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兽世界之阿拉索帝国再起 > 16 你没有受伤吧?
    “大家都没事就好,那我们稍稍休息一下,就继续前进吧。”

    马龙点了点头,对众位士兵说道;不过话刚说完,他却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些什么似的……究竟是什么呢?

    就在马龙打算带着自己的部下们继续向前探路的时候,在保罗的提示下,他才想起来自己究竟忘了些什么。

    站在豺狼人营地的中心,远远地看着西边那个小小的人影,马龙的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丝苦笑。

    ——阿尔泰娅这个傻丫头,应该看到这边的战斗已经结束了吧?为什么还不过来呢?

    马龙在心里这样想着,然后向着阿尔泰娅的方向走了过去。

    其他几名西泉守备军的士兵见状也想跟上马龙,不过却被保罗拦下来了。

    一开始这几个士兵还用诧异的目光看着保罗,不过很快,在保罗的几句窃窃私语之后,他们的脸上纷纷露出了暧/昧的微笑,看向已经快要走到阿尔泰娅身边的的马龙的背影的目光,也充满了促狭的味道。

    “马龙!”

    眼看着马龙向着自己走了过来,阿尔泰娅一边紧张地握住了手中的匕首,一边兴奋地和马龙打着招呼。

    “战斗都已经结束了,把匕首收起来吧!”

    马龙来到阿尔泰娅的身边,第一句话却是这个——说老实话,看着阿尔泰娅手中那明晃晃的匕首,马龙真担心她会不小心伤到她自己。

    “哦,哦!”

    阿尔泰娅连连点头,然后把匕首送回了腰间的皮鞘中。

    “你怎么还在这里傻站着?战斗都已经结束了,怎么不过去找我们?”

    一边看着阿尔泰娅的动作,马龙一边对她说道。

    “可是……可是马龙你命令我在这里帮你们阻挡豺狼人的逃兵!”

    阿尔泰娅听了马龙的话,先是瑟缩了一下身子,然后又鼓起勇气,抬起头辩解道。

    “这个……”

    马龙看着阿尔泰娅的目光中带上了几分异样——这傻妞不会真的以为自己是让她在这里帮着打仗的?

    还阻拦豺狼人的逃兵……要是有一个豺狼人跑到这边来,这傻妞就完蛋了!

    心中虽然这样想,但是出于对阿尔泰娅自尊的保护,马龙也没有把这些话说出来。

    “走吧,别站在这里了,我们要继续在附近转转,确保这里是安全的。”

    马龙对阿尔泰娅说道。

    “哦,好……呀!”

    阿尔泰娅先是连连点头,不过很快,她又发出了一声惊呼。

    “又怎么了?”

    马龙耐着性子问道。

    “马龙,你……你没有受伤吧?”

    阿尔泰娅似乎才想起来马龙刚刚经历了一番搏杀,她飞快地跑到马龙的面前,试探着想要去摸马龙沾满了鲜血的盔甲。

    “受伤?不,没有。那些豺狼人还伤不到我。”

    马龙摇了摇头说道。

    “可是……可是你的盔甲上有好多血!”

    阿尔泰娅的声音里带着哭腔说道。

    上一次阿尔泰娅看到马龙浑身浴血的样子,还是在几天前,面对十几只兽人,尽管是第一次和兽人作战,但是年轻的西泉守备军毫无退却的想法。

    因为身体素质的差距,人类士兵很难击败同等数量的兽人士兵,但是西泉守备军却做到了,当然,这主要是因为他们的指挥官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阿尔泰娅还记得那天马龙被抬回自己父亲营帐时的样子,她一边帮马龙清洗掉身上的鲜血和碎肉块儿一边哭,哭得眼睛都肿了。

    想起那天的情形,阿尔泰娅心里就非常恐惧,她再也不想看到马龙躺在担架上,进气少出气多的样子了。

    “这些又不是我的血……阿尔泰娅你不要太激动,豺狼人和兽人比起来差得太远了,这只是一场小规模的战斗而已。”

    马龙看到阿尔泰娅惶惶不安的样子,也很难硬着口气跟她说话,只能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温柔起来。

    “是这样的吗?”

    阿尔泰娅还是很担心马龙,不过听到马龙这样说,她的心也稍稍能够放下来了。

    “我来给你擦干净吧!”

    阿尔泰娅从自己腰间的小包包里拿出了自己的手帕,踮着脚想要给马龙把脸上和脖颈上的鲜血擦干净。

    “不……算了吧,手帕怎么可能擦干净……我还是去河边洗洗吧!”

    马龙下意识地躲了躲,然后对阿尔泰娅说道。

    “哦,那好吧!”

    阿尔泰娅点了点头,收起了自己的手帕,然后跟在马龙的身后,朝着河边走去。

    豺狼人营地中,几名西泉守备军的士兵们正在清理这场战斗的战利品;不过让他们失望的是,豺狼人们并没有什么好的装备和武器,因此他们可以说得上是一无所获。

    不过豺狼人营地中的几口大锅倒是难民营地现在很缺乏的物资,保罗决定把这些大锅留给难民们。

    马龙朝着自己的部下们点了点头,便径直走向了河边去清洗自己的手和脸,阿尔泰娅则站在豺狼人营地的边缘,怯生生地看着面前的一片尸横遍野。

    女孩子的心思真的很奇怪,看到马龙身上的鲜血时,阿尔泰娅只想着马龙有没有受伤,想要把马龙脸上的血用自己珍惜的手帕擦干净。

    可是当这一切和马龙没有关系的时候,无论是尸体还是鲜血,都让阿尔泰娅的心里有一种微微的作呕的感觉。

    特别是在看到那些豺狼人残缺不全的尸体,和尸体上那新鲜的、血淋淋的创口之后。

    “阿尔泰娅女士,你手里拿着的手帕,是打算给我擦汗用的吗?”

    看到阿尔泰娅想要接近豺狼人营地,又不敢踏入血泊的样子,保罗忍不住凑了过来,和她开着玩笑。

    “当然不是!要擦也是给马龙擦!”

    阿尔泰娅白了保罗一眼,气呼呼地说道——这个家伙身上哪有汗?明明全都是血才对!

    “马龙?你是说洛萨长官?那给我们擦又有什么区别嘛!”

    另一名士兵也凑了过来,笑着调侃道。

    “那怎么能一样,马龙他和你们……不一样的!”

    阿尔泰娅看到这么多士兵都在觊觎自己的手帕,连忙把攥在手心里的手帕塞回了腰间的包包里。

    “哪里不一样?”

    保罗脸上带着坏笑,追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