿拉索帝国再起 > 6 长官,我懂的
    从刚一来到艾泽拉斯开始,听到艾尔罗·埃伯洛克和理查等人称呼自己为“洛萨爵士”时,马龙心里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在马龙的记忆中,这个名字,应该属于那个名叫安度因·洛萨的男人,那个在兽人入侵时带领着暴风城的军队奋起反抗,顽强不屈,在最后的战役中为了人类的胜利,牺牲在了黑石山的人类元帅。

    在融合了这具身体原本的记忆之后,马龙才知道,这个称呼,真的是一点都没有错。

    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正是安度因·洛萨的侄子,马龙·洛萨爵士。

    刚知道自己这个身份的时候,马龙不是没有过怀疑;通过他对艾泽拉斯世界的了解,马龙知道,安度因·洛萨是没有继承人的。

    换句话说,安度因·洛萨就是洛萨家族唯一的血脉了,那他这个侄子……又是怎么回事?

    理清了自己的记忆之后,马龙终于明白,这一切,和真正的时间流相比,发生了一点点微小的改变。

    马龙所了解的那个艾泽拉斯世界中确实没有马龙·洛萨爵士的戏份,八成是因为他为了保护难民而重伤不治,死在了这里。

    马龙的到来改变了一切,让这具身体再一次站了起来。

    马龙不仅拥有着来自地球的灵魂,也继承了这具身体的血脉,包括他的情感,他的荣誉感和丰富的军旅经验。

    安度因·洛萨毋庸置疑是一个公正无私而又苛刻的人,尽管他的这个侄子是一名出色的年轻军官,但是为了能够让他得到锻炼,安度因·洛萨并没有让他呆在自己的身边,而是把他派到了暴风城南郊的西泉要塞,当一个小小的守备官。

    当兽人迫近的消息传到西泉要塞的时候,那里的士兵们都惊慌失措,然而年轻的洛萨爵士却说服了自己的部下,带着他们前往暴风城,支援那里的守卫。

    这微弱的力量当然没有办法对战争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年轻的洛萨爵士和他的十几名部下甚至没能抵达暴风城,便遇到了因为暴风城的沦/陷而逃出来的、艾尔罗·埃伯洛克带领的难民队伍。

    得知了暴风城已经陷落,年轻的洛萨爵士犹豫了一下,然后决定优先保护这些难民,带着他们到安全的地方去。

    这十几名士兵,也成为了整支难民部队中唯一的武装力量,在遇到那十几只兽人时,他们和年轻的洛萨爵士并肩作战,保卫了难民们。

    当然现在,这些英勇的士兵们正在休息。

    和之前坚信着自己的叔父能够带着大军卷土重来,赶走这些可恶侵略者的洛萨爵士不同,马龙知道这一点一定会到来,但是安度因·洛萨也会在胜利的那一天……牺牲。

    马龙没有办法坐视这种事情发生,无论是站在一个路人的角度,还是站在一个侄子的角度。

    但是现在,马龙优先考虑的,只能是带着这些难民从兽人可能的搜捕中存活下来;在那最终的决战到来之前,马龙毕竟还有着足够的时间。

    “马龙!”

    一个清脆的声音从马龙的背后传来,他回过头去,阿尔泰娅·埃伯洛克站在她父亲的帐篷门口,俏生生地看着他。

    “阿尔泰娅,你还不打算休息吗?”

    马龙惊讶地看着这个黑色头发的俏丽女孩儿问道。

    “不,我还不困……”

    即便是在夜色之中,阿尔泰娅的双眸仍然闪动着迷人的色彩。

    “哦……艾尔罗老爹已经休息了吗?”

    马龙点了点头,然后问道。

    “是的,多亏了你,马龙。之前我怎么说,父亲都不肯听……我很担心他会不会在战争结束之前,先把自己累垮。”

    阿尔泰娅用欣慰的语气说道。

    “这个……这是我应该做的……嗯?战争结束?”

    马龙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她并不太擅长应付异性,尤其是和自己同龄的女孩儿。

    不过很快,马龙意识到了阿尔泰娅话中那异常的地方。

    “是的,战争结束,这不是马龙你刚刚说的吗?我相信你的话,相信战争一定会结束的!”

    阿尔泰娅快步前行,来到马龙的面前,抬起头,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说道。

    “嗯……我们到那边去……”

    马龙刚想要说什么,却注意到了因为自己和阿尔泰娅的对话,已经影响到了营地的安静,于是他招呼着阿尔泰娅,两个人蹑手蹑脚地走到了营地的边缘。

    “洛萨长官!”

    在这里,一名全副武装的年轻士兵正在放哨,看到马龙和阿尔泰娅过来,他连忙并拢自己的双腿,立起自己的长矛,然后用右拳轻轻地扣在了自己的心口,低声向马龙行礼道。

    “保罗,一切都还正常吧?”

    马龙拿出了军官的架子,这倒不是他故意拿捏身份,只是这具身体本身的习惯使然;几乎一看到这张年轻的面孔,马龙就叫出了他的名字,然后询问起了哨卫的工作。

    “是的,洛萨长官,到目前为止周围都很平静,没有兽人的踪迹,你到这里来,是……”

    保罗看着马龙和阿尔泰娅,在回答了长官的问话之后,疑惑地询问着。

    “嗯……我们有些话要单独谈谈。”

    马龙含糊不清地回答道。

    “嘿嘿……洛萨长官,我懂的,我这就去……嗯,对了,我去小解!”

    保罗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他收起了自己的长矛,向马龙竖了一个大拇指,然后飞快地跑开了。

    这家伙搞什么鬼……

    ——马龙一边在心里这样嘀咕着,一边感慨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似乎也太和他的部下们打成一片了吧?

    “他在说什么?”

    阿尔泰娅看着保罗的背影,好奇地问道。

    “没……没什么……”

    马龙支支吾吾地搪塞着。

    “哦……对了,马龙,我很好奇,洛萨爵士……就是你的叔叔,洛萨元帅,他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阿尔泰娅凑到马龙的面前,看着他问道。

    “安度因叔父他……他是一名真正的战士,是一名出色的指挥官,当然,他也是一名称职的叔父。”

    马龙下意识地喊出了这具身体原本对安度因·洛萨的称呼,而他的脑海中,也一下子浮现出了那个高大英武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