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兽世界之阿拉索帝国再起 > 10 目标,夜色镇!
    “洛萨长官!”

    “长官!”

    ……

    离开了艾尔罗·埃伯洛克的营帐,马龙很快找到了聚集在一起,刚刚吃完早饭的自己的部下们。

    一共十三名士兵,他们的年纪并不大,最老的不超过三十岁,但是作战经验却相对丰富,在他们戍守的西泉要塞,豺狼人和西部荒野边缘的山贼们,是他们练兵的主要对象。

    这些士兵们穿着轻便的锁子甲,手中拿着长矛或是狭长的双手剑,看到马龙走了过来,他们纷纷站起身,向他们的长官问好。

    “嗯,大家都吃完了?”

    马龙点了点头,端着军官的架子说道。

    “吃完了,洛萨长官,我们是要出发了么?”

    一名士兵询问道,马龙看了他一眼,想起了他的名字——罗宾。

    “嗯,这些难民要向暮色森林迁移,我们的任务是确保他们的安全,同时探查前方,保证不会有任何危险。”

    马龙回答道。

    “明白了,洛萨长官。可是……阿尔泰娅小姐为什么会在这里?”

    昨天晚上和马龙一起值夜岗的保罗大声回应着马龙的话,然后朝着跟在马龙身后的阿尔泰娅挤了挤眼睛,不怀好意地问道。

    “这个……”

    马龙扭过头看了一眼一本正经的阿尔泰娅,心里忍不住苦笑了一声。

    刚刚在艾尔罗·埃伯洛克的营帐中,阿尔泰娅提出要和马龙一起去担任斥候的职责。

    马龙当然立刻回绝了她这种天真的想法,这片土地毕竟已经被兽人占领了,兽人的巡逻兵随时可能出现,斥候的工作实在是太危险了。

    不过阿尔泰娅很坚决地要求这样做,而且她还搬出了她的父亲艾尔罗·埃伯洛克来压马龙。

    “就让她和你一起去吧,洛萨爵士,阿尔泰娅很聪明,也很灵活,不会拖你们后腿的。”

    不知道为什么,马龙觉得艾尔罗·埃伯洛克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有些诡异。

    “是啊是啊,你们就一起去吧!”

    理查长满了胡子的脸上,也挂着让马龙看了会起鸡皮疙瘩的暧/昧笑容。

    “这怎么行,那是很危险的……”

    尽管心中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马龙还是尝试着向这两个古怪的中年大叔解释道。

    “没关系,让她去吧!我想,我们也不能全依仗洛萨爵士和你的部下们。等到我们安顿下来后,我想挑些人,稍稍训练一下,作为至少能够自卫的武装力量。不出意外的话,这些民兵会由阿尔泰娅负责,正好让她趁着这个机会跟你学点东西。”

    艾尔罗·埃伯洛克这样对马龙说。

    既然艾尔罗·埃伯洛克把这样的理由都说出来了,马龙也没有办法拒绝,只能让阿尔泰娅跟过来了。

    “我们分成两队,罗宾,你带着一半的人留下来,保护这些难民向暮色森林出发;我带着剩下的人在前面探路,如果有什么意外,我们会给你们留下记号的。”

    回过头来,不去理会阿尔泰娅,马龙开始分配这些士兵们的任务。

    “我明白了,洛萨长官。”

    右手轻敲左胸心口,罗宾向马龙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严肃地应道。

    “嗯,记住,如果有什么突发事件……一定要先保证这些难民的安全。”

    马龙叮嘱罗宾道。

    “放心吧,洛萨长官,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罗宾点了点头,承诺道——作为马龙的部下,前几天罗宾亲眼看到洛萨爵士为了保护这些难民而受了重伤,他明白这些难民在洛萨爵士心中的地位。

    “那么,我们这就出发吧。”

    马龙拍了拍罗宾的肩膀,然后对着以保罗为首的六名士兵说道。

    “遵命,洛萨长官!”

    整齐的回答声中,以保罗为首的几名士兵排成了整齐的队伍,小跑着向东边进发。

    “你可要跟上啊,阿尔泰娅!”

    马龙回过头,叮嘱阿尔泰娅道。

    “我知道了!”

    阿尔泰娅连忙回答道,她整了整身上的紧身皮甲,跟在了马龙的身后。

    “咳咳……”

    马龙扭过头,忍不住干咳了两声。

    不知道一个牧师的女儿是从哪里弄来这种弓箭手和刺客们常穿戴的皮甲的,不过这套皮甲穿在阿尔泰娅的身上……

    怎么说呢,因为太过追求轻便的原因,阿尔泰娅青春的身体被紧紧地包裹着,无论是凸起的双/峰,还是挺/翘的臀/部,那浑/圆饱/满的弧线都一览无余。

    尤其是在奔跑的时候,阿尔泰娅发育得很好的胸/部,更是会随着她的跑动而颤颤巍巍地在空中抖动,划出跃动着的曲线。

    无论是从心理还是从身体上,马龙都是一个成年的健康男人,所以……脑海中会产生些花色的绮念,也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吧?

    难民队伍昨夜宿营的地点,离西泉要塞不太远,位于艾尔文森林和西部荒野交界线的中部。

    从这里一直向正东前进,穿过艾尔文河——也就是艾尔文森林和暮色森林之间的界河——,就到达了暮色森林的地界了。

    夜色镇位于暮色森林的东部,大概是这里唯一一片因为森林被砍伐,所以得以在白天和夜晚见到太阳和月亮的地方。

    不过马龙他们现在的位置距离夜色镇还有一段路程,小跑着离开了营地,踏上了前往艾尔文河河边的大路上之后,马龙便命令斥候队伍放慢了行进的速度。

    在接下来的路上不知道还会遇到什么意外,从现在开始节约体力,也是有必要的应对措施。

    “你没事吧,阿尔泰娅?”

    虽然不是很欢迎阿尔泰娅加入斥候队伍,不过既然这已经成了事实,马龙也不会对她不闻不问。

    “当然没事!我还可以再跑两个钟头!”

    阿尔泰娅大声回答道。

    瞥了一眼少女因为剧烈的喘息而不断起伏着的胸口,马龙并不打算拆穿阿尔泰娅小小的倔强。

    安度因·洛萨教导过自己的侄子,一个优秀的斥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同样的,这些西泉要塞的卫兵也从年轻的洛萨爵士那里学到了这一点。

    保罗和其他士兵一边行走在大路上,一边谨慎地向四周瞭望,他们对于方位的分配很是严谨,尽管人数不多,但是视野中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