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兽世界之阿拉索帝国再起 > 21 这个叔叔臭臭的
    “就是……不一样!”

    阿尔泰娅羞得用双手遮住了她晚霞般粉红的双颊,细如蚊呐的声音在几个西泉守备军的调笑声中几不可闻。

    “你们在说些什么?”

    马龙从一边走了过来,轻轻地甩着自己刚刚在河水中濯洗过的双手。

    “没!没什么!洛萨长官,我们接下来该做些什么?”

    保罗连忙抢着掩饰道。

    和阿尔泰娅调笑几句,看她窘迫的样子是挺有趣的;可是要是让洛萨长官变得尴尬起来,吃苦的就是哥几个自己了!

    ——这样的浅显的道理,保罗还是很清楚的。

    “这群豺狼人……尽管已经被我们驱散了,不过也说明这里并不安全。我想,我们几个分头在附近查看一下,找一处水浅的地方,尽快让大部队渡过艾尔文河吧!”

    马龙用担忧的语气说道。

    如果是在兽人来到艾泽拉斯世界之前,这样规模的豺狼人部落并不足以威胁人类的城镇;可是现在,几十只豺狼人却完全有可能让总数不超过三百人的难民队伍遭受到人员的伤亡,这一点是马龙不愿意看到的。

    “勘测水深么?那么我们需要一些木棍……”

    保罗沉吟着点了点头,然后掂了掂手中的长矛——这东西倒是最适合不过了。

    “嗯,长矛,或是别的东西都可以……我们两个人为一组,分头行动,我……”

    马龙接过阿尔泰娅递给自己的手帕,擦干了自己手上的水迹,然后开始分配众人的任务。

    “洛萨长官你就和阿尔泰娅女士一组好了,我们自己能组队的,哈哈!”

    保罗终于还是忍不住搞怪的心思,他大声喊道,然后和其他几个西泉守备军的士兵一起大笑着跑开了。

    “马龙,他们在笑什么?”

    阿尔泰娅从马龙的手中接过了自己的手帕,轻轻地拧了一下,然后宝贝地收进了自己腰间的包包里,好奇地看着马龙问道。

    “没什么……一群混蛋……”

    马龙摇了摇头,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四下环视,在豺狼人的营地中捡了一把细长的刺剑,转身向河流的下游方向走去。

    “等等我!”

    阿尔泰娅连忙小跑着追上了马龙,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

    尽管兽人军队已经在暴风城肆虐了一个星期,然而在遥远的艾尔文河畔,一切都和战争爆发之前没有什么区别。

    郁郁青青的草丛,清澈的溪流,小树上轻快的鸟鸣,以及河流对岸那幽/深神秘的暮色森林,如果不是自己身上那些还散发着难闻气息的血污,马龙几乎以为自己是在这里郊游。

    “这里真漂亮!”

    女孩儿在这种时候总是会感性一些,阿尔泰娅脚下的步伐轻盈而优美,她一边四处看着生机勃勃的大自然,一边欢欣地称赞道。

    “阿尔泰娅,你以前没有来过这里么?”

    马龙有些诧异地问道。

    尽管作为现代人的马龙也是第一次亲眼目睹这样原生态的自然,但是他所占据的这具身体——年轻的洛萨爵士,也曾经和他的朋友一起到这里来踏青。

    作为暴风城原住民的阿尔泰娅,居然没有来过艾尔文河畔,这在马龙看来,确实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没有……我很小的时候就跟父亲一起到北郡修道院去了,暴风城沦陷的时候,我和父亲正在郊区为那里的人们治病,消息传过来的时候大家都很慌乱,是父亲和理查叔叔把大家集合起来,一起朝着南边跑,直到遇到了洛萨爵士你和你的军队。”

    阿尔泰娅有些遗憾地说道——在她过去的生活中,修女和圣光的教义占据了她生活中很重要的部分。

    这样的经历让她很少有机会到处游玩,当然,也从没有看到过向马龙这样年轻而勇武的暴风城军官。

    “那不是一支军队,只是一支小小的守备队而已……如果我有一支军队的话,也许我就可以帮助安度因叔叔夺回暴风城了。”

    马龙摇了摇头,遗憾地说道。

    兽人入侵艾泽拉斯世界并不是昨天刚刚发生的,而是有些年头了。

    一开始,这群野蛮的入侵者并没有大举向人类发动进攻,双方的军队在幽魂之地僵持着,安度因·洛萨亲自带兵出击,几乎就要把兽人军队消灭在悲伤沼泽的斯通纳德。

    然而,就当安度因·洛萨出兵卡拉赞,想要除掉沦为兽人内应的堕落守护者麦迪文的时候,兽人内部发生了内乱,更加狡猾而富有战略眼光的奥格瑞姆·毁灭之锤取代了黑手成为了部落的大酋长。

    奥格瑞姆·毁灭之锤派出半兽人半德莱尼人迦罗娜刺杀了暴风城的国王莱恩·乌瑞恩,趁着暴风城上下一片混乱的时候攻破了暴风城的大门。

    匆匆从卡拉赞赶回来的安度因·洛萨无力驱逐已经在暴风城中站稳了脚跟的兽人大军,只能带着年轻的王子瓦里安·乌瑞恩和尽可能多的暴风城市民乘舰队北上洛丹伦。

    这些经过,就连身处于其中的人类和兽人都未必清楚,可是马龙十分明了;然而当他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在暴风城的领土上,还有不少人类没能离开这里,兽人的军队也许很快就会北上,但是在那之前,他们会在这片土地上扫荡多久,就连马龙也没有准确的数字。

    也许有很多人类会成为兽人的俘虏,被他们驱使着一同北上,沦为奴隶和劳工;马龙清楚地知道这一点,然而他无能为力。

    能够保证艾尔罗·埃伯洛克率领的这一支难民队伍的安全,便已经是马龙和他的西泉守备军能够做到的极限了。

    至于其他的人类难民,也只能寄希望于他们能够很快团结起来,至少幸存到安度因·洛萨带领着北方人类王国的联军杀回来的那一天。

    从遗憾的回忆中返回现实,马龙停止前进,朝着艾尔文河的河畔走去,站在河岸边,把手中的刺剑插入了面前的河水之中。

    “马龙,你在做些什么?”

    阿尔泰娅凑到马龙的身边,好奇地问道。