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兽世界之阿拉索帝国再起 > 7 改变,从今晚开始
    在马龙的心中,安度因·洛萨是一名强大的战士,一名出色的元帅,而在年轻的洛萨爵士心中,他的叔父便是他所有的榜样。
  
      安度因·洛萨的幼弟在年轻的时候便患上了绝症,在他撒手人寰之前,他为洛萨家族留下了一个遗腹子。
  
      年轻的洛萨爵士出生的时候并非一帆顺利,他来到了这个世界上,但却让圣光带走了他的母亲。
  
      终生未娶的安度因·洛萨承担起了抚养自己侄子成人的义务,而且他完成得很好。
  
      马龙·洛萨从很小的时候便开始学习如何格斗,年幼的他同时还和暴风城的王子——恰恰与他同龄的瓦里安·乌瑞恩——一起在宫廷内学习历史、艺术和算术。
  
      在更加年长的时候,安度因·洛萨派遣自己的侄子进入到了暴风城的军队体系中,尽管他在军队中一手遮天,声望无两,但是他却让自己的侄子从一个普通的士兵起步。
  
      马龙·洛萨有着出色的身体条件,同时也从他的叔父那里学习到了更为精妙的剑术,再加上并未刻意隐姓埋名,年轻的洛萨爵士很快成为了暴风城军界的新星。
  
      然而为了让自己的侄子能够得到更好的锻炼,安度因·洛萨强行压下了议会对自己侄子的提拔,把他调到了西泉要塞。
  
      安度因·洛萨希望自己的侄子能够在这里学会如何成为一名出色的指挥官,如何更好地训练出一支合格的军队。
  
      年轻的洛萨爵士成功地做到了,然而他却没能展示给自己的叔父看。
  
      战争改变了所有人的命运,安度因·洛萨此时正在无尽之海上流亡,而他的侄子,已经完全成为了另一个灵魂的寄宿。
  
      但这并没有影响到马龙对于安度因·洛萨的情感,尽管并没有讲述太多,但是从他的叙述之中,阿尔泰娅还是听出了很多不同寻常的东西。
  
      那是一个男人,对另一个更为出色的男人的向往和尊敬。
  
      “洛萨爵士,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也会成为像你的叔父,洛萨元帅那样出色的指挥官的!一定会的!”
  
      阿尔泰娅看着马龙,充满着信心地说道。
  
      蓝白相间的月光洒在阿尔泰娅瀑布般柔顺的秀发上,荡漾起让人心醉的异样光彩。
  
      “谢谢,不过在那之前,我们要在战争中活下去才行。”
  
      马龙笑了笑,阿尔泰娅毕竟还只是个年轻的女孩儿,和其他同龄的少女一样,她总是会有些感性的情怀。
  
      然而马龙却知道,自己和自己的那十几个部下肩上的胆子一点都不轻松。
  
      尽管兽人们很快就会北上,在黑石山休整之后,他们会对狭海对岸洛丹伦次大陆上的种族和国家发动攻击。
  
      但是马龙并不清楚,究竟有多少兽人军队会留在暴风城的领土上。
  
      无论这些留守军队的任务是什么,马龙相信他们不会放过这些人类遗民的。
  
      与此同时,马龙相信在暴风城的土地上,仍然有大量的难民幸存了下来。
  
      兽人们并不能在短短的几天之内把这些难民屠杀干净,如果可能的话,马龙希望尽可能多地救下这些生命。
  
      当初在游戏中,对于阵营之间的区分,马龙并不是很敏感;然而现在,当他真正来到艾泽拉斯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以人类为中心的联盟。
  
      这不仅仅是因为双方的价值观相互契合,更重要的是,马龙无法忽略自己身体中另一个灵魂那残存却又真挚无比的情感。
  
      “有马龙你和你的部下在,一定没问题的!”
  
      阿尔泰娅似乎对马龙有一种乐观的、近乎无脑的信任。
  
      “你这样说,我会压力很大的!”
  
      面对少女自信满满的笑容,马龙也只能无奈地调侃道。
  
      “嘻嘻!那么马龙,我要去休息了,你也早点睡觉吧!明天,我们就要上路了!”
  
      阿尔泰娅再次向马龙露出了甜甜的笑容,然后轻快地跑向了营地中心属于她父亲的那顶帐篷。
  
      稍稍有些惊艳的马龙站在原地迟疑了半晌,刚刚那位去“小解”的哨兵保罗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
  
      “洛萨长官?阿尔泰娅小姐就这样回去了?”
  
      保罗的脸上有一种夸张的惊讶。
  
      “不然呢?”
  
      马龙横了一眼自己的这个部下,军官的本能让他对保罗这些搞怪的动作很是看不顺眼。
  
      “啊,不是,我还以为你们会……我都特意给你们腾出地方了……”
  
      保罗在支支吾吾的解释中暴露了自己不太单纯的初衷。
  
      “少胡说八道,把你的长矛给我!”
  
      马龙用训斥的口吻对保罗说道。
  
      “啊?什么?哦……洛萨长官,你要做什么?”
  
      保罗把自己手中的长矛递给了马龙,然后疑惑地问道。
  
      “放哨喽,不然你一个人值夜到天亮?那你明天还怎么上路?赶紧躺下歇一会儿吧,过了半夜,我会叫醒你换班的。”
  
      马龙接过了保罗手中的长矛,然后对他说道。
  
      “什么?那怎么可以……”
  
      保罗一脸惊讶地说道。
  
      “有什么不可以?行了,别磨磨蹭蹭的了。”
  
      马龙没好气地打断了保罗的话,然后向前走了两步,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营地周围的动向上。
  
      保罗看了一眼马龙的背影,嘴唇蠕动了两下,不过没有再出声,而是麻利地躺在了脚下的草地上,屈起一只胳膊枕在脑袋下,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马龙站在难民营地的边缘,天上的月光,星光,和马龙背后营地中零星篝火的光芒,成为了寂静夜幕唯一的点缀。
  
      在营地的四周,马龙的部下们也都在分批放哨,尽管他们和难民们一样,已经奔波了一天,但是作为暴风城军队体系中的一员,他们把这样的辛苦,当作了自己的荣耀。
  
      当营地中的篝火渐渐熄灭,双月也缓缓移动到了天空的中央时,马龙叫醒了保罗,完成了换岗。
  
      随意地找了片草地躺下,在清新的青草气息中,马龙闭上了自己的眼睛——睡吧,明天,就要出发了。
  
      很快陷入了沉沉的梦乡之中的马龙,虽然已经决定要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来影响这个名为艾泽拉斯的世界。
  
      但是此时的他,还不知道自己在遥远的未来,将会面临怎样的挑战;也不知道他背负的那个诡异的系统,究竟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怎样的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