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龙,醒醒!”

    不知道过了多久,马龙在睡梦之中被一个清脆的声音叫醒。

    睁开眼睛,蓝白色的月光已经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清晨明媚却并不刺眼的阳光。

    阿尔泰娅·埃伯洛克,这个难民营地首领的女儿,正蹲在马龙的身边,笑眯眯地看着他。

    “快起来了,马龙!大家都在等你吃饭呢!”

    见到马龙睁开了眼睛,阿尔泰娅依旧蹲在他的身边,急切地催促着他。

    “好的。”

    马龙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一下,然后缓缓地站了起来。

    “给你!”

    阿尔泰娅也跟着马龙一样站起了身,然后递给了马龙一块儿已经投湿了的手帕。

    “谢谢。”

    马龙从阿尔泰娅手中接过湿答答的手帕,然后轻轻地擦干净自己因为在野外露宿了一夜而显得有些风尘仆仆的脸。

    擦过了脸,马龙下意识地就想要把那块手帕收起来,却遭到了阿尔泰娅的制止。

    “还给我!这是我的手帕!”

    阿尔泰娅注意到了马龙的动作,连忙伸手从马龙手中夺回了自己的手帕。

    “哦,对不起,我还以为这是给我的……嗯?你用你的手帕给我擦脸?”

    马龙连忙道歉,但是说着说着,自己却觉察到了不对劲,忍不住话锋一转,疑惑地问道。

    “呀!”

    阿尔泰娅抓着手帕的手在空中一僵,然后脸腾地一下就红了。

    “有什么不可以吗?现在是……是非常时期,要节约资源,营地里很多人,都是共用一条毛巾的!”

    攥紧了手中的手帕,阿尔泰娅有些语无伦次地说道。

    “是吗?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马龙疑惑地自言自语道。

    “快……快走吧!我们就要来不及了!”

    阿尔泰娅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她连声催促马龙,然后自己先朝着营地中间跑去了。

    “阿尔泰娅今天这是怎么了……好奇怪啊……”

    马龙摇了摇头,也跟了上去。

    在一起相处已经有几天的时间了,营地中的难民们,虽然在战争爆发之前可能素不相识,但是现在,他们已经习惯了相依为命。

    营地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架起了几口大锅,锅中沸腾着的汤汁,散发着淡淡的奶香味。

    在这样的时候,自然不能指望吃上什么好东西;正在大锅中煮着的,是干奶酪,极少的熏肉和一点点稻谷混杂在一起,熬成的半粥半汤的东西。

    难民们在大锅前排成了整齐的队伍,老人、妇女和孩子站在队伍的最前方,士兵们和其他男人则排在后面。

    几个健壮的妇人站在大锅的后面,为每一位难民盛满他们手中的容器;这些容器,有的是木制的碗,有的是铁制的盘子,更艰苦的,甚至可能是洗干净了的皮靴的靴底改装成的。

    “感谢圣光!”

    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佝偻着身体,当一位妇人把他手中的木碗装满了肉粥后,他大声说道。

    “行了,下一个!就算感谢圣光,我也不会给你多分一点的!”

    那个妇人大声说道,然后招呼着下一位难民。

    队伍中爆发出一阵笑声,那个老头子则有些尴尬地离开了队首;尽管劫后余生,可是知足,让这些幸存下来的人们依旧没有失去生活的信心和乐趣。

    “洛萨爵士,你来了。”

    艾尔罗·埃伯洛克站在队伍的末尾,远远地和马龙打着招呼;当年轻人更靠近一些的时候,他递给了马龙一个木质的大酒杯。

    “早安,艾尔罗老爹,昨晚休息得好么?”

    马龙接过了自己的餐具,然后笑着问道。

    “感谢圣光,真是再好不过了。”

    艾尔罗·埃伯洛克也大笑着回答道,在确定了队伍未来的方向后,他整个人也显得轻松了许多。

    一边和艾尔罗以及理查攀谈着,马龙一边跟着队伍有序地向前移动;让他有些不解的是,尽管就跟在自己身边,但是阿尔泰娅却一直低着头,不肯说话。

    领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一份食物之后,马龙便跟着艾尔罗和理查,走向了营地中的一顶帐篷。

    大部分帐篷都用做了伤员和老弱妇孺的休息室,这种稀缺的东西,还是在众人的坚持之下,艾尔罗才勉强接受了一顶。

    来到帐篷中,众人都分别坐下,然后开始一边吃饭,一边谈论着关于这支难民队伍的未来。

    “我想,在这片土地上,一定还有很多像我们这样的队伍……有的也许比我们人数少,有的也可能比我们人数多很多……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把这些难民都集中起来呢?如果那样的话,无论是自保还是其他的什么,都会更加有保障得多。”

    马龙向众人提出了自己昨天晚上的考虑。

    “有些困难……就算有和我们一样的队伍,我们之间也太过分散了,而且我们也没有时间相互联络。”

    理查一边呼噜呼噜地喝着自己的那份肉粥,一边给马龙解释道。

    “相比于我们能够做些什么,其实我更想知道……暴风城现在究竟还剩下多少力量,能够在和兽人的战争中作出贡献。”

    艾尔罗·埃伯洛克放下了手中的木碗,轻轻抹了抹嘴,然后忧心忡忡地问道。

    艾泽拉斯世界和地球不同,暴风城的政治结构相对松散,当国都陷落,众人都流离失所的时候,能不能找到一个可以汇集众人信念的主心骨,才是现在难民队伍需要完成的关键任务。

    “我的叔父……洛萨元帅,现在应该已经离开了暴风港口,正乘着海军的舰队向北方的洛丹伦前进。瓦里安王子和大部分暴风城的幸存者都跟在他的身边……恕我直言,恐怕这片土地上,已经没有剩下多少可以帮助我们的力量了。”

    对于艾泽拉斯的世界有些了解的马龙,用很遗憾的语气告诉了众人一个令他们惊讶的消息。

    “北上?洛丹伦?那个遥远的国度?洛萨爵士,这个消息……属实吗?”

    艾尔罗·埃伯洛克惊讶地问道。

    对于马龙,艾尔罗·埃伯洛克是毫无保留地信任的,然而从马龙口中说出来的消息实在太令人震惊,更重要的是,艾尔罗想不明白,马龙究竟是从何种渠道得到这个消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